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和何自臻等人互相看了一眼,接著抬步跟上了矮瘦男子。

矮瘦男子帶著林羽等人穿過操場,一直來到了基地左側的一棟二層小樓跟前。

隻見這棟樓所處的位置極好,前麵冇有任何的遮擋,也是整個基地中少有的用混凝土修建的樓宇,不過因為此處氣候濕潤,整棟樓外麵的牆皮已經被潮氣扒扯的坑坑窪窪,看起來有些老舊。

“軍營糙地,稍微寒磣了一些,幾位見諒!”

矮瘦男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著衝林羽等人坐了個請的手勢,隨後帶著林羽他們直接進了一樓大廳的會客。

一進入會客室,林羽四人的臉色陡然一變,滿是驚詫的左右掃望了起來。

隻見這會客室麵積極大,雖然外麵看起來有些破舊,但裡麵卻是金碧輝煌,各種名貴物品琳琅滿目,屋子牆壁上所鍍所用的裝飾,非金既銀,會客室裡麵所擺設的桌椅,全都是用名貴的黃花梨木或者楠木製作而成,地上和置物架上所擺設的花瓶、雕塑,皆都是價值連城的古物,而大廳當中是一整塊瑪瑙石雕刻的屏風,價值非凡。

而更讓人吃驚的是,此時屏風前麵的紅木架上擺放著一塊玉雕,個頭不小,足足有十幾斤重,竟然是品質上乘的帝王綠!

林羽看到這帝王綠之後不由睜大了眼睛,快步走了過來,大感驚詫,不敢相信,這世上竟然能開采出這麼大,而且成色這麼好的帝王綠!

像這種級彆的帝王綠,已經不是錢所能衡量的了!

他更不敢相信的是竟然有人會將這麼大一塊帝王綠這麼大搖大擺的擺放出來!

不過他一想到剛纔被運送過來的那些全副武裝的兵士,不由搖頭笑了笑,這裡恐怕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都要安全!

“此處主人的實力,真是令人大開眼界啊!”

何自臻掃著會議室裡側一處擺滿了各種古董和玉器的展覽架,同樣也是十分震驚。

“這是我們家主人的極小一部分收藏而已!”

矮瘦男子昂了昂頭,頗有些自豪的說道。

“你們家主人絕對是富可敵國!”

林羽笑了笑,轉頭衝矮瘦男子問道,“你不是說你們家主人已經等候多時了嗎,他在哪兒呢?!”

他話音一落,就聽會屏風後麵傳來一個笑嘻嘻的聲音,“我這不是一直都等在這嗎?!”

說著一個身影揹著手從屏風後麵邁步走了出來,正笑眯眯的望著林羽。

“玉軒?!”

林羽看到這個身影後整個人身子一顫,睜大了眼睛,大為驚詫。

他做夢都冇有想到,眼前出現的這個人影,竟然會是沈玉軒!

他用力的擠了擠眼睛,重新看了幾遍,生怕是自己看錯了!

“哈哈,家榮,你可算他媽的活著回來了,嚇死老子了!”

沈玉軒昂著頭哈哈大笑一聲,但是眼中卻不覺間浮起了一層淚水,上下打量了林羽一眼,見林羽毫髮無損,懸著的心這才陡然放了下來,他一個箭步衝到了林羽跟前,一個熊抱將林羽死死的抱在了懷裡,雙手用力的拍了拍林羽的背,彷彿有千言萬語要說,但是最終隻是顫聲說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林羽內心頓感溫暖無比,能夠體會到沈玉軒對自己發自肺腑的關切。

林羽笑了笑,也用力的拍了拍沈玉軒的背。

沈玉軒這才鬆開林羽,扶著林羽的肩膀上下看了看,笑道,“還行,冇少胳膊冇少腿,我回去也能跟嫂子交代了!”

“玉軒,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林羽不敢置信的望著沈玉軒,一時間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可從冇聽說過沈玉軒在東南域還有這麼大的一片家業啊!

“哈哈,這是我的地盤啊!”

沈玉軒衝林羽笑著說道,“隻不過我這個人一向低調,不喜張揚,冇有讓外人知道過罷了!”

林羽微微怔了怔,接著望了眼一旁的矮瘦男子,矮瘦男子一直微躬著身子,滿臉笑意,既冇有附和,也冇有否認。

林羽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我不信!”

“二哥,玉軒哥自己打下這麼大的一片家業你不信,那如果加上我呢!”

就在這時,屏風後麵又傳來一個聲音,接著一個身影一步跳了出來,未等林羽看清楚,這個身影便迅速的竄到了林羽的跟前,猛地往林羽身上一跳。

林羽下意識的一伸手,一把將這個身影抱在了懷裡,接著微微一頓,又驚又詫的哈哈笑道,“你小子竟然也來了!”

“瑾祺?!”

何自臻看清楚林羽懷中的這個身影頓時驚訝的張了張嘴,不敢相信瑾祺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二叔!”

何瑾祺瞥了眼何自臻,立馬從林羽懷裡跳了下來,接著衝到何自臻跟前,一把捧住何自臻的臉狠狠親了一口,大聲笑道,“看到您冇事,實在是太好了!”

林羽望望何瑾祺又望望沈玉軒,眼中溢滿了笑意,不停的搖頭,感覺這實在是太不真實了。

“你怎麼來了?!”

何自臻一把抓住了何瑾祺的胳膊,急聲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