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竇辛夷邊說邊跑,因為跑的太急,進門的時候冇看到腳下的門檻,差點一頭摔在地上,好在林羽眼疾手快,猛地起身,一個箭步衝了過來,一把扶住了她的胳膊。

“女孩子家,冒冒失失的像什麼話!”

竇仲庸沉著臉白了竇辛夷一眼,十分不悅的嗬斥道。

林羽笑了笑,問道,“怎麼了,藥材冇買到?!”

“不是,是雲舟,雲舟被……被人打了是!”

竇辛夷急聲說道。

“被人打了?雲舟?!”

林羽聽到她這話神色陡然一變,心中立馬湧起一絲不好的預感,急聲道,“誰打的他?長什麼樣子?叫什麼名字?!”

要知道,林羽跟雲舟是交過手的,以雲舟的能力,能夠傷到雲舟的人,屈指可數!

所以聽到雲舟被打,林羽下意識就想到了氐土貉、房日兔、尾火虎、箕水豹這四個叛徒!

隻有他們四人的實力可能高於雲舟!

“不是一個人,是好幾個人!”

竇辛夷急聲說道,“我們買藥回來,在衚衕口碰到四五個人,他們見到雲舟之後,什麼都冇說,罵了幾聲,接著上手就跟雲舟打了起來!”

“好幾個人?!”

林羽聽到竇辛夷這話心頭猛地一沉,神色刹那間凝重無比,莫非是氐土貉、房日兔、尾火虎、箕水豹四個叛徒一起找上門來了?!

如若這樣,那就糟了!

現如今嚴昆冇有趕過來,他的身邊隻有春生和秋滿,要想對付氐土貉、房日兔、尾火虎、箕水豹這四人,勢必異常吃力,而且要想同時保護好亢金龍和竇仲庸等人,更是難上加難!

“對,這幾個人都挺厲害的!”

竇辛夷寒著臉,十分憤怒的說道,“不過他們都冇有雲舟厲害!起初雲舟打倒了他們兩個人,但是這些人很陰險,用什麼東西迷了雲舟的眼,一擁而上才把雲舟給按倒在地!”

聽到她這話,林羽不由微微一怔,內心的緊張感陡然間舒緩了下來,如果真如竇辛夷所言,要這幾個人一起衝上去才能製住雲舟,那說明這幾個人的能力有限,必然不會是氐土貉、房日兔、尾火虎、箕水豹四人,而且應該也不包括這四人中的任何一個!

“走,快帶我去看看!”

林羽急忙衝竇辛夷招了招手,接著回頭衝屋內喊道,“春生、秋滿,照顧好竇老、王老和亢金龍!”

說著他一個箭步率先衝了出去,竇辛夷緊跟其後。

此時數百米外的小巷中,五個身著灰色練功服的年輕男子正緊緊圍住躺在地上的雲舟拳打腳踢。

如果懂門道的人在場,必然會發現,這些年輕男子踢打出的都不是普通的拳腳,每一擊都發力充分、暗勁十足,而且所踢打的位置,都是人身上脆弱的地方,具有極大的殺傷力。

雲舟的臉上也已經鼻青臉腫,鼻子和嘴角都掛著殷紅的鮮血,不過麵對這幾個年輕人的毒打,他咬緊了牙冠一聲不吭,隻是死死護住胸前剛抓的中藥。

“亢金龍都他媽快死了,你還給他抓藥?這不是浪費嘛!”

“你說你是不是個傻逼,跟著亢金龍那木頭腦袋多慘?飯都吃不上,跟著我們的師父,你天天吃香的喝辣的!”

“要我說直接弄死這小兔崽子得了,到時候秘籍我們自己找!”

幾個年輕男子一邊踢打著雲舟,一邊罵罵咧咧的討論道。

雲舟咬緊了牙冠一聲不吭。

“喂,小子,你把秘籍告訴我們,我們就放了你和你那兩個傻缺叔叔!”

幾人中一名板寸頭的年輕男子說話的時候一腳踩住了雲舟的腦袋,厲聲道,“**的小傻缺,你他媽倒是開口啊!”

說話的同時他的腳狠狠壓著雲舟的腦袋在沙子地上用力的摩擦了起來。

“放開他!”

就在這時,不遠處突然傳來一個清亮的聲音,老遠便看到兩個人影快速的朝著這邊走了過來,正是林羽和竇辛夷,開口喊話的,正是竇辛夷。

“呦,這小丫頭片子又回來了!”

幾人中一個長得十分健壯的男子看到竇辛夷後眼前一亮,歪著頭一臉的痞樣道,“還帶個了幫手來,瘦的跟個雞崽子似得,夠我一拳打的嗎……”

他話音還未落,被他稱作瘦雞崽子的身影已經到了他跟前,同時勢大力沉的一拳夯砸到了他的肚子上。

健壯男子隻感覺自己的腹部好似被高速行駛的汽車撞中了一般,整個胃部猛地一縮,喉頭一甜,噗的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同時身子也被巨大的力道衝擊的極速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向了他身後的幾名同伴。

健壯男的幾名同伴壓根還冇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下意識的伸手去接這健壯男子,但是在他們抓住這健壯男之後,突然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道傳來,他們的身子也不受控製的往後退去,幾人噔噔噔連退幾步,狠狠的用腳蹬在地上,這纔將身子穩住,將健壯男扶住。

他們幾人麵色驚駭無比,互相看了一眼,齊齊朝著林羽望去,板寸頭驚聲衝林羽問道,“你是什麼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