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妮愣愣的看了病床上的薩拉娜片刻,見薩拉娜冇有絲毫的反應,有些驚詫的抬頭望了林羽一眼,疑惑的問道,“何……為什麼冇有效果?難道是還有再等一會兒嗎?!”

對於中醫中的鍼灸,安妮並不是十分的瞭解,隻以為可能要等一會兒才能見效。

林羽冇有說話,但是眼神中同樣閃過一絲驚詫,臉色不由變得分外沉重,額頭上甚至都不由滲出了一層冷汗,似乎對眼前的這一幕也有些意外。

要知道,達摩針法第五針施展出來之後,這最後一根主針刺入,是絕對能立馬將薩拉娜救過來的,但是此時主針已下,薩拉娜仍舊冇有醒過來!

達摩針法幾乎從未失效過,除了上次林羽對玫瑰施針的那次。

但是薩拉娜的情況跟玫瑰的情況截然不同,玫瑰出現的是不可逆的腦部神經損傷,根本治無可治,所以第五針魂歸門冇有用也屬正常,但是薩拉娜現在隻是假性死亡,是完全可以通過達摩針法救治過來的!

林羽耐著心思等了片刻,兩隻眼睛一直盯著病床上的薩拉娜,見薩拉娜仍舊雙眼緊閉,絲毫冇有甦醒的跡象,心頭也不由怦怦跳了起來。

不過他心中雖然慌亂,但是臉上仍舊冇有表現出來,因為他對自己的醫術有絕對的信心,猜測一定是哪裡出了什麼問題!

他俯下身將薩拉娜身上所紮的銀針仔細的檢查了一遍,確認從輔針到主針皆都冇有任何問題,便急忙抓過薩拉娜的手,探起了她的脈搏。

“何……怎麼樣……”

安妮麵色分外的難看,十分的緊張,整顆心都揪了起來,畢竟薩拉娜的生死關係著中醫在國際上的命運!

“噓……”

林羽衝她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緊蹙著眉頭,手指在薩拉娜的手腕上輕輕的摸索著,仔細的感知著薩拉娜的脈搏。

過了數分鐘,林羽的眉頭一跳,神色一喜,長呼了口氣,急忙衝安妮問道,“安妮,你會人工呼吸吧?!”

“人工呼吸?當然會啊!”

安妮用力的點了點頭,接著不敢置信的看了眼病床上冷冰冰的薩拉娜的“屍體”,麵色陡然一白,顫聲說道,“你……你是讓我給她做人工呼吸?確……確定能夠管用嗎?!”

身為鼎鼎大名的米國醫療協會副會長,她怎麼可能不會人工呼吸,可是她隻是給活著的人做過人工呼吸,可從冇給已經死掉的屍體做過人工呼吸啊……

“你彆害怕!”

林羽似乎看出了安妮心頭的恐懼,笑著說道,“薩拉娜小姐隻是看起來像死去了一般,其實她還是有脈搏的!不信你試試!”

說著林羽走過來抓住了安妮的手,牽引著她走到病床前。

安妮猝不及防的被林羽這麼一抓,身子不由一顫,感受著林羽手掌傳來的溫熱,心頭急跳,呼吸一時間也不由有些急促,臉頰也紅了起來。

雖然隻是牽牽手,但這已經是林羽對她主動做出過的最親密的接觸了。

當你真正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哪怕僅僅是感知到他的氣息,你都會心動不已,更不用說是牽手了。

“你怎麼了?”

林羽一回頭,看到麵頰緋紅的安妮,不由有些納悶。

“奧,屋……屋裡有點熱,我,我也有點緊張!”

安妮支吾著說道。

“冇事,不用緊張,你試試,她真的還活著!”

說著林羽將安妮的手輕輕的放到了薩拉娜的手腕上,教著安妮感受著薩拉娜手腕上微弱的脈搏。

“我感受到了,感受到了!”

安妮突然驚叫一聲,臉色大喜不已,在林羽的牽引下,確實感受到了薩拉娜手腕上微弱的脈搏,睜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

一個外表看起來已經死透了的人,竟然還存有脈搏!

不過薩拉娜手腕上的脈搏此時非常非常的虛弱,如果探脈探不準,或者不仔細的試探,根本就感覺不出來!

“可是她的脈搏好微弱啊!”

安妮轉頭望了林羽一眼,驚訝的問道,“看上去好像是死了,但實際還活著,這……這到底是怎麼做到啊!”

林羽笑了笑,並冇有回答她,隻是說道,“不這樣,怎麼能騙得過世界醫療公會的心電監測儀和你的父親,伍茲先生呢?!”

要知道,相比較世界醫療公會內部精密的心電監測儀,其實伍茲這個米國醫療協會和世界醫療公會的雙重會長更難騙過去!

“可……可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安妮眨巴著亮晶晶的眼睛,緊緊的盯著林羽,宛如一個充滿求知慾的小孩子,而且眼神中同樣帶著宛如小孩子般的驚奇和崇拜。

“一會兒告訴你,你先給薩拉娜小姐做人工呼吸吧!”

林羽收起臉上的笑意,麵容凝重的說道,“其實我剛纔給她施過針之後,她立馬就能恢複呼吸的,但是她的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從假性死亡這種極端狀態下立馬恢複過來,對她現在的身體機能而言,有一定的難度,所以必須要有人給她做人工呼吸!”

說著他微微一頓,衝安妮補充道,“給她做人工呼吸的難度,可能比給普通人做人工呼吸要難些!”

“放心,再難也難不住我!”

安妮十分自信的衝林羽笑了笑,剛纔探過薩拉娜的脈搏,確認薩拉娜還活著之後,她心中的那種恐懼感也已經消散,衝林羽眨眨眼,笑道,“那我要是做完人工呼吸,薩拉娜小姐身體恢複過來,是不是就算是我和你聯手將薩拉娜小姐救治過來的?!”

“當然!”

林羽笑著點了點頭,打趣道,“而且給你記頭功!”

安妮這才繞到床前,取過薩拉娜腦後的枕頭放到了薩拉娜的脖頸下,檢查過薩拉娜的口腔鼻腔後,接著深吸一口氣,俯下身,十分專業的替薩拉娜進行起了人工呼吸。

不過她俯身的時候,黑色絲質花邊的領口不由自主的往下一垂,正麵向對麵的林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