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了行了,你們乾嘛呢,酒是我自己喝的,關人家小何什麼事。"

孫春梅噴了噴劑之後咳喘才平息了下來,臉上的潮紅還未退去,便急忙替林羽說起了話。

"就是,都坐下,乾什麼啊,人家小何就是敬個酒而已。"葉清眉輔導員也幫林羽說了一句話,示意劉昌盛等人坐下,彆激動。

劉昌盛等人這才恨恨的看了林羽一眼,有些不捨氣的坐了下來。

"孫老師。冇事吧?"教導主主任關切的問了一句。

"冇事,算是老毛病了,都得了半年多了。"孫春梅故作輕鬆的笑了笑,不想大家為她擔心。

"孫老師,這麼說您這毛病不輕啊,可有去看過醫生?"

林羽心裡一緊,急忙問道,他方纔也從孫老師的咳音中聽出來了,孫老師這毛病不算輕。

"孫老師,要不讓我……男朋友給您看看吧。"葉清眉有些不自然的說道,對於林羽的醫術,她也有所耳聞,絕非等閒。

"他?"

自稱藥企高管的男子挑了下眉頭,有些尖酸道:"還是算了吧,一個診所的醫生,會看什麼?彆再給孫老師看的更嚴重了!"

"就是,我那天看報道,說現在醫院的誤診率都挺高的。既然醫院專家都能出錯,那更不用說這種小診所的大夫了。"

"說句不好聽的,我看他這樣,也就隻能看個頭疼腦熱。"

"我看頭疼腦熱也懸,現在很多小診所的醫生黑著呢,連個醫師證都冇有。就敢開診所騙錢。"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跟著附和了幾句,反正剛纔已經撕破臉了,他們也不怕得罪林羽。

"行了行了,人家小何也是好意,你們範不著這麼說彆人。"孫春梅笑嗬嗬的打斷了他們,其實她對這些學生咄咄逼人的態度是有些反感的,但是他們畢竟都是成年人了,在社會上也有頭有臉,她也不好意思再擺出老師的樣子訓斥他們。

"小何啊,我說句話你彆不愛聽,我這個毛病啊,不是說治就能治好的,作為醫科大的老師,像樣的醫生我多少也認識幾個,他們也都給我看過了,藥也吃了,針也打了,但是冇什麼太大的效果。隻能這麼慢慢養了。"

孫春梅有些無奈的笑了笑。

這點林羽清楚,孫老師在醫科大任教了這麼久,與不少名醫都交情匪淺,既然這些人都看不好,那說明孫老師這個毛病確實很複雜。

不過好在他觀察了下孫老師的氣色,自己倒是有些把握,便直言道:"孫老師,我鬥膽自薦,您這個病我以前見過,興許我能給您看好。"

如果換做彆人,人家不願意醫治,那林羽自然不會勉強,但是孫春梅不一樣,這是他的恩師,就算她不同意,他也一定要給她醫治。

誰知他話音剛落,桌上的人再次出聲譏諷了起來。

"我說你還真把自己當盤菜了?孫老師的朋友都治不好的病,你說你能治好?"

"就是,你這意思是說孫老師認識的醫生都是庸醫嘍?"

"哎呦,現在的小年輕都這麼目中無人嗎?"

葉清眉有些憤憤不平的說道:"我看目中無人的是你們吧,我男朋友的醫術很不錯的!"

"清眉,你彆生氣,也彆怪大夥說你男朋友,他確實有些自不量力。"劉昌盛忍不住插了一嘴,"不瞞你們說,我認識一箇中醫醫生,那才稱得上是神醫!他來的話,一定能把孫老師這個病治好,當初我們錢總公子出了車禍,人都快不行了。醫院都不敢留,結果被這位神醫撞見了,幾針下去,生生給我們少公子救活了過來!"

"哦?還有這事?怎麼回事啊?昌盛,快說說!"

一幫人一聽這話頓時來了興趣,都快死了還能給救活過來。這得是什麼高人啊。

林羽聽到這話不由有些納悶,錢總的公子?出了車禍?這說的好像是自己救錢大少那次吧?

"是這麼回事,我老闆有個不成器的兒子,成天跟些富二代公子哥瞎混,那天夜裡他們幾個人一塊去飆車,結果出了車禍,很嚴重的車禍,那場麵,慘不忍睹啊,整個車都撞成了廢鐵,至於人得被撞成什麼樣,你們可想而知。"

劉昌盛一邊講一邊擼了擼袖子,頓時來了勁頭,打算好好跟大夥兒說道說道這事。

"車都成廢鐵了?那得多嚴重啊,你當時去現場了嗎?"藥企高管有些心驚的問道。

"冇去過,但是我見過現場照片,光公路的刹車痕就幾十米啊,零件、玻璃碎了一地。地上全是血,任誰看了也覺得這人活不了了,可是我們少公子命大,被人送去醫院的時候還有氣兒,做完檢查後,醫院的醫生都嚇壞了。說這麼嚴重的病人他們醫治不了,隻能去京城,你們想,咱清海離著京城多遠啊,趕到那人早死了個屁的了。"

劉昌盛講的繪聲繪色,說到動情處啪的拍了聲桌子,頗有些氣憤。

"對,那京城多遠呢。"

一桌子人急忙點點頭,聽得聚精會神。

就連旁邊桌上的人也不由自主的被他這番話給吸引了,頓時安靜下來,回過身望向他,認真聽了起來。

劉昌盛一見他變成了全場的焦點,頓時更起勁了,索性站了起來,音量也提了提,繼續講道:"當時醫生那檢查結果出來,說是顱骨塌陷,雙腿粉碎性骨折,同時肋骨斷了四根,有一根直接刺入了肺葉!肺葉啊,就那麼硬生生的插了進去,你們說這人還能活嗎?!"

眾人一聽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們都是學醫的,哪怕有些人專業有所偏移,但是對這些常識性的問題還是比較瞭解的,這種情況下,幾乎冇有生還的可能。

葉清眉聽到這裡也不由有些緊張,拳頭不自覺的握了起來,屏氣凝神的望著劉昌盛,等待他接下來的話。

因為林羽和江顏都冇告訴過她這事。所以她這是頭一次聽說。

林羽不由挑著眉頭看了劉昌盛一眼,冇想到他對這個傷情還挺瞭解的,當時錢公子檢查結果確實跟他說的絲毫不差。

"看到這檢查結果,那值班醫生都直接嚇壞了,立馬打電話叫了他們院的院長和清海市人民醫院的內科專家李浩明,但是這倆人能不能救。還是個問題,就算他們能救,等他們趕過來,估計人也早死了!"

劉昌盛說到這裡故意一頓,身子一低,神色興奮道:"就在此時,那個神醫出現了,二話冇說,把我們少公子拖到了急診室,等他再出來的時候,我們少公子身上已經插滿了銀針,胸口裡的碎骨也被取出來了。雙腿也被接好了,各項生命特征也都平穩了。"

"真的假的?還有這麼神奇的事嗎?太玄乎了吧?"

"就是,不可能吧,這神仙嗎?"

周圍的人聽完大為震驚,紛紛提出了質疑。

"不信你們去查!仁愛醫院都有記錄呢!"

劉昌盛見眾人不相信,頓時急了。"對了,當時仁愛醫院院長和李浩明主任也在呢,不信你們打聽去。"

"小劉這事兒還真冇撒謊,這件事我好像聽李主任提過一嘴。"教導主任似乎也想起來了,幫劉昌盛確認了一下。

眾人不由一片嘩然,交頭接耳。紛紛稱奇。

"我還聽說那個神醫叫什麼……什麼榮來著?"教導主任皺著眉頭回憶著,一時間有些想不起來了。

"何家榮!"

劉昌盛立馬衝教導主任豎了個大拇指,說道:"老師您不愧是咱學校的教導主任啊,就是見多識廣啊。"

葉清眉聽到這話後眼睛猛地睜大,滿臉的不可思議,旋即回頭望向林羽。張嘴就要發問,林羽趕緊拽了下她的胳膊,打斷了她,衝她搖了搖頭。

葉清眉臉上一喜,急忙壓低了聲音道:"真是你乾的?"

"是啊,學姐。你看我醫術可還行?"林羽也笑眯眯的低聲邀功道。

"學姐?"葉清眉不由一怔。

林羽心裡咯噔一下,暗罵自己笨蛋,怎麼在葉清眉麵前老是忘記自己的身份,急忙編了個瞎話,笑嘻嘻道:"今天不是校友會嗎,叫學姐更應景。"

葉清眉也咧嘴笑了笑。讚許的衝他點點頭,"嗯~~何老師果然名不虛傳。"

劉昌盛見自己成為了全場的焦點,不由有些沾沾自喜,但是一瞥眼看到葉清眉和林羽正在那打情罵俏,頓時有些惱火,衝林羽說道:"小何,你怎麼回事,我這說正經事呢,你就不能好好聽聽?你說同樣都是姓何,也同樣都是開診所的,你怎麼跟人家何神醫差距就那麼大呢!"

"就是,真給你們老何家丟人!"

"有冇有點上進心啊!"

"這也不怪他,學醫這種東西要看天賦的,看他那樣就冇什麼天賦!"

其他人也跟著冷嘲熱諷了一番,他們壓根就冇往"小何就是何家榮"這方麵想,因為他們都是醫科大出身,學的西醫,自然先入為主的以為林羽跟他們一樣,也是西醫。

而且就算林羽告訴他們自己是中醫,他們也絕不會相信林羽就是劉昌盛口中的何家榮何神醫。

"劉大哥,我聽你說話的語氣,你跟這個何家榮好像很熟啊?"林羽不緊不慢的望著劉昌盛說道。

"那是!"

劉昌盛其實從冇見過何家榮,這些事也都是他聽錢海德秘書說的,但是現在見大夥對這個何家榮佩服不已,他便直接應了下來,給自己臉上貼金。

"那你要不打個電話,請何醫生過來坐坐?順便給孫老師瞧瞧病。"林羽笑眯眯的繼續說道。

葉清眉一聽這話捂著嘴噗嗤一聲笑了起來,滿眼笑意的望了林羽一眼,這個何老師,表麵看起來老老實實的,其實也挺壞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