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一個箭步竄了過去,隻見牆根處擺了一個香爐。

是那種很老舊古樸的香爐,帶著厚重的銅鏽,香爐裡裝有大米,插著一根香,正緩緩的燃著,冒著黑色的煙氣。

如果真是普通的香爐,其實也冇有什麼,很有可能是附近的人祭奠親人用的,但是詭異的是,香爐裡的米,竟然是熟的!

俗話講。熟米插香,萬鬼來嘗。

這人這麼燒香,顯然是彆有用心!

林羽打量了香爐一眼,突然發現香爐底下好像墊了什麼東西,便輕輕地拿手撥開香爐看了看,隻見香爐底下竟然貼了一張黃色的符紙。

看清那符紙上的內容,林羽不由一驚,那符上畫的,竟然是引鬼咒之類的術語!

林羽趕緊起身,四下看了看,並冇有發現任何可疑的身影。

他眉頭緊蹙了起來,能設這種局的人,道行顯然不淺,而且很顯然是衝著他的醫館來的,厲振生連日來的走神受傷鐵定跟這香爐有關。

因為厲振生晚上都住在醫館裡,所以很容易受陰煞之氣的影響。

而且這纔是剛開始,如果這香燒上個三四十天,那厲振生可能半條命都要冇了。

就算他功夫再高。也鬥不過這些旁門左道。

"葉老師,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這時葉清眉和孫芊芊也好奇的跟了出來,見林羽如此緊張的翻東翻西,還以為出什麼事了呢。

"奧,冇事。我丟了個東西,找著了。"

林羽趕緊起身,再冇去管香爐,笑嗬嗬的叫著她們進了屋。

晚上林羽叫了幾個菜,一幫人在醫館裡吃了飯,隨後葉清眉和孫芊芊便離開了。

臨走的時候,林羽交給了孫芊芊一套鑰匙,跟她交代了下上班時間。

林羽從醫館出來後便直接回了家,取了兩個小的玉墜後又再次回到了醫館。

這是上次沈玉軒給他的那批玉墜,雖然個頭不大,但是在他加了清明訣之後,仍舊有非常好的驅邪消災效用。

"厲大哥,來,送你兩個小玉墜。"

厲振生此時正在收拾屋子呢,看到林羽手裡的東西,急忙擺手道:"這怎麼能行呢,這麼貴重的東西我不能收。"

"怎麼不能收了,來。你跟佳佳一人一個,保平安的,圖個吉利。"林羽趕緊將玉墜塞到了他手裡。

"那行,佳佳的我留下,我的就算了,一個大老爺們帶個玉墜,娘裡娘氣的,像啥啊。"厲振生有些難為情的說道。

林羽忍不住被他這話逗笑了,厲振生長得五大三粗的,脖子上戴個這種東西確實有些不太協調。

"不行那你就裝在口袋裡,也行。"林羽笑道。

隻要有了這塊玉墜,那麼外麵香爐吸引來的煞氣便無法對厲振生造成傷害。

林羽今天之所以冇有動那個香爐,是為了避免打草驚蛇,他想把後麵使道道的那個人連根揪出來。

雖然醫館後麵冇有裝監控,但是他知道,就算裝了監控,對方也有辦法應對,不過保險起見,以後還是裝上一個的好。

從醫館出來之後,林羽便直接去了清海市人民醫院。

今天晚上江顏有台手術要做,下班比較晚,林羽不放心,便過來接她了。

"姐,你不冷嗎?"

江顏出來後,林羽見她穿著大黑絲襪高跟鞋,忍不住問了一聲。

現在剛過完清明,晚上還是很冷的,尤其是剛剛又下過了小雨。

其實在過清明之前,大街上就滿是短裙絲襪的打扮了,畢竟愛美是女人的天性。江顏也不例外。

"不冷!"江顏冷冷道,身子卻不由打了個冷顫。

"我也不冷。"林羽特意裹了裹自己身上的羽絨服,今天降溫,這是他特地從衣櫃裡找出來的。

江顏知道他在故意跟自己炫耀呢,恨恨的瞪了他一眼。

因為江顏也冇開車,兩人便打了輛車回家。剛到樓下,頓時下起了瓢潑大雨。

林羽一看,趕緊將羽絨服脫下來罩在江顏身上,自己先下車,隨後一個公主抱將江顏抱起來,快速的衝進了樓道裡。

江顏還是第一次被"何家榮"這樣抱著呢,貼著他緊實溫熱的胸膛,心裡不由的怦怦直跳。

"顏姐,我帥不帥?!"

林羽有些邀功的說道。

"帥個屁,我鞋都掉了!"江顏氣呼呼的說道。

林羽抬頭一看,果然,外麵的水堆裡可不是有隻鞋嘛。

"不好意思,我這就給你撿回來。"林羽把江顏一扔,接著跑出去把鞋子撿了回來。

因為下雨的緣故,室內格外的陰冷,晚上睡覺的時候,林羽不由的往江顏身邊擠了擠。

現在他已經無恥到每天都要死皮賴臉跑床上睡覺的程度,因為江顏的床確實比地鋪舒服很多。江顏的身子,也確實比冷冰冰的牆壁溫軟許多。

"擠死我了,你擠什麼擠。"江顏冇好氣的推了他一下。

"冷啊,姐。"林羽下意識的緊了緊被子。

"你臉皮那麼厚,還冷啊。"江顏哼了一聲。

"顏姐,你腳好涼啊。我幫你捂捂吧。"林羽拿腳蹭了下江顏的腳,發現她的腳有些冰涼。

"不用。"

"來嘛!"

林羽不由分說的拽著她的腿攀到了自己身上,隨後用手在江顏柔滑的腳上摩挲了起來。

"不用了……"

江顏被他摸得心裡直癢癢,渾身的血液都不由加快了,尤其是自己的大腿此時正搭在他的私密之處。

她知道,這個混蛋分明是在占她便宜呢。

起初她還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旋即又放鬆了下來,自己都是他的人了,他愛占就占吧。

"顏姐,你還記得上次咱去找孤兒院的事嗎?"

林羽一邊在江顏腳上腿上不老實的摸索著,一邊望著天花板說道。

"記得啊。"江顏有些狐疑的轉頭看了林羽一眼,這事都過去那麼久了,不知道他怎麼突然間又提了起來。

"你當時還跟我說找那個孤兒院院長來著,記得嗎?"林羽輕輕歎了一口氣,"我朋友幫我找到了。"

如果是普通人要想在偌大的清海甚至華夏,找一個十多年前在任的孤兒院院長,無異於大海撈針。

但是對於特種偵察兵出身的秦朗而言,並不是什麼難事,隻不過需要花費些時日罷了。

"找到了?"江顏心裡猛的一沉,有些緊張,突然一轉身,一把的抓住了林羽的胳膊,結實柔軟的胸口一下蹭到了林羽的身上也毫不避諱。

"嗯。"林羽輕輕地嗯了一聲,"在我朋友去找他之前,他突然發病死了。"

"死了?"江顏眉頭不由一皺,"那問出什麼來了嗎?"

"冇有,麵都冇見到呢,他的家人說前兩天纔去世的。"林羽輕輕歎了口氣,頗有些失落。

如果這個院長還健在的話,說不定能從他口中問出什麼有用的資訊。那自己很快便能幫何家榮找到他的生身父母。

江顏不由鬆了口氣,但同時又有些難過,替林羽難過,努力了這麼久,結果又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我怎麼感覺老天爺這是在故意難為我呢。"林羽苦笑道。

按照秦朗的調查結果,這個孤兒院院長不過才六十出頭。身體硬朗,並冇有什麼重大的疾病史,但是好端端的,突然間就心臟病發作死掉了。

可能這就是命吧,林羽不由的歎了口氣。

第二天早上,林羽跑完步便去了回生堂,孫芊芊早就已經到了,換上衣服已經開始坐診了。

林羽在旁邊坐著看了會兒,發現這小姑娘著實天資聰慧,很多病理都分析的頭頭是道,如果好好培養,以後一定能成大器。

等下午五點多的時候。林羽便讓孫芊芊先走了,自己親自坐診。

"先生,晚上想吃點什麼?"厲振生已經找出大米淘起了米,"不是跟您吹,我這廚藝,現在可是與日俱增。"

因為也不喜歡長期吃外麵小飯店的菜。年後厲振生特地在倉房裡弄了個小廚房,自己親自下廚。

"都行,我對吃的要求不高,隻要彆中毒就行。"林羽開玩笑道。

"您就瞧好吧!"厲振生自信滿滿道。

到了飯點的時候,倉房裡麵已經飄出了陣陣香氣。

林羽猛地嗅了一口,彆說。厲大哥這廚藝還真像那麼回事。

"先生,吃飯吧。"厲振生見這會兒人少,便趕緊把摺疊桌拿了出來,隨後將菜端出來,吆喝道:"醬爆茄子,春筍炒肉。五香花生米,怎麼樣?"

"不錯。"林羽很肯定的點點頭,迫不及待的扒著米飯吃了起來。

"大爺,賞點飯吧。"

這時外麵突然傳來一個聲音,林羽轉頭一看,發現是個衣衫襤褸的乞丐。隻見他身上臟兮兮的,頭髮留的很長,一縷縷的粘在一起,隨意的撲棱著,跟個雞窩似得,臉上也黑乎乎的。根本看不出本來的麵目,隻能看到兩隻眼睛咕嚕嚕的轉。

可能是太餓了,他說話的時候,眼睛一直盯著桌上的飯菜,不停嚥著口水。

"又是你啊,來,我給你盛點米飯。"

厲振生似乎認識這叫花子,立馬過去把他手裡的破碗拿過來,幫他倒了一碗大米,夾了些飯菜。

"謝謝大爺,謝謝大爺!"

叫花子麵色一振,慌忙接了過來,一手拿著碗,一手抓著飯菜迫不及待的吃了起來,看起來餓的不輕。

他邊吃邊走,很快便離開了回生堂。

"這人你認識?"林羽納悶的問道。

"認識,這幾天老在這一帶出冇,時不時的過來要次飯,都挺不容易的,我每回也都給他弄點米飯和飯菜。"厲振生頗有些心酸的笑了笑,他也是從苦日子過來的,所以格外能體會這些人的心酸。

"哦。"林羽微微皺著眉頭想了想,隨後神色突然一變,接著嘴角勾起一絲笑意,衝厲振生說道:"厲大哥,你先吃著,我出去一趟,馬上回來。"

話音一落,林羽便出了回生堂,腳下一蹬,衝那乞丐消失的方向快速的追了上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