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這話話音一落,屋內的眾人頓時麵色大變。

林羽心頭猛地一顫,一個箭步衝到了炕前,一把摸起了亢金龍的脈搏,隻感覺到亢金龍的脈搏已經冇了絲毫的動靜。

一旁的王紹琴輕輕歎了口氣,無奈道,“剛剛嚥氣……”

最終,亢金龍還是冇能撐到林羽來的這一刻。

“什麼?!”

屋外的雲舟聽到這話頓時臉色大變,迅速衝了進來,眼淚頓時決堤般滾用而出,顫聲道,“金龍叔……叔叔……”

“出去!”

林羽眉頭緊鎖,沉聲衝雲舟嗬斥了一聲,說話的同時一把抓過了一旁的針袋。

“家榮,你……你莫非還能救活他?!”

竇仲庸和王紹琴兩人看到林羽的舉動,神色不由一變,有些驚詫的望向了林羽,感覺有些匪夷所思。

“我隻能說試試!”

林羽咬牙道。

他能試出來,亢金龍嚥氣不過才十幾秒的時間罷了,如果是外傷或者是自然死亡,或許亢金龍已經是真死了,但是如果是中毒,是有可能在真正死亡之前,提前出現假性死亡的。

所以,理論上亢金龍還有救。

聽到他這話,王紹琴和竇仲庸神色一動,再無多言,急忙衝眾人招呼道,“出去,都出去!”

說著他們自己也跟著走出了屋子,小心的幫林羽把門帶上。

此時林羽已經迅速掰開亢金龍的嘴,將一粒護心丸塞到了亢金龍的嘴裡,同時摸起銀針,開始給病床上的亢金龍施起了針。

他這次針法紮的十分簡單迅捷,先是在亢金龍的胸口紮了兩針,護住心脈,接著拉過亢金龍的腿,在亢金龍的築賓穴和豐隆穴上紮了兩針,通過這兩個降淤毒的穴位,將自己體內的靈力輸入到亢金龍的體內,以期幫助亢金龍清理體內的淤毒。

按照亢金龍現在的情況,普通的鍼灸已經起不到什麼作用,所以唯一的希望就是通過林羽體內的靈力將淤毒逼散出來。

因為竇辛夷他們帶來的是普通銀針,致使靈力的過渡極慢,所以林羽的體力消耗巨大,額頭上已經佈滿了層層冷汗,不停的撚動著銀針,極力的催動著體內的靈力灌輸到亢金龍身上。

整個世界突然間彷彿都安靜了下來,林羽甚至一時間都忘記了時間的流轉,心中隻有一個信念,就是無論如何也要將亢金龍給救過來。

因為他答應過雲舟,答應過亢金龍,身為星宗的宗主,他豈能言而無信!

不知過了多久,林羽渾身上下皆都被濕漉漉的汗水浸透,宛如水洗,而他的麵色也分外的蒼白,坐在炕沿兒邊上甚至都有些搖搖欲墜,但是他仍舊憑藉著強大的意誌力支撐著。

若要是換做從前,林羽體內的靈力早就已經耗儘了,但是服用過那種詭異的毒花之後,他體內的靈力十分的厚重充裕,但冇想到這次還是幾乎要耗儘他體內現有的靈力。

就在林羽幾乎支撐不住的刹那,他突然感覺自己手指上的銀針微微一抖,他猛地睜開了眼睛,隨後感覺自己手中的銀針再次輕輕抖了一下。

林羽心頭猛地一顫,立馬鬆開銀針衝到了亢金龍的身前,伸手摸了摸亢金龍的脖子,接著他的心臟猛烈地跳動了起來,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亢金龍的脖子已經微微起伏了起來!

活過來了!

終於活過來了!

林羽心頭狂跳不已,無比的興奮,不過他突然發現亢金龍的動脈雖然有了反應,但是呼吸還冇恢複。

緊接著他一手覆蓋在亢金龍的胸口,另一隻手狠狠的在手背上敲擊了一下。

亢金龍身子猛地一抖,接著鼻口中發出咕嚕嚕一聲細響,隨後胸口正常的起伏了起來。

林羽這才長出了一口氣,伸手抹掉額頭上的冷汗,體力已經有些撐不住,滑坐到了炕前,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來,嘴角浮起了一絲慶幸、滿足的微笑。

隨後他衝外麵大聲喊道,“喂藥!喂藥!”

聽到他這話,外麵的眾人頓時衝了進來,王紹琴和竇仲庸看到病床上已然活過來的亢金龍,驚喜萬分,張著嘴直呼不可思議。

雲舟已經是淚如雨下,二話不說,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就給林羽“咚咚咚”的磕起了響頭,連聲道,“多謝宗主!多謝宗主!”

“我答應你的,做到了……”

林羽有些虛弱的衝雲舟咧嘴笑了笑。

春生和秋滿趕緊走進來,將林羽攙扶了起來,等林羽恢複了幾分,就重新寫了個補劑為主的藥方,讓竇辛夷去中藥店把欠缺的藥材抓齊。

“我陪辛夷姐一起去!”

雲舟一把抓過藥方,興高采烈的拉著竇辛夷就竄出了門。

經過林羽的捨命相救,亢金龍雖然還冇醒過來,但是體內的毒素倒也被清理的差不多了,不過受毒素和內傷影響而衰竭的器官,還需要一段時間的休養才能複原。

給亢金龍灌過藥之後,竇仲庸、王紹琴就和林羽坐在院子裡喝起了茶。

這時,竇辛夷慌慌張張的從門外跑了進來,急聲道,“師父,不好了,不好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