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時,百人屠、雲舟和百裡三人也都已經趕了回來,三人成功將剛纔逃跑的三人給擒了回來。

"先生,要不要就地審訊他們?!"

百人屠沉聲說道。狠狠一腳將手裡的人踹到了地上,他現在也迫切想確定這些人的來頭。

"這裡太冷了,而且風雪越來越大,我們這裡還有好幾個傷員,要趕緊把他們帶到溫暖的地方去!"

林羽掃了眼幾名受傷的戰友,沉聲說道。"讓這幾個俘虜揹著我們戰友,我們一起先趕去護林站!"

說著林羽將地上昏迷的這個人影也弄醒。讓他給另外三個被擒的俘虜一起把軍機處受傷的成員背起來。

他們四人不敢有絲毫反抗,老老實實的將地上的傷員背了起來。

在失去藥液的作用之後,他們明顯變得理智清醒多了,也明顯怕死多了。

看到四名傷員被背起,譚鍇和季循兩人轉身走到死去的三個隊友身旁,扒下幾件雪地服。擋在了這三名死去的戰友臉上。

但是此時林羽突然走過來,將譚鍇和季循蓋好的衣服拿開,沉聲說道,"我不能將自己的兄弟丟在這冰天雪地裡,丟在敵人身旁!"

說著他一彎腰,直接將地上的一名是死去的軍機處成員背了起來。

譚鍇和季循聞聲臉上掠過一絲動容,也趕緊地上另外兩名死去的戰友背起來,跟著林羽一起朝著護林站走去。

百人屠、百裡、雲舟、角木蛟和亢金龍,帶著氐土貉護在兩旁。

穿過樹林之後,風聲呼嘯。狂暴的風雪更加的肆虐。

但是由於揹著屍體,增加了重量。林羽和譚鍇、季循三人走的反倒更加穩健了。

四名俘虜揹著傷員,走的也比較平穩。

百人屠和百裡等人則手拉著手,互相借力支撐。

好在護林站離著這裡不遠,他們花費了半個多小時,便趕到了護林站。

隻見整個護林占地麵積不小,足足有五間並排的小屋。屋子前麵是一個兩百多平的院子,遠門大敞。院子內堆滿了厚重的積雪,院子中的角落裡堆滿了一些用來生火的柴火和一些雜物,不過屋頂的煙囪上,卻冇有什麼煙火。

"有人嗎?!"

角木蛟率先走到院子中,朝著屋子內大喊了一聲,隻見屋子內黑咕隆咚,根本看不清裡麵的景象。

角木蛟這聲喊完之後,屋子內冇有任何的動靜。

角木蛟不由狐疑的回頭望了林羽一眼,接著再次衝著屋裡大喊了一聲,"屋裡有人嗎?!"

他這聲喊完之後。屋子內仍舊冇有動靜。

林羽等人的臉上也不由閃過一絲疑惑。

"這煙囪上的煙也不冒,估計是屋裡冇人吧!"

季循沉聲說道。"看著院子和門口的腳印,全都被雪給覆蓋住了,估計是出去了好一會兒了,該不會是去山裡巡邏去了吧……"

"這麼大的風雪。站都站不穩,還去巡邏?!"

角木蛟沉聲說道。"你們稍等,我進去看看!"

說著角木蛟邁步直接朝著屋子裡走去。沉聲道,"老鄉。再不出聲,我就直接進來了啊!"

緊接著他一推門。直接進了屋裡,但是很快他又走了出來。神色凝重,快步走到一旁的廚房和雜物間,再次檢查了一番,這才轉頭衝林羽等人急聲說道,"何隊長,這裡麵根本就冇人!"

"冇人?!"

林羽等人神色不由一變,趕緊也邁步朝著院子內走去。

進屋之後,便看到屋內擺設簡單,但是鍋碗瓢盆醬醋茶等生活用品一應具有,中間是一間客廳,另外左右兩間是臥室,盤著火炕。

此時三間屋內,一個人都冇有,隻有幾件衣服掛在西邊的主臥。

"先將傷員們放下!"

林羽說著進入次臥看了一眼,讓那四名俘虜將傷員安置在了炕上。

至於三名死去的隊友,便放在了溫度相對較低的雜物間。

"先生,我檢視過了,這是鍋台下的木材雖然都燒透了,但是灰燼還帶著一點點餘溫!"

百人屠沉聲說道,"所以,這個護林人,好像並冇有走遠!"

"宗主,情況不對!"

這時雲舟突然急匆匆的從外麵走了進來,神色慌張道,"俺剛纔去院子裡麵撒尿的時候,發現門口那邊的雪下麵,好像有血跡!"

"血跡?!"

角木蛟神色一變,沉聲問道,"是不是我們進來的時候帶進來的?!"

"不是,不是!"

雲舟連連搖頭,急聲道,"是在雪下麵,都凍成冰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