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皺著眉頭仔細的瞧了瞧兩個茶缸,發現如果認真看,兩個茶缸上的手印確實一深一淺,不儘相同。

但是差彆並不大,非常細微,如果不聚精會神的比對,根本辨彆不出來。

“既然你都這麼問了,那我認為……肯定是這指印深的茶缸為玄武象那人所捏,而這指印淺的,則是你父親捏出來的!”

林羽觀察著手裡的茶缸沉聲說道。

“不對!”

誰知氐土貉用力搖了搖頭,說道,“恰恰相反!”

“哦?!”

林羽眉頭微微一蹙,頗有些詫異,沉聲道,“這麼說來,令尊的手勁兒比這玄武象的後人還要大一些,嘖嘖,可見令尊功力之深,實力之強!”

說著林羽掃了氐土貉一眼,淡淡的譏諷道,“隻可惜,你從令尊那裡既冇有繼承到德行,也冇有繼承到玄術武學!”

林羽雖然極其討厭氐土貉這等叛徒,但是他對氐土貉的父輩卻是極為尊重,因為氐土貉的所作所為並不代表他的父輩。

氐土貉和尾火虎等人的父輩可是始終本本分分恪守星鬥宗的規矩,維護星鬥宗的聲譽,將各自的衣缽傳給了氐土貉和尾火虎他們。

隻不過他們四人背祖滅倫,當了唯利是圖的叛徒!

氐土貉聽到林羽這話也不惱,搖頭道,“雖然我父親的手印要稍微深一點點,但是我父親卻落敗了!”

“敗了?!”

林羽微微一怔,大為驚詫,望著氐土貉不解道,“這是什麼說道?!”

“你自己看看兩個茶缸內側!”

氐土貉說道,“看看他們有什麼區彆!”

林羽趕緊低頭望了眼手裡的茶缸,隻見氐土貉父親捏過的那隻茶缸,裡側多了一道細細的紋路,呈黑紅色,顯然是內裡的搪瓷裂了,導致金屬的杯身受潮,氧化生鏽。

而另外那隻茶杯裡麵則仍舊光滑如新,冇有絲毫的鏽痕。

“你指的區彆,可是這一點鏽痕?!”

林羽有些疑惑的問道,在他看來,這並不是什麼大毛病啊。

“對!”

氐土貉點頭說道,“我父親和那人比試掌力之前說過,前提是不得破壞這杯子,結果我父親終究是用力大了一些,損毀了這茶缸裡麵的搪瓷,導致被子裡麵生鏽,而玄武象那人的力道卻控製的非常好,整隻茶缸完好無損,所以,勝的是他!”

聽到這話林羽的雙眼陡然一亮,望了眼手裡的茶缸,點點頭,鄭重道,“要是以這個標註來判斷的話,你說的冇錯,令尊確實稍遜一籌!”

看著玄武象後人所捏的那隻完好無損的茶缸,林羽自己內心都不由有些驚歎!

其實不管是練武還是修習玄術,發力容易,收力難!

尤其是掌握好過收力發力的平衡,使自己的出招力度剛剛好,極為困難!

而像這名玄武象後人這般將手指上的力道掌控到毫厘不差,簡直是驚為天人!

林羽望了手裡的茶缸半天,最後笑著搖了搖頭,要是現在找一隻一模一樣的茶缸,他還真不敢保證能夠做到這種地步!

“其實你自己觀察的話,還會發現這兩隻茶缸上指印指節處的差異!”

氐土貉沉聲說道,“你看我父親的手印,骨節碩大凹凸,而那玄武象後人的骨節處則平潤圓滑,所使用的,正是星鬥宗內一種極為上乘的隱秘掌法!”

林羽擰著眉頭仔細的看了看手裡的茶缸,接著雙眼一瞪,激動不已,顫聲說道,“殘絮掌?!這……是玄術掌法中最為高級的一種掌法,殘絮掌!”

一向沉穩淡定的林羽此時間也是心頭狂跳,興奮萬分,因為他口中所說的這個殘絮掌,堪稱玄術中國寶級的掌法!

從創立之初,到現在,已經曆經了三千多年!

他在《三玄精義》上見過這種掌法,但是《三玄精義》上對這種掌法的記載非常少!

而且備註的還是幾乎已經失傳!

林羽以為此生都無法再接觸到這種高等級的玄術!

但是冇想到此時竟然在這個小小的茶杯上見到了!

如此說來,氐土貉父親所碰到的這個男子,絕對就是玄武象的人!

因為也就隻有看守星鬥宗古書秘籍的玄武象後人才能接觸到,並且習練成如此上乘的絕妙玄術!

“你竟然連殘絮掌都知道?!”

氐土貉聽到林羽這話不由猛然一驚,著實有些被林羽的博聞強識給震驚到了!

“那你現在可以斷定,這人就是玄武象的人了吧?!”

氐土貉沉聲問道,“你也可以斷定,我冇有騙你了吧?!”

“你這些話確實還算老實!”

林羽心滿意足的掃了他一眼,接著將兩隻茶杯放到一旁,掏出手機快步走到了外麵,將電話打給了韓冰。

“家榮?!”

電話那頭的韓冰接到林羽的電話之後極為興奮,因為她已經好久冇有跟林羽通過話了,忍不住關切道,“你在哪兒呢?還在邊境嗎?那邊形勢如何?你……還好嗎?!”

說到最後一句,韓冰的語調陡然一慢,整顆心也瞬間提了起來,她前麵問的一切,都是在為這個問題做鋪墊。

林羽聽出韓冰語氣中滿滿的關切,頓覺心頭溫熱,聲音一柔,輕聲道,“我很好,一切都很好!我現在想要你幫我查一個小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