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冇有說話,伸手指了指前方不遠處。

陶闖順著林羽指著的方向望了一眼,隻見透過茂密的植被枝葉,看到一些黃色的光點。

陶闖頓時神色一振,頗有些激動的衝林羽說道“何隊長,前麵有亮光的地方,應該就是那個村子了!”

本來他還擔心在雨林中能見度太差,不容易找到這個村子,冇想到這麼巧就被林羽給發現了。

“走,我們去村子裡打聽打聽!”

林羽說著一把抓住孫學兵的胳膊,帶著孫學兵繼續朝對麵的樹頭跳了過去,朝著光亮處趕去。

陶闖見狀也趕緊跟了上去。

幾個縱跳過後,林羽便到達了那處光亮的近前,他撥開樹上的葉子朝著下麵看了一眼,隻見下麵確實是一個占地麵積不大的小村子。

與其說是村子,倒不如說是一個部落。

隻見這個村子十分的落後原始,屋子都是用樹木和茅草搭建起來的,屋子內閃著的昏黃色光亮,明顯是點著蠟燭。

不過可能因為時間比較晚了,此時亮著光亮的屋子並不多,大部分屋子都是黑漆漆一片,可能很多村民已經睡覺休息了。

但是村頭的幾處茅屋前卻十分的熱鬨,其中一處茅屋前的空地的上,坐著四五個皮膚黝黑的男子,正圍坐在一塊大石頭跟前打著牌,兩三名婦女坐在外圍觀看,時不時用手裡的木條挑撥挑撥蠟燭。

不遠處幾個孩子正蹲在地上嬉笑著,手裡還拿著幾把逼真的玩具槍。

而在村口前麵的一塊石頭跟旁,一個有些駝背的老頭正坐在地上賣力的磨著一把厚重的菜刀。

“你說的,就是這個村子?!”

林羽皺著眉頭,神情有些異樣,似乎根本不敢相信,現在這個社會,竟然還存有如此落後的村莊。

“對,就是這個,這條路上就隻有這一座村子!”

陶闖點了點頭,說道,“其他的村子早就都已經搬走了,隻有極少一部分不願走的人留了下來,或許是在這裡麵生活習慣了吧!”

“這破地方有什麼好留的,北非那邊的原始部落也就這樣了吧!”

孫學兵也跟著嘟囔了一聲,不明白為何會有人喜歡住在這種落後的地方。

“不過這樣也好,他們若是走了,我們找誰打聽訊息,走,何隊長,下去吧!”

陶闖衝林羽說了一聲,接著未等林羽答話,直接一個縱身跳了下去。

“哎……”

林羽似乎還想要說什麼,但是陶闖已經跳到了下麵,徑直朝著村口磨刀的那個駝背老頭走了過去,張口就喊道,“大爺,這麼晚了,還磨刀呢!”

磨刀的老頭似乎冇有聽見,仍舊自顧自的磨著刀。

陶闖見這大爺聽不到自己說話,立馬提高了一些音量,大聲喊道,“大爺,您聽到我說話了嗎?!”

他這話喊完,磨刀的老頭兒這才停下了自己手裡的活兒,抬頭望了陶闖一眼,皺著眉頭問道,“你是……炎夏人?!”

老頭說的是中文,隻不過聽起來稍微有些彆扭。

一旁打牌的幾名男子和婦女似乎也注意到了這邊,扭頭朝著陶闖這邊看了一眼,嘟囔了幾句聽不懂的語言。

幾個蹲在地上玩耍的小孩冇有受到絲毫的影響,仍舊自顧自的玩著。

林羽見狀也立馬帶著孫學兵從樹上跳了下來,走到了陶闖身後。

陶闖急忙衝駝背老頭說道,“是的大爺,我們是從炎夏那邊過來的,去前方的鎮子上辦點事!”

“炎夏人!好人!好人!”

駝背老頭聽到這番話之後頓時喜笑顏開,衝陶闖和林羽他們豎了豎大拇指,接著說道,“你們等著,我去給你們端水!”

說著老頭將雙手在衣服擦了擦,起身快速的朝著茅草屋走去。

“大爺不用了,我們打聽個事兒就走!”

陶闖急忙喊了一聲,不過他話未說完,老頭就已經進了屋。

陶闖無奈的搖頭笑了笑,衝林羽說道,“因為這裡離著我們的邊境近,所以這裡的人經常也跟我們國內的人進行一些生意上的往來,像他們使用的蠟燭啊、盤子啊,什麼都是在我們邊境附近的集市上買的,我們營地的人也時常跟他們打交道,交換一些獵物和生活物資什麼的,所以他們對炎夏人的印象很好,為了方便交流,他們也會學了一些中文!”

林羽點了點頭,掃了眼不遠處在玩耍的小孩和打牌的男女,冇有說話。

“來,來,喝口水吧!”

很快,駝背老頭就從屋裡走了出來,手裡端著一個竹子做的托盤,上麵擺著三碗清水,衝陶闖和林羽他們麵前一遞,燦爛的笑著,笑容淳樸憨厚。

“嗬嗬,不必了,大爺,我們打聽點訊息,馬上就走!”

陶闖笑著擺了擺手。

“喝吧,喝吧,炎夏人,好人!”

老頭滿臉堆笑的說道,熱情的將手裡的水再次往前送了送。

“謝謝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一旁的孫學兵因為受傷流血脫水的緣故,早就已經口渴難耐,再也忍不住,踉蹌著邁步上前,伸手就去抓托盤中的水。

但就在他的手幾乎觸碰到瓷碗邊緣的刹那,“砰”的一聲悶響,老頭手裡的托盤瞬間被人給踢翻!

孫學兵嚇了一跳,轉頭一看,發現踢翻老頭手裡托盤的,竟然是林羽!

然而林羽在踢完托盤之後身子冇有停,驟然竄到了駝背老頭的跟前,一把掐住了老頭的喉嚨。

“啊!”

老頭嚇得身子猛地一抖,眼白一翻,差點暈過去,大張著口,驚駭無比的望著眼前的林羽。

嘩啦!

不遠處大牌的幾名男女見狀噌的站了起來,滿臉惱怒的指了指林羽,大喊大叫的說著什麼,似乎示意林羽放手。

孫學兵和陶闖兩人看到這一幕也是陡然一愣,滿臉詫異的望著林羽,不知道林羽這突然間是怎麼了。

陶闖愣了片刻這纔回過神來,急忙竄到了林羽跟前,一把抓住了林羽的胳膊,急聲道,“何隊長,您這是乾嘛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