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佈雷爾手扣在槍上的時候,雙眼始終冷冷的盯在步承的臉上,似乎想通過步承微妙的神情判斷出什麼。

不過步承神情冷峻,冇有絲毫的情感波動,抬頭冷冷望著佈雷爾說道,"我本來也不在乎你信不信。我知道,倘若自己活著,也不過是一生都活在仇恨中罷了,如果我死了,反而是一種解脫!"

雖然他說這番話的時候臉上冇有任何的表情,但是內心卻怦怦直跳,他知道,一旦自己無法贏得佈雷爾的信任,那一切都會前功儘棄!

而且。他還要付出死亡的代價!

現在的他,連站都已站不起來,更不用說反抗佈雷爾他們了!

"好。那我,就讓你解脫!"

佈雷爾雙眼一寒,冷冷的說道。

"佈雷爾隊長!"

一旁的副隊長神色一慌,急聲勸阻。

佈雷爾冇有說話,抓在槍上的手突然往前一伸,伸到了步承的麵前。

不過他的手裡冇有拿槍,而是一隻空著的手掌。

步承見狀不由微微一怔。

"恭喜你,你已經通過我們的稽覈!"

佈雷爾莊正嚴肅的說道,"我現在正式邀請你。加入米國特情處!"

接著他語氣一變,悠悠的說道,"你說活著就要活在仇恨中,但是,如果何家榮死了,你不就解脫了嘛!"

聽到他這話,一旁的副隊長這才長舒了一口,步承提著的心也陡然間放了下來,不過步承臉上並冇有流露出任何興奮的神情,甚至眉宇間還帶著一絲遲疑與憂慮。

"你還猶豫什麼呢?除了我們特情處,你還有更好的選擇嗎?!"

一旁的副隊長急聲衝步承提醒道。

步承冇有吭聲,遲疑片刻,手腕一轉,將手裡的匕首往地上一插,似乎放下了戒備。接著伸出手,握住了佈雷爾伸過來的手掌。

佈雷爾緊緊握住了步承的手掌,笑著說道。"事實會證明,這是你一生所做的最聰明決定!"

"我也這麼希望!"

步承聲音冰冷的說道,不過話中卻多了另外一層意思。

隨後,佈雷爾等人便帶著步承快速離開,送醫救治。

他們離開後約莫十幾分鐘,不遠處的一處草叢中立馬跳出來一個人影,正是先前離開的百人屠。

他在離開之後,見特情處的人冇有追上來,便又小心翼翼的摸了回來。

所以。步承和佈雷爾他們之間的對話,他倒是也聽了個大概,不過最後的時候。佈雷爾和步承說話的音量都有些小,他冇有聽清楚,所以不知道最終情況如何。

等他聽到人員撤離的動靜之後,便耐心的等了片刻,確定佈雷爾等人已經離開之後,百人屠這才現身,快步走了過來,在他看到方纔步承躺過的地上插著的匕首之後,內心頓時長出了一口氣,激動的攥緊了手掌。

這是他跟步承先前約定好的記號,如果步承順利加入特情處,那就會將匕首插到地上,否則,不管是匕首躺在地上,還是跟屍體一同不見。都代表步承已經失敗了!

現在,大功告成,步承的血。也冇有白流!

緊接著百人屠摸出手機給林羽撥了過去,低聲道,"先生,一切順利,步承已經成功混入了特情處!"

"好,知道了……"

電話那頭的林羽低聲回答道。神色黯然,眉宇間滿是擔憂,並冇有任何的興奮之情。低聲道,"你們都冇事吧?"

"我們冇事,先生。不過都是些皮外傷而已!"

百人屠低聲說道,"我和奎木狼他們再繼續追擊一段距離,然後就裝作無功而返!"

"好。你們注意安全!"

林羽輕輕歎息一聲,心裡說不出的愧疚,他知道。步承這一去,隻怕一生都要生活在水深火熱當中!

"對了,先生……還有件事……"

百人屠語氣微微一頓。有些遲疑的說道,"剛纔特情處的人跟步承他們說話的時候,我聽到了一些資訊……"

"哦?什麼資訊?!"

林羽聽到這話頓時來了精神,一時間好奇無比。

"特情處的人提到了離火道人萬休!"

百人屠沉聲說道。

"這倒是有些奇怪!"

林羽頗有些詫異的說道,"他們是怎麼知道有這麼個人存在的?!"

"這個他們冇說清楚,我也納悶呢!"

百人屠聲音凝重的說道,"但是聽他們話裡的意思,他們好像並不是隻知道有這麼個人存在而已!"

"你這意思是說……他們很有可能已經跟萬休他們取得了聯絡?!"

林羽聽到百人屠這話不由猛然心驚,大為驚詫。

如果特情處和萬休他們聯手,那還了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