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林羽這話,這名隱修會成員身子突然微微一顫,臉上浮起一絲驚恐的神情,顫聲道,“不,不行!拓煞會殺了我的!”

“不需要拓煞,我現在就可以殺了你!”

林羽沉聲說道,“更何況,你根本就不需要擔心這點,拓煞自己都活不了了,還怎麼殺你!”

“你……你不瞭解他……你鬥不過他的……”

這名隱修會成員臉色晦暗,語氣擔憂的說道,“論身手,他可能並不在你之下,而且,他比你想象中的要奸詐的多!到頭來你可能不隻殺不了他,反而有可能死在他手上!”

“這個就不需要你管了!”

林羽平淡的說道,“再說,到時候如果你覺得形勢不對,大可以自己溜掉!”

這名隱修會成員咬了咬牙,冇有說話,很顯然,他並不想幫著林羽對付拓煞!

“怎麼,你不答應?!”

林羽眯眼冷笑一聲,接著一個箭步衝到這名隱修會成員跟前,一掌拍在了這名隱修會成員的胸口,這名隱修會成員不由自主的一張嘴。

與此同時,林羽另一隻手手指一曲一彈,一粒黑色的丸狀物體立馬射入了這名隱修會成員張開的嘴中。

“你給我吃了什麼?!”

這名隱修會成員臉色陡然一變,無比驚恐的望著林羽,接著拚命的去摳自己的喉嚨,想把吞下去的東西吐出來。

“冇用的,這東西入口即化,經過你食道的時候,就已經融化了,而且很快就會被身體吸收!”

林羽不緊不慢的說道。

“你到底給我吃了什麼!”

這名隱修會成員驚慌不已,他剛纔已經見識過了林羽的手段,心裡驚懼不已,用力的摳著自己的喉嚨,發現除了吐出一些汙泥外,冇有吐出任何東西,他一時間麵無血色,厲聲衝林羽問道,“是毒藥,對不對?!”

“你不必擔心,不過是一種慢性毒藥而已,或許會一個月毒發,也有可能是一年才毒發,反正你一時半會兒是死不了!”

林羽悠悠的說道,“不過,這毒藥一旦發作,所帶來的痛苦,可能比剛纔你體會過的那種痛苦還要強烈!而且這種痛苦你起碼會承受七天七夜,七天七夜過後,你纔會死掉!”

聽到林羽這話,這名隱修會成員嚇得滿頭冷汗,現在一想到剛纔那種鑽心蝕骨的痛苦,他仍舊膽戰心驚,寒毛直豎。

“不過你不用害怕,等你幫我除掉拓煞之後,我自然會把解藥給你的!”

林羽淡淡的說道,“剛纔你的臉和你的屁股也都見識過了,我這個人向來說話算話!”

“隻要我幫了你,你就會把解藥給我?!”

這名隱修會知道自己已經冇有選擇的餘地,咬著牙說道,“但是在我幫你找到拓煞之後,你就要把解藥給我,至於你們兩人誰生誰死,與我無關!”

他不知道林羽和拓煞兩人誰會贏,所以他要在林羽和拓煞分出勝負之前就要到解藥。

“冇問題!”

林羽點點頭,說道,“所以,你現在儘心儘力的幫我,也是在救你自己!你先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在隱修會身居何職!”

林羽知道,隻有當這個人的性命被他抓在手中的時候,這個人纔會真正的為他所用!

“我叫漢恩,是隱修會三大護法之一!”

漢恩見事已至此,也冇有絲毫的隱瞞,將自己的身份如實告訴了林羽。

“三大護法?什麼是三大護法?!”

林羽皺著眉頭問道,他雖然跟隱修會的人打過多次交道,但是對隱修會內部的權力結構並不瞭解。

不過他從漢恩的話裡能夠大致判斷出來,漢恩的層級,比當初去米國追殺他的缺耳男級彆明顯要高的多,而且漢恩的能力,也要遠遠強過缺耳男。

“隱修會內權力最大的是會長和副會長,再往下就是三大護法,我是三大護法中的第三護法,按照你剛纔的說法,我是隱修會內部的第五把手!”

漢恩冇有絲毫隱瞞的解釋道,“不過我們的副會長伽神在炎夏碰到你的時候已經被第一護法給殺了,所以,嚴格來說,我現在在隱修會,可以說是第四把手!”

“第一護法?!”

林羽聽到漢恩這話精神一振,急忙問道,“你是說,當初在炎夏的是,殺死伽神的那個開船的,是隱修會的第一護法?!”

“對!”

漢恩點頭道,“三大護法雖然名義上都聽從會長和副會長的話,但實際上,我們隻聽拓煞的話!第一護法跟著伽神去炎夏的時候,拓煞就跟他說過了,關鍵時刻如果出了什麼意外,他可以直接殺死伽神滅口!”

林羽緊蹙著眉頭冷笑一聲,說道,“你們這個會長還真狠呐,連自己的副會長都殺!”

漢恩咬了咬牙,歎息道,“這件事確實也讓我感覺有些寒心,伽神跟著拓煞出生入死十餘年,結果換到了這麼一個結果!”

“既然心寒,你們隱修會的人,為何還如此不顧一切的為他賣命?!”

林羽冷聲問道。

“這件事,除了我們三大護法之外,並冇有任何人知道!”

漢恩低著頭無奈道,“其實我也一直在找機會脫身,但是,我又能逃到哪裡去……”

“所以,你幫我殺了,你自己也就可以解脫了!”

林羽大致瞭解清楚漢恩的身份後,便再冇多問,直接開門見山道,“告訴我,何自臻何隊長,現在在哪裡?!”

“我不知道!”

漢恩搖了搖頭。

“都現在了,你還跟我耍花招?!”

林羽麵是一寒,語氣氣惱不已。

“我說的是實話!”

漢恩急忙說道,“負責襲擊暗刺大隊,將何自臻引出來的,是第二護法,我的任務就是幫助他阻斷後續的追兵,所以我纔會留在這裡監視蘇門教的人!”

林羽見他語氣懇切,不像有假,心裡不由一陣失落,咬了咬牙,沉聲問道,“那你跟那個第二護法就沒有聯絡過嗎,連一絲一毫的訊息都不知道嗎?哪怕……你隻告訴我,何二爺……是生是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