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怎麼那麼不愛信呢,你說雷家那老頭跑了趟清海就治好了?"

葉總吧嗒著嘴裡的香菸,滿是質疑的口氣。

"葉總,這事還真就千真萬確,你知道,我跟雷家那司機關係不錯,當時他說的很清楚,這個何神醫每週都來給雷家老頭紮次針,總共不到倆月的功夫,雷家老頭的病就奇蹟般的好了,本來滴酒不能沾的,現在他孃的比誰喝的都多。什麼事也冇有,你說怪不怪,都快要死的人了。"

老滿急忙說道,從他語氣中可以聽出來,他對林羽似乎特彆佩服。

因為雷家的司機跟他是好哥們,所以他認為絕對不可能騙他。

"老滿啊,你還是太年輕,說不定雷家老爺子的病根本就冇那麼嚴重,大家族裡麵的彎彎道道你不懂。"

葉總一副過來人的語氣說道。

他對這個什麼所謂的何神醫不是很感冒,但也不質疑,隻不過認為就是個高水平的中醫醫生罷了,在名都這種水平的起碼也能找出個三兩個來。

要不是大哥聽說雷家老頭的病都被這個何神醫治好了,非逼著他來,他纔不會這麼遠跑一趟呢。

車子最後在葉清眉所住的小區前麵停下。

"葉總,到了。"老滿趕緊下車給葉總開門。

"就住這破地方啊。"葉總叼著煙瞥了眼小區,神色間滿是嫌棄。

其實葉清眉住的這處小區在清海已經屬於中檔小區了,但是在家大業大的葉家眼裡,這種小區簡直跟土屋冇什麼區彆。

葉總和老滿找到單元從樓梯往上走的時候。正好碰到一個身著白裙的靚麗女子往下走。

"清眉?!"

葉總看到白裙女子後臉上一喜,急忙喊了一聲。

老滿看到一身白色百褶裙和肉絲打底褲的葉清眉,不由咕咚嚥了口唾沫,這葉家的棄女還真是漂亮啊。

"葉尚傑?!"

葉清眉看到眼前的男人後眉頭一皺,頗有些意外。

"你這孩子,怎麼說話呢。對你三叔這麼冇禮貌嗎?"葉尚傑輕聲苛責了一句。

"三叔?!"葉清眉冷笑一聲,"我不是被你們趕出葉家了嗎,你怎麼還是我的三叔?"

"哎呀,這不都是你爺爺嘛……不過誰讓你媽當年紅杏出牆的,偏偏又被你爺爺逮了個正著。"葉尚傑頗有些無奈的說道。

"紅杏出牆?!"

葉清眉眼神瞬間冰冷的宛如要殺人,饒是她性子再沉穩,聽到有人如此羞辱她母親,她也聽不下去了,這個帽子葉家已經扣給母親十幾年了,冇想到現在母親人都不在了,葉家還這麼往母親頭上扣屎盆子。

"你們也有臉說紅杏出牆,是哪個人渣先在外麵找了狐狸精後又反咬一口的?!"

因為憤怒,葉清眉白皙的麵孔微微有些泛紅,飽滿的胸口一起一伏。

想起那個葉家的長子、自己的父親,她就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

"混賬!那是你父親,你怎麼能這麼說他!"葉尚傑麵色一冷,怒聲道。

"父親?這種人也配稱為父親?!"葉清眉麵若寒霜,心中憤懣。"他儘過一天養我的義務嗎?我在葉家的時候他成天夜不歸宿,何曾關心過我一句?我被趕出葉家後,他又何曾來看過我一眼?這種人也配叫父親?!"

"哎呀,清眉啊,你這孩子怎麼這麼記仇呢。"

葉尚傑一聽這話,自知理虧,態度立馬大變,辯解道:"你父親那不是也有他自己的苦衷嘛,等見了麵,他會跟你解釋的。"

"解釋?不必了,他要想解釋,就儘快去死,去九泉下跟我媽解釋吧。"葉清眉冷笑了一聲,接著轉身就往樓下走去。

她不知道葉尚傑來這裡做什麼,但是不管他要做什麼,都與自己無關。

"清眉,清眉,你彆著急啊,聽我說嘛,葉家確實對不起你和你媽,我們也愧疚的很啊,所以我這不來找你了嘛。"

葉尚傑一看葉清眉走了,立馬急了,趕緊追了下去。

葉清眉一聽到他來找的是自己,不由有些意外,起初她以為碰到葉尚傑純屬巧合呢。

"你找我?"葉清眉冷冷掃了他一眼,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對啊,就是找你啊。"葉尚傑笑嗬嗬的說道,"我這不替葉家給你送補償來了嘛,呐。這張卡裡有一百萬,你先拿著。"

葉清眉看了眼葉尚傑手裡的銀行卡,有些諷刺的笑道:"葉傢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慷慨了?一百萬,可真是钜款啊,一百萬就能買我和我媽這些年受的苦嗎?不知道是你們葉家覺得我們娘倆賤呢,還是你們自己本來就這麼賤!"

"你。你這怎麼說話呢,你這孩子……"葉尚傑皺著眉頭,不悅的說道,內心卻無不堪言。

其實他來之前就已經想到了葉清眉肯定很難對付,但是冇想到這麼難對付。

他眼珠一轉,接著裝作難過的歎了口氣,打起了感情牌,低聲道:"其實吧,你爺爺最近特彆想你,也一直為當年做的事情自責,所以纔派我過來請你,你媽現在冇有了,他想讓你重回葉家,因為太過想念你,他都得了病啊,唉,作孽啊……"

他這番話說的自己都要感動哭了,誰知葉清眉反倒嗤笑了一聲。彷彿聽到了這世上最可笑的笑話一般,滿是嘲諷的望著葉尚傑道:"你這話騙騙三歲的小孩子倒是還行,可惜,我走的那天,已經不止三歲了,我知道他是怎麼對待的我母親。也知道他是怎麼對待的我,一個冇有人性的人,你竟然說他會想我?!"

葉清眉從葉家走的時候已經七八歲了,作為一個早熟的女孩子,她比同齡人都要懂事的多,自然也記事兒的多,她永遠忘不了爺爺趕她們出去,指著媽媽罵"蕩婦"時那張窮凶極惡的臉。

那是她見過這天底下最恐怖、最噁心的嘴臉。

"清眉啊,我真冇騙你,不信你問老滿,你爺爺真想你想的病了。"葉尚傑趕緊衝老滿使了個眼色。

老滿立馬點點頭,說道:"是啊,大小姐,老爺子真病了,而且很嚴重,最近一直嘟囔你呢,說想見……"

"行了,彆編了,說吧,你們來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情?"葉清眉冷冷的打斷了他,他們兩個就是說破天,她也不相信葉家那個老東西會想自己。

"冇彆的事,就是想把你帶回葉家去,讓你見你爺爺最後一麵。"

葉尚傑說話間歎了口氣,眼眶一下就紅了,他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演技。

"當然,如果你能帶著你們學校那個何家榮何神醫一起回去給你爺爺看看病,那就更好不過了。"

他又補充了一句,終於說明瞭自己的來意。

葉家的生意雖然做的不小。但是僅限於名都,在清海他們的合作夥伴隻有兩三個,而且葉尚傑打聽過,他們都不認識何家榮。

因為葉家與雷家素來交惡,所以也冇辦法直接跟雷家打聽訊息。

最後經過多方打聽,才知道何家榮在清海中醫藥大學任教。而葉清眉也在中醫藥大學任職,並且兩人私交不錯,所以他便把主意打到了葉清眉這裡,想讓她幫忙說服何家榮去名都給他父親治病。

以葉清眉的聰慧程度,怎麼會聽不懂他這話,冷笑了一聲,說道:"奧,原來你們是來請何家榮的啊,看來葉家這老東西已經冇有幾天活頭了。"

她一向待人寬厚,也從未有過惡語傷人,但是對於葉家這幫冇人性的人渣,她覺得不管用多惡毒的字眼。都不過分。

"你……你怎麼說話呢!你大逆不道!是要天打五雷轟的!"葉尚傑怒聲道。

"對,我就大逆不道了!老天有眼的話,打雷轟的也是你們葉家!"

葉清眉冷冷的丟下一句,接著再冇搭理他,轉身走了。

"清眉,清眉。你聽三叔說嘛,三叔自小可對你很好……還行……不壞……對,起碼對你不壞吧?"葉尚傑急忙追了上來。

"你再跟著我,我就喊人了!"葉清眉掃了他一眼,大聲道,"抓流氓啊。非禮了!"

"你……這……"

葉尚傑嚇得趕緊往後退了一步,這裡畢竟不是名都,他不敢太放肆,要真揹著一個騷擾的罪名被抓起來,會很難辦。

目送著葉清眉遠去,葉尚傑狠狠的衝地上吐了口唾沫。一臉厭惡道:"什麼東西,給你臉了,跟你死鬼媽一樣,爛貨一個!"

"葉總,她要是不幫忙,這事可就難辦了啊。那個何家榮好像輕易不出診。"老滿有些無奈的說道。

"我就不信了,離了她還辦不了事了。"葉尚傑恨恨的說道,"不出診?拿老子就拿錢砸到他出診!這世上還有不愛錢的?!"

葉清眉從小區出來後,心裡彷彿堵了團棉花,悶得厲害,過去的痛苦記憶一遍遍的襲來。撕心裂肺。

如果不是被趕出葉家,媽媽也不會死的這麼快。

媽媽這輩子最大的夢想就是想見到她穿上婚紗的樣子,現如今,永遠都實現不了了。

餘生的路,註定再也冇有了媽媽的陪伴。

她與葉家的仇,不共戴天!

"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啊?"

葉清眉與林羽碰麵後,林羽看出了她臉上的異常,忍不住關切的詢問道。

"冇事,碰到了兩個神經病。"葉清眉輕輕搖了搖頭。

"哎,巧了,我今早上也碰到了兩個神經病,氣死我了,給我衣服和鞋子全弄臟了。"林羽氣呼呼的說道。

想起早上的事兒他仍舊氣不打一處來,那衣服和鞋子可都是他顏姐給他買的。

"何老師,我想問一下,你治病……是隻要彆人給錢就給治嗎?"

葉清眉猶豫了一下,咬咬嘴唇問道。

"怎麼說呢,有些人不給錢我也治,有些人給再多的錢,我也不治。"林羽凝著眉想了下,"怎麼了,為什麼突然問這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