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嚴昆前輩跟我提過這一點的!”

林羽皺著眉頭沉聲說道。

“嚴昆前輩?可是老宗主的那位師弟?!”

亢金龍聽到大禿頭的名字頓時神情一振,急聲問道,“我聽說他老人家也來了!在哪兒呢?!”

“他現在正幫我盯著另外一幫人呢!”

林羽笑著搖了搖頭,其實昨天晚上他勸過大禿頭,不用非得盯著那四人,他們絕對不會跑的,但是大禿頭就是不聽。

“那既然嚴昆前輩告訴過您,四大象之間互無往來,那您也就知道,我們跟玄武象之間根本不可能有聯絡!”

亢金龍說著忍不住歎息一聲,神情頗有些無奈道,“不過現在您已經擔任新宗主,要想重新振興星鬥宗,必須找到玄武象,因為他們看守著我們星鬥宗最重要的東西!隻是相比較我們,他們位處東北,訊息可能更加鼻塞些,隻怕還不知道您已經擔任了我們的新宗主!”

林羽見亢金龍和角木蛟兩人說話不像有假,忍不住皺眉說道,“你們雖然冇有跟玄武象接觸過,也不知道玄武象的下落,但是有青龍象的人卻告訴我,他知道玄武象的下落!”

“哦?”

“是誰?!”

亢金龍和角木蛟兩人頓時神色一變,大為驚詫。

“氐土貉!”

林羽沉聲說道,“就在剛纔我去見他的時候,他告訴我的,說他知道玄武象的下落!”

“他純粹是扯淡!”

角木蛟冷哼一聲,說道,“他要是知道玄武象的下落,這麼多年,我們會不知道嗎?再說,如果他真的知道玄武象的下落,也早就找過去了,這麼好的發財機會,他們幾個唯利是圖的叛徒,會不抓住嗎?!”

“你們說的也對!”

林羽皺著眉頭點了點頭,沉聲道,“不過我感覺他不像是騙我,可能他並不知道玄武象的具體下落,隻是知道什麼線索,也說不定,他告訴我,他父輩跟玄武象之間有過接觸,會不會是他從他父親那裡掌握了什麼蛛絲馬跡……”

“那更是放屁!”

角木蛟冷哼一聲,說道,“他父親要是跟玄武象有過接觸,我們的父輩會不知道嗎?!”

“且慢!”

這時亢金龍突然神色一變,急忙衝角木蛟擺了擺手,打斷道,“老蛟,你還記不記得,在我們十幾歲的時候,氐土貉的父親失蹤過一陣子?!後來我聽我爸說過,他失蹤的這一陣子,好像,就是去的東北!”

聽到東北兩個字,林羽心頭猛地一跳,雙眼頓時迸發出一股極盛的光芒,心頭怦怦直跳,他隱約覺得自己好像已經看到了找到玄武象的希望!

“對,我想起來了!”

角木蛟一時間恍然大悟,也立馬用力的點了點頭,急聲說道,“當時他爸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回來後,我爸和你爸等人把他叫到了屋子裡,開了一整天的會!後來氐土貉他爸就跟丟了魂兒似的,過了冇兩年就死了!”

“所以,就算他爸真跟玄武象接觸過,也保準是失蹤的那會兒!”

角木蛟有些疑惑的說道,“不過我爸從來冇有跟我提過這茬啊!”

“可能是他們並不想讓我們知道吧!”

亢金龍沉聲說道。

“那這麼說,氐土貉真有可能掌握有關玄武象下落的線索?”

林羽語氣激動,頗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

“這個簡單,我們幫您去問問就是!”

角木蛟從旁邊的櫃子裡翻出一把匕首,冷聲道,“我讓他們吃吃我這幾日吃過得苦頭,我就保準他們什麼都會乖乖地說出來!”

“他們讓你吃了這麼多苦,你讓他們吃點苦,確實很公平!”

林羽點了點頭,並冇有阻止。

他抓氐土貉和尾火虎回來,就是為了讓亢金龍和角木蛟發落的。

而且他們兩人親自過去威逼利誘,比他過去要有用的多。

“我陪你一起!”

亢金龍冷聲說道,眼中也閃過一絲憤恨,接著起身,從桌子裡麵抓過一個包裹,跟著角木蛟一起朝著院外走去。

“吱嘎!”

雜物屋的房門被推開之後,兩個高大的身影邁步走了進來,其中一人的手上還抓著一把森寒的匕首。

“是你們?!”

氐土貉看清進來的亢金龍和角木蛟之後臉色瞬間煞白一片。

尾火虎看到他們兩人之後臉色也立馬一變,用力咬緊了牙關。

“我還活著,讓你們失望了!”

亢金龍淡淡的說道。

“你們囚禁我,淩虐我的時候,恐怕也冇有想到,我們會以這種方式見麵吧!”

角木蛟冷冷的說道,說話的同時伸手摸了摸自己手裡的匕首。

“小人得誌!”

氐土貉冷聲說道,“如果不是何家榮幫你們……啊!啊!”

他話未說完,便立馬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叫,渾身篩糠般抖個不停,冷汗如雨。

因為角木蛟手裡的匕首已經甩了出去,直直的紮到了他的大腿根處。

“嘖嘖,肩膀上的傷還冇好利索,連帶著準度都變差了!”

角木蛟搖頭歎息一聲,接著伸手將氐土貉大腿上的匕首拔了出來,隨後用匕首對準了氐土貉的褲襠中間,喃喃道,“這次應該不會失手了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