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裡聽到林羽這話之後大喜不已,眼中閃過一絲極盛的光芒,興奮的有些異樣。

見林羽一直在盯著他看,百裡神色微微一變,趕緊將自己內心的興奮之情壓製了下來,轉頭望向病房內的玫瑰。神色陡然間冷峻了下來,眼中轉上一股憤恨的冷光,喃喃的說道,"玫瑰,你放心,你的仇,就算豁出我這條命去,我也一定會報!"

林羽望了百裡片刻,接著目光挪到病房內的玫瑰身上。看著玫瑰寧靜淡然的麵龐,心裡泛起陣陣刺痛,在心裡默唸道。"等著我,等我找到天機草和還續根,我一定會將你救醒……"

"我先去準備下行李,馬上回來!"

百裡說著轉身往樓下走去。

"先生,我怎麼感覺這小子有問題呢?!"

厲振生望著走遠的百裡,低聲衝林羽說道,眉宇間帶著一股濃濃的擔憂。

"有問題?有什麼問題?!"

林羽不以為意的笑了笑。

"我也說不上來,反正就是覺得這小子有問題!"

厲振生沉聲說道,"我個人認為。您這次去東北,不應該帶他……"

"我先前答應過他,怎麼能食言!"

林羽笑了笑,眯著眼悠悠的說道,"再說,就算他有什麼問題,到時候,究竟誰能占到便宜,還不一定呢!"

"總之這次去,您千萬小心!"

厲振生咬著牙衝林羽不捨道,"家裡有我們,您放心!"

"辛苦你們了,厲大哥,替我照顧好玫瑰!"

林羽拍了拍厲振生的肩膀,再次望了眼病房內的玫瑰。接著快步朝著樓下走去。

等到百裡收拾好東西之後,林羽便帶著百裡趕去了機場,路上的時候林羽便接到了韓冰的電話。

"家榮。查到莫洛的行蹤了!"

電話那頭的韓冰沉聲說道,"根據我們查到的資訊和情報顯示,這個莫洛離京之後,先去了順連市,見了他的老朋友德維爾,但是在順連待了冇多久,接著又急匆匆趕去了沈市,好像約了人在沈市見麵!"

"沈市?他什麼時候去的?!"

林羽沉聲問道。

"今天一大早的飛機!"

韓冰沉聲說道,"他們好像淩晨三四點鐘就趕去了機場。而且訂票時間也差不多是在這個時間段內,可以斷定,他們是臨時起意趕去的沈市。所以他們急著去見的這人肯定身份不一般!"

"我知道了,我們這就趕去沈市!"

林羽沉聲說道,內心怦怦直跳,頗有些激動,他甚至已經開始猜測,莫洛趕去沈市要見的這人,是不是就是淩霄?!

很快,韓冰就幫他們一行人訂好了趕往沈市的機票。

隨後林羽和百裡便趕去了機場,跟百人屠、亢金龍他們彙合。

隻見候機廳內,亢金龍、角木蛟、雲舟和百人屠四個人圍著氐土貉而坐。

氐土貉的嘴上帶著一個厚厚的口罩,雙唇應該是被封住了,見到林羽之後嗚嗚直叫,揮動了揮動雙手,隻見他的雙手被也被死死的綁著。

"老實點!"

角木蛟見狀狠狠的在氐土貉的腦袋上拍了兩巴掌,引得周圍的乘客好奇的往這邊看。

"依法辦案。這是疑犯!"

林羽衝眾人笑了笑,同時揮了下自己的軍機處證件,衝角木蛟說道。"角木蛟大哥,放開他吧,把他嘴上的膠帶也撕下來!"

"宗主,要是給他解開,這小子可能就……就跑了……這機場這麼多人呢,萬一挾持個人質怎麼辦?!"

角木蛟不放心的說道。"還是綁著放心!"

"冇事,給他解開就是!"

林羽淡淡的笑了笑,不以為意道。

角木蛟聞言再冇敢拒絕。伸手將氐土貉手上和腳上的鎖鏈摘了下來。

林羽坐到氐土貉身旁,將氐土貉嘴上的口罩和封著的膠布拽了下來。

"多謝何先……"

氐土貉剛要開口感激林羽,但是林羽的手已經按到了他的嘴上。氐土貉隻感覺一個顆粒狀物體竄進了自己的嗓子眼,下意識的一張口,咕咚一聲嚥了下去。

氐土貉臉色大變。驚詫的望著林羽,急聲問道,"你……你給我吃了什麼東西?!"

"一顆藥丸。我隨便用一些劇毒的藥材配製的!"

林羽笑眯眯的說道,"當時配製的時候,選材雖然隨意。但是它的毒性極強,不過卻是種慢性毒藥,你不必害怕!"

"毒藥?!"

氐土貉大驚失色,立馬伸手往自己嗓子眼兒裡摳,想將藥丸吐出來。

林羽坐著冇動,笑眯眯的說道,"冇用的,這東西入口即化,還冇進你的胃裡,可能就化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