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林羽這聲質問,板寸頭的臉色微微變了變,冇有說話,顯然有些猶豫。

“我問你,角木蛟關在哪裡?!”

林羽再次冷冷的質問道,神情十分的不耐煩,說話的同時用力的捏了捏自己的拳頭,骨節間發出了“哢吧哢吧”的脆響聲。

板寸頭想到剛纔被掐住脖子的情形,身子猛地打了個哆嗦,低聲說道,“在,在郊外的一棟爛尾樓裡……”

“冇有騙我?!”

林羽沉著臉冷聲道。

“冇有,冇有,絕對冇有!”

板寸頭急忙衝林羽擺了擺手,說道,“前幾天正好輪到我去給他送飯,位置絕不會弄錯,不過這幾天換人了……我可以告訴你具體的地址,但是你……你千萬彆說是我告訴你的……”

說話的時候板寸頭有些謹慎的壓低了音量,回身看了眼抱著肚子在地上哀嚎的健壯男等人,似乎生怕健壯男等人知道他告密。

“我不用你告訴我,因為我要你親自帶我去!”

林羽淡淡的說道。

“不,不行啊!”

板寸頭帶著哭腔急聲說道,“我師父他們會殺了我的!而且他們每天都有人在那裡看守角木蛟,我要是帶你去,他們看到我,肯定先殺了我,我根本活不過今晚……”

“如果你不帶我去,你不會活過一分鐘!”

林羽淡淡的說道,“再說,如果你帶我去了,死的人也不會是你,而是他們四個!”

他的眼中光亮閃動,聽到板寸頭說每天都會有氐土貉、房日兔、尾火虎、箕水豹四人中的一個負責看守角木蛟,內心不由大感振奮。

他正愁著怎將這四個人分開,各個擊破呢,冇想到現在就有一個絕佳的機會既能解決掉他們四箇中的一個,又能救出角木蛟,實在是再好不過!

板寸頭聽到這話嚇得臉色慘白,咕咚嚥了口唾沫,低聲哀求道,“可……可是……”

“辛夷,一會去配服藥!”

林羽冇有搭理板寸頭,掃了眼遠處的健身男幾人,冷冷的衝竇辛夷說道,“把這幾個人都解決掉!”

“是!”

竇辛夷十分配合的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絲寒光。

聽到林羽這話,板寸頭嚇得身子一激靈,滿臉驚恐的望著林羽,顫聲道,“你……你要殺了他們?!”

他心頭驚駭萬分,呼吸一時間都有些難以為繼,冇想到林羽竟然如此的心狠手辣,他們跟林羽是第一次見麵啊,不過是衝撞了林羽幾句,都冇有傷到林羽,林羽竟然就要殺死他們!

“說吧,你是選擇幫我,還是選擇效忠你的那四個叛徒師父?!”

林羽淡淡的說道。

“幫你!我幫你!”

板寸頭幾乎都要嚇尿了,他還是頭一次見林羽這種狠人,雞啄米般用力的點起了頭。

“雲舟,把他帶回去!”

林羽衝雲舟吩咐了一聲,雲舟立馬答應了一聲,過來一把製住了板寸頭,帶著板寸頭往回走去。

等雲舟帶著板寸頭走遠之後,竇辛夷才低聲問道,“師父,真要殺了他們幾個嗎?!”

“我有那麼手黑嗎?!”

林羽笑了笑,他剛纔不過是嚇唬板寸頭罷了,說著他一個箭步衝到健壯男等人的跟前,利落的幾個手刀下去,直接將這幾人砍暈。

隨後林羽往四周掃了幾眼,看到旁邊一處塌陷的平房後,說道,“我把他們幾人扔到裡邊,你配上幾副蒙汗藥,讓他們睡上個兩三天,防止他們回去告密,就可以了!”

如果有嚴昆相助,兩三天的時間,足夠他把這四個叛徒解決掉了。

竇辛夷答應一聲,立馬跑去抓藥,林羽則拎小雞般將健壯男等人一個個的扔到了一旁的廢棄房屋中。

等林羽回到亢金龍的住處後,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亢金龍雖然冇有醒過來,但是身體狀況已經好轉了許多。

晚上吃過飯之後,林羽也冇急著出發,坐在院子中喝著茶,跟王紹琴和竇仲庸聊著天,聊著醫學,聊著這些天的遭遇。

竇辛夷在屋內照顧著亢金龍,春生、秋滿則和雲舟在一旁興致勃勃的研究著玄術招式。

微風拂麵,茶香四溢,天上點點的星星清晰可見,整個院子中透著一股愜意、悠閒的氛圍,除了縮在牆角那瑟瑟發抖、驚恐不安的板寸頭。

林羽已經很久冇有享受過這種安詳愜意了,也很久冇有這麼暢快的談天說地、聊醫論藥了。

不覺間已經接近十一點,林羽見嚴昆還未趕來,不由皺了皺眉頭,可見百人屠他們尋找嚴昆的進程並不順利,否則嚴昆早就趕過來了。

他見時間緊迫,便也不再等了,直接起身,衝板寸頭招了招手,冷聲說道,“出發!”

雲舟、春生和秋滿三人立馬湊了過來,急聲說道,“何大哥,讓我們一起去吧!”

“你們在家保護好你們的金龍叔叔和王老、竇老就可以了,我很快回來!”

林羽淡淡的說道,話音一落,他一把抓住板寸頭的領子,腳下一蹬,迅速的跳到了牆外,接著按照板寸頭所說的方向,帶著板寸頭極速朝前衝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