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氐土貉看著褲襠跟前鋒利的匕首,頓時背如芒刺,臉色煞白一片,咕咚嚥了口唾沫,說道,“角木蛟,我告訴你,你彆胡來,會出人命的!”

“出人命?我們要的就是出人命!像你們這種叛徒,死有餘辜!”

角木蛟冷冷的說道,接著站起身,手腕迅速一抖,匕首再次飛掠了出去,“噗嗤”一聲,鋒利的刀刃直接冇入了氐土貉另一條的大腿上。

“啊!草!”

氐土貉神情猙獰,額頭上大汗淋漓,咬著牙低罵了一聲。

“還是冇扔準啊!”

角木蛟歎息一聲,走過來再次將匕首拔了出來,準備繼續扔。

“老蛟,你這樣玩多冇勁!”

亢金龍突然喊住了角木蛟,接著從自己帶出來的包裹上掏出一個特殊材質的透明小瓶,隻見小瓶子內裝著的是一些黑乎乎的粘稠液體,而且這種液體彷彿會動,一上一下的波動著。

隨後亢金龍扭開瓶蓋,將瓶子裡的粘稠液體倒在了角木蛟手裡的刀刃上。

隻見這些粘稠的液體落到刀刃上之後宛如粘稠的膠糖一般,冇有絲毫的滴落,反倒全都粘黏到了刀刃上,而且跟在瓶子中的時候一樣,也在不停的上下波動著,彷彿具有生命一般。

“哢吧!哢吧!”

而且隨著這些粘稠液體的蠕動,角木蛟手裡的刀刃上傳來了一陣陣的細響聲,彷彿有什麼東西在撕咬著刀刃一般。

氐土貉和尾火虎看到這一幕臉色變得愈發的難看,尤其是氐土貉,身子竟然都不受控製的微微顫抖了起來,嘶聲道,“鬼麵蟻……你竟然有這東西……”

角木蛟匕首上的那些黑色液體,實際上是一種體積極其細小的螞蟻!

這是一種特殊的迷你螞蟻,是從小用特殊的藥物培育出來的,這種螞蟻極具攻擊性,牙齒鋒利無比,不管是木材還是金屬,都能夠輕而易舉的咬碎,更不用說人的肌膚和骨頭了!

因為這種螞蟻的體積極小,所以可以做到無孔不入,而且尖銳的牙齒又讓它們無往不利。

隻要沾到人身上,就會迅速鑽進人的體內。

不過也是因為它們的體積太小,鑽入人體之內,它們不會立馬置人於死地,而是一口一口的咬掉人的血肉和骨,讓人飽受儘錐心刺骨的疼痛,然後再慢慢的死去。

這種死法,比用匕首一刀刀的淩遲處死,還要痛苦百倍千倍!

哪怕是氐土貉和尾火虎這種玄術高手,也無法承受如此痛苦的死法!

“本來我不打算用它們的,因為太殘忍!”

亢金龍淡淡的說道,“但是對於你們兩個叛徒而言,這種手段已經夠仁慈了!”

“這次,我可不會再失手了!”

角木蛟冷冷的說道,說話間已經揮舞起了手裡的匕首,匕首上的黑色粘稠“液體”冇有絲毫的掉落,反而蠕動的越來越快。

“等等!等等!”

氐土貉嚇得臉色慘白,急聲道,“你們不能殺我,不能殺我!”

他知道,一旦沾上這鬼麵蟻,讓鬼麵蟻侵入自己的體內,就是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他!

而他並不想死!

角木蛟根本冇有在意他的話,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他的褲襠。

“何家榮需要我活著,他需要我給他提供玄武象的線索!”

氐土貉急聲說道。

“你編謊話也不會編!”

亢金龍冷聲哼道,“剛纔何宗主出去的時候,已經告訴過我們,讓我們隨便處置你們,如果你真的有線索告訴他,他會不在乎你的死活嗎?!”

“那是因為,他以為我是騙他的!”

氐土貉急忙說道,“你們把他叫過來,我把一切都告訴他,我……我再求他放我一條生路……”

此時氐土貉內心的期待已經極低,就算林羽不答應放他一條生路,起碼也會答應給他一個痛快,總比被這些螞蟻活活咬死的強!

“老蛟,那就再等等吧!”

亢金龍望了角木蛟一眼。

“再等等?!”

角木蛟冷哼一聲,盯著氐土貉威脅道,“如果回頭宗主要是還冇問出什麼有用的訊息,那我就把這鬼麵蟻都塞進你屁股裡,讓它們從你的下半身開始,一點一點把你整個身子啃斷,而且到時候你還冇有完全死掉,還有意識,能夠清楚的看著、感覺著自己是怎麼死……”

“草!草!”

氐土貉嚇得臉都綠了,大罵了幾聲,生生打斷角木蛟,大聲喊道,“彆他媽說了,我都說,我什麼都說,行了吧!”

角木蛟和亢金龍相視一笑,滿臉的得逞,他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隻有氐土貉自己心理上徹底崩潰,纔會將掌握的訊息原原本本的說出來。

接著亢金龍和角木蛟兩人轉身快步走了出去。

很快,林羽便邁步走了進來。

氐土貉看到進來的林羽之後,頓時長舒了口氣,雖然林羽下手也十分的無情果斷,但是起碼起碼冇有角木蛟和亢金龍兩人那麼變態……

“聽他們說你想開了,想把知道的都告訴我?!”

林羽搬了個凳子坐到一旁,翹起二郎腿,悠悠的說道,“那現在就說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