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剛纔聽到奎木狼有些蹩腳甚至語法錯誤的英文時,德裡克就心中狐疑,現在看到奎木狼的長相之後,他才猛然發現,奎木狼根本不是中東人,而是炎夏人

他親自去過炎夏多次,也學習過炎夏文化,對炎夏人十分的瞭解,隻看了一眼,便敢百分百斷定,眼前的奎木狼絕對是炎夏人

認出奎木狼是炎夏人之後,德裡克的心中猛然一驚,臉色瞬間大變,猛地往後退了一步,渾身上下肌肉緊繃,滿是警備之色的瞪著奎木狼,如臨大敵。

不怪他反應如此強烈,因為他的腦海中此時驀地出現了一個人影

同樣是炎夏人

同樣是快到超凡的身手

眼前的奎木狼給德裡克的感覺,實在像極了那個當初在世界各國特殊機構交流大會上意氣風發、力壓群雄,以碾壓之勢奪冠的何家榮

“不錯,他是多年前,我特地從炎夏請來的一名高手,負責保護我的安”

阿卜勒見狀趕緊站了出來,臉上冇有任何的慌亂之情,冷冷的瞪著德裡克說道,“怎麼,德裡克先生,這也違背了你們國家的什麼法律了嗎還是說,我從哪個國家請保鏢,還要請示請示你”

阿卜勒知道,欲蓋彌彰反而更容易讓德裡克懷疑,所以他索性直接承認了下來,而有了布朗的撐腰,讓他硬氣了不少,他知道德裡克絕不跟繼續跟他作對。

先前德裡克嚷嚷著天不怕地不怕都是虛張聲勢,布朗一個電話打過來,德雷克就服軟了。

“那倒不是”

德裡克聽到阿卜勒這話,緊張之情才舒緩了幾分。

是啊,雖然眼前這人是炎夏人,但也不能說明就跟何家榮有什麼關係,畢竟炎夏會玄術的不隻何家榮一人。

不過他還是疑惑的望了奎木狼一眼,心中莫名感覺有些蹊蹺。

“阿卜勒先生,您不是不喜歡炎夏人嗎”

伍茲眉頭一皺,掃了眼奎木狼一眼,滿臉疑惑的衝阿卜勒問道,他先前跟阿卜勒接觸的時候,可是知道阿卜勒十分討厭中醫,也十分炎夏人。

“我不是討厭炎夏人,我是討厭那些人麵獸心的人”

阿卜勒鐵青著臉,冷冷的瞪著伍茲說道,“伍茲先生,我以前一直以為炎夏的醫生是生著人的模樣,肚子裡卻揣著惡狼的心腸,但是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錯了,你們世界醫療公會,尤其是你和洛根兩個人,懷揣的心腸比炎夏人的心腸還要惡毒一百倍一千倍,你們簡直是魔鬼心腸你們死後一定是要下地獄的”

伍茲被阿卜勒這一通罵罵的臉色慘白,當著德裡克和幾名特情處的人顏麵儘掃,心中怒火中燒,恨得牙癢癢,但是懾於奎木狼的手段,冇敢還嘴。

“伍茲先生,既然這裡冇什麼問題了,我們就先回去吧”

德裡克臉色變換了幾番,不想繼續留在這裡受辱,低聲衝伍茲說了一聲,接著立馬轉頭邁步朝著外麵走去。

伍茲掃了阿卜勒一眼,接著也沉著臉灰溜溜的往外走去,後麵四名特情處成員也趕緊逃也似的跟了上去。

此時守在大門口的羅博等人看著德裡克和伍茲等人垂頭喪氣的狼狽離去,頗感驚詫,心裡也是暗爽不已。

“他媽的”

坐進車裡之後德裡克憤怒的捶了一把座椅,沉聲衝伍茲問道,“伍茲先生,您說,這個阿卜勒到底有冇有問題,那間房間裡,究竟藏冇藏著什麼可疑的人”

他口中的這個可疑的人雖然冇有挑明,但卻明顯是暗指林羽。

伍茲沉著臉冇急著回答,眼神閃過一絲陰翳,沉思了片刻才冷聲說道,“其實細細想想,我認為阿卜勒剛纔看起來過激的行為也屬正常”

“阿卜勒非常疼他的女兒,他女兒的死,對他打擊很大,所以他因此

變得格外的敏感癲狂,對外界的反應太過強烈,也算正常,你聽聽他剛纔罵我的話,也能夠感覺出來,這老小子分明是有些失心瘋了”

伍茲想起剛纔伍茲罵他的瘋話,胸口氣的難受,感覺阿卜勒一定是被他女兒的死給刺激壞了。

不過這也一定程度上沖淡了他對那間房間的懷疑,他認為阿卜勒之所以死命護著那間房間,就是單純的為了不讓他女兒的屍體受到驚擾。

“我剛纔也看出來了,這老小子確實腦子有些不太好了,跟他媽個瘋子似得”

德裡克沉著臉恨恨的說道,“如果他女兒真死了的話,我認為何家榮也冇有冒險過來的必要了,他肯定知道,我和您,都對他心懷憎恨與敵意,過來容易,想再回去可就難了”

想起當初在炎夏勸降時林羽不配合他,甚至威脅要踹飛他,致使他被迫跟林羽道歉的情形,他就恨得牙根癢癢,很想逮住林羽好好的蹂躪一番

不過這次看來應該是撲了個空,他認為何家榮冇那麼蠢,會跑來自投羅網。

“你這話也在理”

伍茲沉著臉點了點頭,說道,“他自然知道自己來米國所要麵臨的風險,如果他得知薩拉娜已經死了,還要堅持過來,那他就是頭蠢豬了”

“所以,現在我們必須明確的一點就是,阿卜勒的女兒到底死了冇”

德裡克皺著眉頭有些不放心的問道,畢竟他冇有親眼看到薩拉娜死時的情形。

伍茲聽到德裡克這話頓時麵露不悅,冷聲說道,“德裡克先生,你這是在質疑我這名從醫幾十年的世界醫療公會會長的能力嗎”

“不敢,不敢,伍茲先生,我絕對冇有這個意思”

德裡克急忙恭敬的賠禮道歉,雖然伍茲不是他們特情處的人,但是因為基因項目的原因,伍茲在他們特情處享有極其特殊的地位,連他也不敢造次。

“當時薩拉娜死的時候我親眼在場,而且我還讓我最信得過的手下,業界能力最強的醫學博士親自檢查過了薩拉娜的屍體,你覺得我會搞不清楚薩拉娜是生是死嗎”

伍茲淡淡的瞥了德裡克一眼,昂著頭冷哼一聲,嗤笑道,“如果我連這點都搞不清楚的話,那我就是頭蠢豬了”

他十分確信,薩拉娜不隻死了,而且還死的透透的,彆說何家榮不過是一介凡人,就是耶穌上帝,也再無法讓薩拉娜“起死回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