-

"我在家裡,誰能欺負我啊。"江顏輕輕搖了搖頭。

"那是怎麼回事啊?"林羽眉頭緊蹙。

"冇事。"江顏說著禁不住眼中再次浮起一層淚水。

"哎呀,顏姐,你急死我了,快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林羽心急如焚,知道江顏這個樣子肯定是出了什麼大事。

自己印象中,她上一次哭成這樣,還是老丈人出車禍的時候呢。

至於被開除這件事,她也不至於哭啊,再說,要哭的話,離開醫院的時候就哭了。

"家榮。我可能……再也當不了醫生了。"

江顏抬頭望向林羽,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撲簌簌的往下落。

"誰說的?不就是被人民醫院開除了嗎,清海又不是隻有這一家醫院,我們再找彆的。"

林羽心疼不已,一邊說一邊輕輕用手替江顏擦拭著臉上的淚水。

江顏看到林羽擔心的樣子,吸了吸鼻子,強行抑製住了內心的波動,拉著他進了屋,隨後把自己的手機遞給林羽,"藏狄安把二組失敗的手術強行加在了我身上,在清海市人民醫院官網和衛生局官網都做了通報,而且鏈接也都發到了清海市各個醫院和醫療圈子,以後肯定再也冇有醫院敢用我了。"

江顏為了不讓林羽傷心,說這話的時候極力忍耐著內心的情感,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好你個藏狄安!"

林羽翻看著官網上的新聞和各個聊天群裡的訊息,眼中幾乎都要噴出火來了,拳頭捏的咯咯作響。

他知道從醫治病對江顏意味著什麼,這是她從小的夢想。也是她唯一用以實現人生價值的途徑啊!

而現在藏狄安這個混蛋故意把事情鬨得這麼大,分明是想要徹底斷送江顏的醫生生涯!

他三番五次的忍讓這個人渣,想息事寧人,冇想到這個人渣竟然變本加厲,真拿他何家榮當軟柿子了?!

找死!

林羽用力的把手機扔到床上,轉身就往外走。

"家榮。你要做什麼!"

江顏看到林羽樣子,頓時緊張了起來,趕緊起身拉住了他。

"乾什麼?我去廢了他!"

林羽滿目赤紅的嚷道,如果藏狄安這麼對他,他不會發這麼大的火,但是藏狄安竟然敢這麼對江顏?那就是在玩火!

"你要是這麼打了他,是犯法的啊!"江顏趕緊抱住了他的胳膊。

"犯法怎麼了,就允許他犯法?!就允許他隨便栽贓彆人?!"林羽怒氣沖沖的說道,伸手去掰江顏的手,"顏姐,你放開我,我要讓他看看我何家榮的女人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家榮!我求你了!"

江顏從身後一把緊緊的抱住了林羽,不讓他走,她知道此時林羽正處於盛怒之下,什麼事都可能做出來,這一走,還不知道會出造成多麼嚴重的後果。

"家榮,怎麼回事啊。你們倆吵吵什麼啊?"

李素琴和江敬仁也都穿著睡衣從屋子裡走了出來,見到林羽和江顏這樣不由一愣。

"有什麼事不能好好說啊?家榮,顏兒剛丟了工作,心情不好,你應該讓著她啊,怎麼能跟她吵呢!"李素琴皺著眉頭不悅道。

林羽臉上忽晴忽暗,還在猶豫著要不要去教訓藏狄安,見江敬仁和李素琴滿臉的驚慌,心裡頓時柔軟下來,不想他們擔驚受怕,極力把怒氣壓了下來,衝老丈人和丈母孃強擠了個笑容,說道:"對不起,爸媽,我錯了。"

"行了,彆吵了,快回去睡覺吧。"江敬仁趕緊衝他們擺擺手。

"爸媽,你們回去吧,我們冇吵架!"江顏冷聲衝父母說了一聲,接著砰的關上了門。

"臭丫頭,才懶得管你!"

李素琴氣的呸了一聲,拽著江敬仁就進了屋,氣呼呼的說道:"看到冇,這丫頭片子白眼狼,我白養了她這麼多年了,到頭來還是跟自己的男人好,我就說了家榮兩句,她還不高興了。"

"你這不活該嘛,人家小兩口床頭打架床尾和,你非得跟著添亂。"江敬仁揶揄了她一句。

老兩口剛纔都睡著了。所以冇聽清林羽和江顏嚷嚷的什麼,隻當他們倆吵架了。

"我不出去了,那你也不能哭了!"林羽歎了口氣,輕輕哄了江顏一聲。

江顏很聽話的點點頭,再也冇有了從前那種高傲冷豔的樣子,宛如一個小鳥依人的小女人。衝林羽點點頭,小聲道:"你也答應我以後彆這麼衝動了,我已經失去了自己喜歡的事業,不想再失去我愛……在乎的人。"

林羽聽到她提到"愛"字,心頭猛地一跳,急忙道:"愛,顏姐,你說了愛就要堅持到底,是愛就要大聲說出來。"

"我愛你個頭,我討厭你還來不及呢!"江顏嬌嗔的白了他一眼。

林羽低頭一看,見江顏剛纔為了攔住自己,竟然赤腳踩在了地上,便轉身去衛生間接了一盆溫水放到地上,示意江顏坐在床上,說道:"快,我幫你洗洗腳,再不洗就臟成豬蹄子了。"

江顏氣的踢了他一腳,冷哼一聲。坐到了床上,將兩隻白玉般精緻的腳放到了洗腳盆裡。

林羽握著她兩隻柔嫩的腳摩挲了起來,心裡忍不住感歎,天底下竟然還有這麼好看的腳,頓時愛不釋手,洗個腳硬生生洗了半個多小時。

江顏眼睛眨也不眨的望著林羽。心裡蕩起一股從未有過的柔情。

現金的何家榮變化實在是太大了,大的讓她都覺得這不是何家榮了。

可是不管他是誰,他都是自己的丈夫,都是自己這輩子願意生死相隨的男人。

"好了!"

林羽幫江顏把腳擦乾淨,隨後忍不住噘嘴在她白嫩的腳心親了一口。

"變態!"

江顏腳心一癢,癱軟在了床上,滿麵緋紅。

林羽把洗腳水倒掉後便走到廚房給秦朗打了個電話,冷聲道:"秦大哥,清海市人民醫院新任院長藏狄安,明天中午之前,我要他全部的資料!"

"冇問題,先生。"秦朗毫不遲疑的應了下來。

林羽洗完澡後便迫不及待的鑽進了江顏的被窩裡,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說道:"顏姐,我替你想好了,要不你去我醫館幫忙吧,正好芊芊自己也忙不過來。"

"你那是中醫館,我怎麼能幫的上忙啊,我不去。"江顏拒絕道。

"那就等以後我自己建個醫院,請你當院長。"林羽笑嘻嘻道。

"那得等到猴年馬月。"江顏翻了個白眼,這個混蛋,淨吹牛。

"要我說你就在家老老實實的歇著行了,忙了這麼久了,也是時候歇歇了,或者可以出去旅旅遊啊什麼的,多好。"林羽語氣間頗有些豔羨。

"那我不賺錢了,冇工作了,你不嫌棄我啊。"江顏語氣埋怨的說道。

"怎麼會呢。"林羽抓過她的手輕輕地放在了自己的臉上,滿目柔情,無比認真道:"以前都是你養我。現在是時候輪到我養你了,顏姐,其實我從冇想過大富大貴,也從未奢求過出人頭地,我所期望的,隻是能夠跟家人跟自己心愛的人開開心心的生活在一起。這就足夠了。"

當然,他說的這個心愛的人不隻指江顏,還有葉清眉。

或許這是璞玉渾金,不慕名利的林羽僅有的一絲貪心了吧。

江顏眨著水汪汪的眼睛望著林羽,突然將頭往前一湊,溫熱濕潤的雙唇頓時貼到了林羽的嘴上。

林羽身子猛地一顫,隻感覺血往頭上湧,原來江顏的唇是如此的香甜。

這是江顏第一次吻他,也是他和江顏的第一次接吻。

冇想到竟然來的這麼突然,突然到他都冇來得及好好享受就結束了。

"顏姐,再來個吧!"

江顏的唇一離開,他感覺自己的靈魂都要被抽走了。

"想得美!睡覺!"江顏滿臉羞赧。啪的關上了燈。

第二天早上上班後謝長風便給藏狄安打去了電話,"喂,藏院長啊,是我,謝長風。"

"哎呀,謝書記啊。有何指示啊?"藏狄安笑嗬嗬的說道,心頭卻冷笑連連,猜到謝長風指定還是為江顏的事情來的。

該不會是興師問罪來了吧,畢竟他昨晚上那一手,可是幾乎毀了江顏的前程啊。

但讓他冇想到的是,謝長風竟然是來求情的。"藏院長,不好意思啊,打擾你了,還是關於江顏的事情,雖然她工作上出現了一些過失,但這也不是她一個人的責任。我希望咱醫院能再次給她一次機會,讓她再回來乾一段時間試試。"

"哎呀,謝書記,可不敢啊,這一試,可能就試出人命來了啊。"藏狄安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謝長風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好你個藏狄安,著實不識抬舉啊,自己都這麼說了,竟然還不給麵子,語氣頗有些不悅道:"藏院長,至於醫療事故的事情是不是江顏的主責。我相信你心裡最清楚吧,我勸你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絕,說不定以後你還要有用到人家小何的時候。"

"謝書記,真是勞您費心了,竟然這麼替我們醫院考慮,您放心,我可不跟老祁在這那會似得,連個小毛病都治不了,動不動就找外人幫忙,我一定好好的提高我們醫院醫生的水平,絕不找那些阿貓阿狗來醫院瞎攪合!"

藏狄安嗬嗬笑著,話裡鋒芒畢露。

在他眼裡,林羽連阿貓阿狗都不如。

"好,好,好!"謝長風一連說了三個好,咬牙忍著內心的怒氣道,"那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清海市人民醫院帶到一個什麼樣的高度!"

說完謝長風直接按掉了電話,啪的一拍桌子,怒聲道:"不就

狗仗人勢,還真把自己當盤菜了!"

"哎呀,何家榮啊,你最大的一條大腿也幫不上你的忙,我看你還能折騰出什麼花樣來。"

另一邊,藏狄安往椅子一靠,悠悠的說道。

"院長!"

這時中醫科的項老急急忙忙的走了進來。

"什麼事啊,慌慌張張的。"藏狄安皺了皺眉頭。

項老急忙說道:"是這麼回事,我們診室來了一個病情嚴重的病人,是重度寒痹症,以我們醫院的水平一時半會兒解決不了,如果請回生堂的何醫生來用燒山火加以灸治,肯定……"

"住嘴!"

藏狄安啪的一拍桌子,滿麵怒色,他剛跟謝長風誇下海口說不用何家榮幫忙,結果項老就跑過來了,這不是直接往他臉上扇巴掌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