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之所以要裝出一副中了迷藥的樣子,就是為了卸下胡茬男心裡的防備。

而最終他也達到了目的,不隻問出了萬休是否也在長白山,還問出了,淩霄他們幾個趕往了哪個方向。

“你……你……你這個騙子!”

胡茬男氣急攻心,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他本以為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冇想到一直都是在林羽將他玩弄於股掌之中。

“跟他拚了!”

胡茬男身旁的兩名同伴怒喝一聲,接著齊齊從自己身上掏出一根金屬注射器,作勢要往自己身上紮。

但就在他們抬手的刹那,林羽已經飛速抓過桌上的一個小碟,一捏兩半,揚手擲出,“嗖”的一聲,直接劃過這兩人拿注射器的手腕,兩人吃痛,立馬鬆手。

叮鈴!

叮鈴!

兩隻注射器立馬滾落在地上,這兩人咬牙忍痛要去撿,但是一個身影閃電般從他們身旁掠過,搶先一把將地上的注射器撿了起來,正是方纔還站在桌前的林羽。

胡茬男等人見識到林羽驚為天人的速度大駭不已,此時他們纔算見識到了林羽的實力,終於知道林羽為何會跟傳說中的那般難以對付!

他們三人嚇得呆坐在原地,都冇敢再起身衝林羽動手。

“你們連這注射器裡麵的東西是什麼都不知道,竟然就敢往自己身上紮!”

林羽望了眼手裡是金屬注射器裡麵墨綠色的液體,接著小心的收好,藏在了自己的腰包中。

胡茬男麵色陰晦,瞥到眼桌子上還趴著的百人屠等人,眼前一亮,一昂頭,頓時來了底氣,冷聲說道,“何家榮,你自己的迷藥雖然解了,但是你同伴的迷藥還冇有解!這種迷藥的獨特之處在於,如果冇有解藥,他們便會一直沉睡下去,永遠無法醒來,到最後活活餓死!你要想救他們,就得跟我們做交易!”

“我既然能救得了自己,自然也就能救得了他們!”

林羽絲毫不以為意,淡淡的說道,“你忘記了嗎,吃飯之前,我曾經伸手在飯菜上麵抓過飛絮,其實我是藉機將我自製的藥物都撒在飯菜上!不過因為我這些藥物不是針對性解藥,所以起效會慢一些,他們很快就應該醒過來了!”

這一趟出門,可能出現的意外太多了,所以林羽不得不提前做好了準備,隨身攜帶一些應對各種情況的藥物。

他之所以在這裡不急不慢的跟胡茬男對話,就是為了等百人屠等人醒來。

他這話說完,胡茬男的一個同伴突然猛地竄起,朝著飯桌前的百人屠等人撲了過來,同時已經從腰間摸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

林羽見狀眉頭一蹙,一腳將地上一根斷掉的椅子腿踢出,椅子腿立馬飛射而出,“噗嗤”一聲直接洞穿這名男子的後心。

男子立馬“噗通”一聲摔在地上,身子滑了出去,手裡的匕首也甩了出去,大睜著眼睛冇了聲息。

胡茬男和另外一名同伴見狀嚇得臉色慘白,咕咚嚥了口唾沫,再冇敢輕舉妄動。

“我不想殺你們,但是你們彆逼著我殺你們!”

林羽聲音森寒的說道,“你們要是不想落得跟他一樣的下場,就老老實實的聽話,帶著我們去找淩霄!”

胡茬男跟自己的同伴互相望了一眼,冇敢多言。

很快,桌上的百人屠、季循等人也相繼甦醒了過來,地上的角木蛟、亢金龍、百裡等人也跟著醒了過來,踉踉蹌蹌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等他們看到好端端的林羽和胡茬男等人的慘狀之後,立馬便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

這迷藥迷住了他們,卻冇能迷住林羽。

“行了,人都醒了,我們出發吧!”

林羽冷聲衝地上的胡茬男和胡茬男的同伴說道,已經迫不及待。

“可是我的腳……”

胡茬男滿臉痛苦的說道,他的腳被林羽整個捏碎了,根本走不了路。

“讓他揹你!”

林羽指了指胡茬男的同伴。

胡茬男的同伴雖然滿臉不情願,但也不敢忤逆林羽的意思,捂著手上的傷口踉蹌著站了起來,撕下衣服上的布條將傷口包紮好,一把將胡茬男從地上背了起來。

胡茬男滿臉苦色,他知道,這冰天雪地裡出去走一趟,他受傷的這隻腳,隻怕要徹底廢掉了。

而且如果隻是腳冇了那也算是萬幸了,隻怕這次出去,他再也冇有命活著回來。

“怎麼樣,你們都恢複過來了吧?!”

林羽衝百人屠和譚鍇等人笑著說道,“看來我提前備製的這藥粉還挺有效!”

“我冇事了!”

“我也冇事了,彆說,您這藥還真管用!”

……

百人屠、角木蛟等人齊聲回覆道,也幡然領悟,知道林羽一定事先在他們的飯菜裡加瞭解藥。

“冇事了,那我們就出發去殺淩霄了!”

林羽雙眼一寒,殺氣四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