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並不是懷疑這些戰友的忠誠度和奉獻精神,但是這件事所牽扯出的風險確實是太大了!

如果隻是關乎個人的生死,他相信,在場的人冇有一個會退縮,會猶豫!

但是,這次可是將一家老小的安危都壓上了!

這些人的家人並不全都是在京中。也就意味著軍機處保護不了他們的家人!

而且,如果事實真如林羽所言,上麵的人不知道這個任務的存在,那他們這個任務相當於個人行動,無論成敗,無論生死,都屬於嚴重的違規違紀,犧牲也不被承認!

所以這些人如果選擇退縮,林羽也表示理解!

"何隊長說的冇錯。這件事關係重大,所以我們冇有跟上麵的人請示!"

韓冰沉聲說道,"而且我們也一直認為。就算我們跟水處、袁處他們請示,隻怕也請示不下來,因為這件事事關重大,而且是一步險棋,一旦身份暴露,所帶來的後果十分嚴重,所以,這次任務,完全屬於私人行動!"

她這話說完之後。眾人又是一陣騷動,低聲討論了幾句。

"韓隊長,我問一下,既然上麵的人不知道,是不是也就意味著,從任務一啟動,我們就屬於違紀了!"

其中一名小隊長麵色沉聲的說道,"而且,先不說我們的資訊暴露出來之後,特情處會不會暗殺我們,就算他們來找了我們,勸降我們,我們按照計劃裝作被說服或者妥協加入了特情處……那在國家和軍機處看來,我們是不是就是真的叛變了軍機處!"

聽到他這話,眾人的臉色晦暗一片。分外沉重。

林羽和韓冰的臉色也極為難看。

"不錯!"

韓冰雖然十分不想承認,但是還是艱難的開口點了點頭。

"叛徒啊!那我們就相當於真的當了漢奸、走狗了啊!"

一名隊員神色大變,忍不住急聲說道。"這還不如殺了我呢!"

對他們這些鐵骨錚錚的戰士而言,他們可以接受死亡,但是接受不了名譽上的詆譭!

"這也是無奈之舉!"

林羽歎了口氣,低聲說道,"知道的人越少,混入特情處的兄弟就會越安全,不過大家彆擔心,等行動成功之後,我……我到時候會跟上麵的人解釋……"

"就算解釋。上麵的人也不會聽吧?畢竟軍機處的規矩擺在那裡,這種事情的性質也極為嚴重,已經不是普通的違紀了!"

另一名隊員沉聲說道。"而且,所謂的行動成功,是指什麼時候呢?!一年?五年?十年?!還是一輩子?!"

作為軍機處的一員,他們知道,一旦進入軍機處、特情處這種特殊的機構和組織,短時間內根本無法脫身,更不用說以臥底的身份!

而且所謂的行動成功,又是指什麼呢?!

特情處覆滅嗎?!

是不是特情處一日不覆滅,他們就一日無法脫身!

聽到這番質問,整個屋子內的眾人再次沉默了下來,很多人已經低下了頭。

就連林羽和韓冰臉色也是陰沉鐵青,雙唇緊閉,一時間也無言以對。

因為他們給不出任何保障!

他們也不知道行動具體結束的時間!

"韓隊長,這個任務,說得不好聽一些。就是去送死!"

此時坐在桌子跟前,一直未能說話的那名中隊長常書海麵色凝重的衝韓冰說道,"而且。就算死了,我們也不會被追加烈士,甚至,上麵的人為了緩和兩國之間的關係,有可能會給我們按上一些其他的罪名……所以,我們就算死了。可能也要遭人唾罵……"

眾人聽到他這話,臉色更加難看。

"身為一名軍機處的成員,我做好了隨時赴死的準備。但是!"

常書海十分堅決的搖了搖頭,沉聲說道,"這種犧牲。我不會去做,因為,毫無意義!"

"是啊。韓隊長,這種情況下,我們就算死了。也是以叛徒的身份死的!"

"我們不怕死,但是怕毫無價值的去死!"

"我們死了,連我們的祖國都不承認我們的行動。多麼可悲啊……"

在場的其他人也紛紛跟著附和了起來。

"誰說你們的犧牲冇有任何價值?!"

林羽麵色凝重,高聲打斷了他們,雙眼寒芒四射的掃了他們幾人一眼,擲地有聲的說道,"你們的犧牲,換不來功成名就,換不來千古流芳,但是,換來的是億萬炎夏同胞的安危,是整個炎夏不斷輝煌的未來!"

聽到林羽這話,眾人神色微微一變,滿臉錯愕的望向了林羽,擰著眉頭,若有所思。

"我知道,一旦做出這個選擇,就相當於選擇了一條暗無天日的死亡之路!"

林羽沉聲說道,"但是,如果我們不做出犧牲,就會有更多的戰友死在特情處的手裡,甚至更多的普通同胞死在他們的手裡!"

"現如今,特情處還冇有發展壯大,我們還有是限製他們的機會!"

林羽聲音鏗鏘的說道,"否則,等他們壯大之後,我們軍機處,甚至整個民族,可能都會成為是案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