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病床上的玫瑰麵色紅潤,神情安然,宛如睡著了一般,跟林羽離開前的狀態冇有兩樣。

但正是因為冇有兩樣,才讓林羽內心陣痛不已。

他是多希望此時玫瑰已經醒過來了啊!

雖然長生口服液對於修複玫瑰腦部神經的損傷起到了效用,但還是免不了藥效後期乏力的缺點,畢竟長生口服液的藥物成分相比較而言,有些普通。

所以雖然玫瑰受損的腦部神經大部分已經修複,但是像腦部神經受損這種創傷,不管是修複到百分之八十還是百分之九十,隻要不是百分之百,就不算徹底痊癒!

看著病床上神情安然的玫瑰,想到自己從魯北迴來之前淩霄跟他提過的交易,林羽內心說不出的絞痛,滿腔的愧疚感,低聲說道,“我一定會救醒你的……一定會的……”

他現在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嚴昆所提到過的天機草和還續根上,內心不由暗自祈禱,希望韓冰能夠早日查到有關於雪窩鎮的資訊。

“你就是看的再久,她也不可能醒過來!”

坐在躺椅上的百裡冷冷的掃了林羽一眼,接著目光落向病房的窗戶,眉目中不由湧起一絲淒然與絕望,眼中一片死灰。

“你他媽會不會說話啊?!”

厲振生氣的臉一沉,說道,“先生,要我說這小子就是欠抽,你讓我揍他一頓吧,我在這裡這段時間,差點冇被他給氣死!”

林羽淡淡笑了笑,轉頭衝百裡說道,“我跟淩霄聯絡過!”

百裡聽到這話立馬宛如觸電般彈了起來,瞪大了眼睛望著林羽急聲道,“哪裡?!哪裡?!他在哪裡?!”

他這話幾乎是吼出來的,雙眼赤紅一片,神情猙獰,彷彿要吃人!

他對玫瑰的愛有多深切,對淩霄的恨就有多深刻!

如果淩霄現在站在他麵前,他恨不得一口一口將淩霄的皮肉給咬下來。

“我不知道!”

林羽搖了搖頭,輕輕歎了口氣,接著定聲說道,“不過我知道,他這段時間多半會在北方!”

“一有他的訊息立馬告訴我!”

百裡眼中精芒閃爍,冷聲道,“我要親手除掉他!”

“你殺不了他!”

林羽輕輕搖了搖頭。

“你說什麼?!”

百裡雙眼一瞪,勃然大怒,一把撕住了林羽的衣領。

“撒手!”

厲振生和步承等人神色一變,立馬圍了上來,作勢要動手。

不過林羽衝他們擺了擺手,示意他們彆動,眯著眼望著百裡說道,“我隻是在陳述一件事實罷了,你待在醫院裡麵如此頹廢,功力不進反退,而淩霄則日複一日的努力練功,你憑什麼能殺死他?!”

林羽看出來了,百裡這段時間過得非常頹廢,幾乎到了生命都失去意義的地步,所以他想要讓百裡重新振作起來。

百裡聽到林羽這話之後洶洶的氣勢頓時消減了許多,眼中的光芒也陡然間黯淡了下來。

他知道,林羽說得對,雖然他嘴上嚷嚷著要殺了淩霄,但是真遇上淩霄,他根本不是對手!

以前全盛狀態下的他都打不過淩霄,更何況現在!

“而且你知道嗎,淩霄極有可能正在練一種十分邪門的禁術!”

林羽皺著眉頭繼續沉聲說道,“不知道你和玫瑰以前可有所耳聞?!”

“禁術?!”

百裡猛然一愣,接著十分茫然的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我也從冇有聽玫瑰提起過!”

林羽臉上閃過一絲失落,輕輕歎了口氣,低聲說道,“總之,你要想替玫瑰報仇的話,這麼下去是不行的,起碼要先想辦法增強自己的實力,你若真的執念那麼重,想要親手殺掉淩霄,我可以考慮帶你去東北!”

“東北?!”

百裡神色一變,不由有些詫異。

“對,淩霄一直在找尋一些東西,極有可能會現身東北!”

林羽點點頭,沉聲說道,“那些東西對我而言也十分重要,到時候,我們不隻會跟淩霄碰麵,說不定還能找到醫治玫瑰的辦法!”

百裡神色一動,略一遲疑,接著用力點了點頭,整個人瞬間精神抖擻,鄭重道,“好,我跟你去!從今天開始,我重新開始練功!”

林羽笑著衝百裡點了點頭,接著將百人屠叫到了一旁,將莫洛的資訊發給了百人屠,讓百人屠盯著這個莫洛,一有什麼異動,記得及時告知自己。

百人屠一點頭,接著快步朝著樓下走去。

下午林羽趕去李千詡和周辰那邊看了看,又去中醫醫療機構那邊轉了轉。

雖然他已經好久冇有回來了,但是並冇有造成太大的影響,李氏生物醫療工程項目和中醫醫療機構都已經形成了成熟的運行體係,所以一切都經營的不錯。

而且現如今的辛夷,已經能夠獨當一麵,讓林羽省心不少。

等到晚上大概十一是點多的時候,百人屠突然給林羽打來了電話,低聲說道,“先生,這個洋鬼子出門了,還帶著一個保鏢,看起來鬼鬼祟祟的,我感覺可能有什麼貓膩!”

“哦?這麼晚了出去?!”

林羽看了眼時間,沉聲說道,“好,你跟住他們,我這就過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