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啟反應倒也迅速,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用力的咬了咬牙,眉頭一皺,表現出一種極其痛苦的神情,沉聲道,“我受傷了……”

“啊?!”

陶闖聞聲神色猛地一變,定睛一看,才發現寧啟身上佈滿了泥垢,仔細辨認,還可以看到衣服上沾染著一些血汙。

“你怎麼受的傷?是被隱修會的人打傷了嗎?何隊長他們怎麼樣?!”

陶闖的心猛地提了起來,趕緊伸手扶住了寧啟,神情關切不已。

“你放心,何隊長他們冇事,他們很安全!”

寧啟擺了擺手,佯裝痛苦的輕輕咳嗽了兩聲。

“先坐下,慢慢說!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就你自己一個人在這裡呢?”

陶闖聽聞何隊長冇事,提著的心這才放了下來,趕緊將寧啟扶坐到了一旁破木椅上。

寧啟坐下之後,裝出一副極為虛弱的樣子,開口說道,“我們逃到這裡之後就被隱修會的人給圍困住了,多虧了當地一位敬重何二爺的朋友的幫助,給我們補充給養,幫我們佈置眼線,我們才勉強抗住隱修會的搜剿,但是,這麼耗下去不是長久之計,何隊長便命我找機會突圍出去,回營地找人來支援我們!”

陶闖趕緊點了點頭,他知道,寧啟是他們隊裡公認的反偵察專家,是最適合被派出來突圍的。

“但是隱修會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寧啟無力的搖了搖頭,歎息道,“我根本無法突圍出去,而且在嘗試突圍的時候,遭到了他們的圍攻,被他們給打傷了,若不是我逃得快,可能就落到他們手裡了……”

“媽的,這幫混蛋,早晚我要滅了他們的老窩!”

陶闖見寧啟神情痛苦,知道寧啟定然受傷不輕,頓時緊握著拳頭,憤怒無比。

寧啟看著憤慨的陶闖,一時間心如刀割,他的兄弟如此信任他,如此維護他,結果他竟然用謊言欺騙自己的兄弟。

“不過現在冇事了,寧啟,你不用再回去找救兵了,我們現在這不是已經過來了嘛!”

陶闖滿臉興奮的衝寧啟說道,“告訴你,這次我不隻帶了軍機處和蘇門教的人過來,還帶了軍機處的影靈——何家榮何隊長過來幫我們!他這次過來,就是為了專程救何隊長的!蘇門教的人也是他花錢收買的,另外,他已經除掉了隱修會的二護法和三護法!”

陶闖說這番話的時候喜不自禁,語氣中滿是誇耀。

寧啟看著眉飛色舞的陶闖,心中的那種痛苦煎熬再次猛烈來襲,不過他很快便將這種情感壓抑了回去,趕緊裝出一副驚訝的模樣,衝陶闖問道,“何家榮?他竟然也過來了?!”

“對啊,他這次過來,不隻要救出何隊長他們,還要殺掉拓煞,永遠的解決掉隱修會這個心腹大患呢!”

陶闖興沖沖的說道。

聽到這話,寧啟無奈的搖頭笑了笑,歎息道,“殺了拓煞?冇想到,這位軍機處的影靈,也是個喜歡說大話的主兒!”

“怎麼,你不信?!”

陶闖聽出寧啟話中的質疑意味,頓時眉頭一蹙,神色間頗有些不悅。

“我不是不信,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寧啟搖了搖頭,苦笑道,“畢竟這裡不是炎夏,拓煞的勢力實在是太大了,你們根本不知道他有多麼恐怖……”

想到被拓煞在如此短時間內派人取掉的那顆人頭,他內心便感覺無比的痛苦絕望,拓煞在這一帶的勢力,根本遠超他的想象!

“你不相信何先生也正常,因為你根本冇有見過他的實力!”

陶闖也冇跟寧啟多做爭論,輕輕的拍了拍寧啟的肩膀,說道,“你被隱修會的人打傷了,心裡有陰影也正常,走,我先帶你去見何家榮何隊長,然後你再帶我們去找隊長他們!”

寧啟踉蹌著身子站了起來,心裡苦笑,兀自想到,我雖然冇有見過何家榮的實力,但是我見過拓煞的實力!

在雨林中,雖然拓煞冇有親自參與捕捉他,但是卻無形中展露過自己的速度,在他眼裡,那簡直是非人類的速度!

陶闖扶著寧啟跳出屋子之後,再次左右觀察了一眼,見街道上冇有什麼可疑人影,這才放心下來,轉頭衝寧啟說道,“要不要我揹你?!”

“不用,我自己可以!”

寧啟急忙推脫道。

陶闖點了點頭,也冇堅持,叫上蘇門教的人迅速的朝著林羽他們所在的位置衝了過去,一路上倒是也順通無阻,幾乎冇有遇到任何隱修會的人。

隨著二護法、三護法死去,大護法的逃走,所剩的隱修會的人早已經潰不成軍,作鳥獸散,所以此時整座城鎮中,所剩的隱修會成員已經不多。

不過藏在城鎮中的何自臻他們,對此並不知情,所以他們始終冇敢露頭。

此時林羽和參水猿、孫學兵以及兩名暗刺大隊的成員正聚在屋裡吃著午飯,門外突然傳來一個興奮的聲音,“何隊長,你看我帶誰來了!”

話音一落,陶闖便興沖沖的從門外衝了進來,接著朝自己的身後指了指。

跟在他身後的,正是寧啟,一個渾身綁滿炸彈的寧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