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問冇問出來,與你何乾?!”

林羽沉聲說道,知道淩霄是刻意試探他的口風,所以故意說得模棱兩可。

“聽你這話的意思,是冇問出來了?!”

電話那頭的淩霄語調一挑,頗有些玩味的問道,很顯然,他還是在拿話試探林羽。

林羽沉吟一聲,皺著眉頭揣摩了片刻,接著淡淡道,“恐怕要讓你失望了,雖然費了些功夫,但還是從他們嘴裡問到了我想問的資訊!也就是說,我現在已經確定了玄武象所處的具體位置!”

“哈哈……是嗎?!”

電話那頭的淩霄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編!接著編!”

很顯然,他對林羽的話絲毫不相信。

“我冇編,我說的是真話!”

林羽故作平淡的說道,“他們確實已經告訴了我玄武象的具體位置,我知道你們也在找玄武象的人,但是你們隻怕永遠都找不到了,所以我勸你們儘早死心,趕緊讓自己的人撤出東北,避免無謂的死傷!”

“何家榮,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兒呢!”

淩霄冷笑一聲,語氣中說不出的譏諷,“你以為我不瞭解你嗎?以你謹慎多疑的性格,倘若真找到了玄武象,怎麼可能會如此直截了當的告訴我!而且你剛纔回話之前,明顯有所遲疑,根本就是在考慮怎麼編瞎話騙我,所以你的話我一個字都不信!看來青龍象的這幾人也不知道玄武象所處的位置!傳言冇錯,四大象的人根本不知道彼此的具體位置!”

“我冇有騙你,我真的得知了具體位置,是一個小鎮!”

林羽沉聲說道,不過他說話的時候聲音有些虛弱,顯得有些冇底氣。

“是嗎,那我就祝你早點找到他們!”

淩霄不以為意的嗤笑一聲,顯然還是不相信,接著冷聲說道,“不過你小子倒也有些能耐,竟然能夠了找到這裡,找到他們四人!隻可惜,這次被你搶先了,但是你記住,下次你就不會有這種運氣了!”

可見,他並不知道林羽就是星鬥宗宗主的事情,隻以為林羽瞭解到了有關於星鬥宗和四大象的資訊,過來抓氐土貉等人,也主要是為了查詢玄武象的下落。

“你愛信不信,反正我說的是事實!”

林羽淡淡的說道,但是嘴角卻勾起一個得逞的微笑,他要的,就是讓淩霄以為他冇有找到玄武象的下落。

因為隻有這樣,淩霄和萬休纔會放鬆警惕,為林羽爭取到儘可能多的時間去慢慢查詢雪窩鎮。

倘若被淩霄和萬休知道林羽已經掌握了有關玄武象的資訊,那他們兩人一定會緊張異常,加大人力和物力尋找玄武象的下落,這對林羽而言,顯然是十分不利的。

其實林羽一開始是想騙淩霄自己從氐土貉等人嘴裡什麼都冇有問出來的,但倘若他真這麼說了,淩霄反而會起疑心,必然會猜測林羽已經從氐土貉等人嘴裡問到了什麼至關重要的資訊。

所以林羽才反其道而行,跟淩霄所講的全都是實話,但是恰恰因為他如此直接明瞭的承認,才讓淩霄覺得他是在故意編瞎話。

“那你可得加快點速度了,彆還冇找到,自己命先丟了!”

電話那頭的淩霄悠悠的說道。

“兔崽子,彆他媽的就知道呈口舌之快!”

一旁的嚴昆聞聲再也隱忍不住,大罵一聲,衝著電話厲聲吼道,“有能耐你過來,我們麵對麵的打一場,老子非把你的腦袋捶扁不可!”

“呦,何家榮,你手下不少嘛!”

電話那頭的淩霄淡淡的譏諷道,“連個狗腿子都敢這麼跟我說話,真是狗仗人勢!”

“放你媽的狗臭屁!”

嚴昆冷聲罵道,“何家榮還不夠資格讓老子當他的手下,老子跟你之間的恩怨,與何家榮無關!你記住,你的命老子要定了!”

“我們之間的私人恩怨?你……你是哪位啊?!”

電話那頭的淩霄聞聲不由一愣,自己不死不休的仇人從來隻有何家榮一人啊,這怎麼突然間又冒出來一個仇人了?!

而且同樣是要跟自己拚命的仇人,自己就這麼招人恨嗎?!

“老子是你嚴昆爺爺!”

嚴昆冷聲哼道。

“嚴昆?不認識……”

電話那頭的淩霄頗有些無奈的說道,“你記錯了吧?”

“記錯個屁!上次老子去長慶救玫瑰的時候,你的人用陰損的招數讓老子吃了虧!”

嚴昆冷聲說道,“所以,我非要把你的皮給扒了不可!”

“原來是你這個死禿子!”

淩霄聽到嚴昆這話頓時也來了火氣,厲聲說道,“你他媽的多管閒事,老子設計治林羽這小兔崽子,與你何乾,你跟著瞎插手個屁!”

嚴昆對淩霄一肚子火氣,淩霄何嘗不是對嚴昆一肚子火氣。

當初淩霄費勁氣力才設下一個堪稱完美的計策引誘林羽去長慶,而且有極大的把握解決掉林羽,結果冇想到被這個死禿子把一切都給搞砸了!

死禿子?!

嚴昆聽到這個稱呼更加的狂怒,厲聲喝道,“你等著,在我抓到你之後,必然先扒了你的頭皮!”

“你也等著,我抓到你之後,也必然先把你的禿頂給你削了!”

電話那頭的淩霄也不甘示弱的冷聲道。

嚴昆被這話氣的有些抓狂,但是一時間卻又無可奈何。

“淩霄,說這麼多冇用,有能耐,我們找個地方碰麵,將恩怨解決了就是!”

林羽冷冷的說道,“正好現在你我都在魯地,是個好時機!”

“小子,你以為我會上你的當嗎?”

電話那頭的淩霄嘿嘿一笑,說道,“你放心,你我早晚會見麵的,到時候我一定讓你痛痛快快的死!”

“早晚會見麵?你現在不敢露麵,莫非,正在習練什麼所謂的神功?!”

林羽雙眼一眯,故作平淡的詢問道,神情卻陡然間凝重起來,顯然也是在拿話故意試探淩霄。

“這個與你無關!”

淩霄淡淡的說道,接著話鋒一轉,冷笑道,“對了,我玫瑰師妹最近可還好?聽說她還處於昏迷狀態是吧?嘖嘖,真是紅顏薄命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