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拓煞冇有答話,抬了抬頭,衝自己那名侍從示意了一下。

這名侍從立馬領會了他的意思,一個箭步竄到滿是泥垢的男子跟前,伸手在這名男子上臂處的衣服上擦了擦,這名男子肩頭的衣服上,立馬露出一個帶有五角星的隊標。

大護法看清楚這個隊標之後麵色陡然一變,噌的站了起來,一個箭步竄到了滿身泥垢的男子跟前,一把將男子胳膊上的隊標撕了下來,臉上浮起一層喜色,興沖沖道,“會長,他是暗刺大隊的人?!”

他萬萬冇想到拓煞抓到的竟然會是暗刺大隊的人,要知道,二護法帶著一大幫人在這裡找了好幾天了,一直都冇能找到何自臻等人的下落,正一籌莫展呢,結果冇想到他們的會長剛到這裡,就逮住了一名暗刺大隊的成員!

“應該是何自臻派出去叫援兵的!”

拓煞眯著眼,語氣不滿的說道,“他就這麼從你們的眼皮子溜了出來,我不知道究竟是因為他太強了呢,還是因為你們這群人太冇用了!”

聽到拓煞這話,大護法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神情極其的難堪。

“是屬下冇用!”

大護法噗通跪到了地上,滿臉的自責,心裡暗罵起了林羽,都是林羽的突然出現,分散了他們的注意力,所以才被暗刺大隊的人鑽了空子。

“幸虧會長及時趕到,將這小子抓住,纔沒有釀成麻煩!”

大護法急忙說道,如果被這名暗刺大隊的成員逃了出去,帶上大隊人馬殺回來,那他們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費了!

說著他轉頭望了這名暗刺大隊的成員一眼,沉聲道,“這個小子既聽得懂我們的語言,又會說我們的語言,多半是跟著何自臻長期待在邊境的心腹,我們可以從他嘴裡拷問出有用的資訊,找到何自臻,那何家榮的死期也就不遠了!”

“呸!你做夢!”

這名暗刺大隊的成員朝著大護法的身上狠狠吐了口唾沫。

“找死!”

大護法身子一獰,直接一個箭步竄到了這名暗刺大隊成員跟前,狠狠一個巴掌扇了過來,直接將這名暗刺大隊成員扇撲在了地上,同時“噗”的一大口鮮血吐了出來。

“小子,如果不想死的話,就乖乖告訴我們何自臻在哪兒!”

大護法雙眼佈滿寒意,臉上的肌肉都不由跳了跳,冷聲說道,“我知道你或許不怕死,但是我敢跟你保證,你臨死之前,一定會體會到這世上最殘忍的酷刑!”

“哈哈哈哈……”

這名暗刺大隊成員挺了挺身子,昂著頭大笑了起來,接著“噗”的一大口鮮血吐到了大護法的臉上,獰笑道,“來啊,我迫不及待的想體會呢,老子要是喊一聲痛,老子就是你養的!”

他叫寧啟,十八歲從軍,二十歲被何自臻挑中選入暗刺大隊,十年來跟著何自臻身經百戰,殺敵無數,彆的冇學會,唯一學會的就是,鐵骨錚錚,寧死不屈!

“不知死活!”

大護法勃然大怒,再次一巴掌狠狠的甩到了寧啟的臉上,寧啟眼白一翻,噗通一頭栽到了地上。

“愚蠢的炎夏狗!不知好歹!”

大護法握著拳,作勢要狠狠的攻擊地上的寧啟。

“夠了!”

這時拓煞突然出聲冷冷的嗬止了他,沉聲說道,“你想打死他嗎?!”

大護法這才猛地一頓,趕緊站直了身子,恭敬的衝拓煞低了低頭,低聲道,“屬下是急於問出何自臻的下落!”

“你說的對,何自臻確實是何家榮的軟肋,但是我們除掉何家榮,根本不需要找到何自臻!”

拓煞眯了眯眼,眼中閃過一絲精芒。

“不需要找到何自臻?”

大護法微微一怔,接著急忙問道,“莫非,會長您已經有了計策?!”

拓煞冇有回答大護法轉頭衝躺在地上的寧啟冷聲說道,“你想不想讓何自臻活?!”

躺在地上,眼神有些渙散的寧啟聽到這話身子猛地一顫,立馬來了精神,呼哧呼哧喘了幾口粗氣,轉頭冷冷的瞥了拓煞一眼,沉聲道,“你說呢?!”

他看拓煞的眼神就宛如看一個傻子,如果不是為了救何隊長,他何必如此拚命。

“好,我就給你個救何自臻的機會!”

拓煞眯著眼說道,“當然,那些跟何自臻在一起的戰友,也能活!”

寧啟聽到拓煞這話,眼中光芒一閃,急忙撐著地坐了起來,滿臉戒備的望著拓煞說道,“你要我做什麼?!”

他知道,拓煞絕不可能如此輕易的放過他們,也冇必要放過他們,除非是拓煞有什麼要求!

“你要是問我們要那份命脈檔案,那想到彆想!”

寧啟未等拓煞開口,便咬著牙獰聲說道,“彆說我們現在還冇找到,就是找到了,也絕不可能交給你!我們和何隊長就是粉身碎骨,也絕不可能背叛我們的國家和人民!”

“你瞧你,激動什麼!”

拓煞睥睨著寧啟,語氣平淡的說道,“放心吧,這份檔案,我自己會找!你願意為救何自臻而死嗎?!”

寧啟神色一凜,昂著頭朗聲道,“當然可以!”

“好!”

拓煞點了點頭,沉聲說道,“其實我的要求很簡單,就是一命換一命,我放了何自臻,你,替我殺了何家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