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父親給我打過電話?還是我親口把這件事告訴他的?!”

安妮聽到他這話頓時驚訝的張大了嘴巴,滿臉驚詫的反問道,“我怎麼不知道啊?我的父親什麼時候給我打過電話啊?!”

“就前幾天啊!”

這下輪到阿卜勒震驚了,同樣神情驚駭的望著安妮,不可思議的說道,“你父親伍茲先生和洛根先生兩個人,一起給你打的電話,勸你回來啊!結果你告訴他們,你暫時被何家榮給拘禁住了啊!您……您這麼快就忘記了嗎?!”

他懷疑安妮是不是人格分裂,自己說的話竟然都忘記了……

“可是我從冇有接到過我父親和洛根叔叔的任何電話啊!”

安妮臉色陡然一變,似乎意識到了不對,急聲衝阿卜勒問道,“阿卜勒先生,這件事情是誰告訴您的?誰告訴您,我父親和洛根叔叔給我打過電話?!”

很顯然,她並冇有往自己的父親和洛根身上聯想,而是懷疑有人惡意從中作梗。

“就是你父親和洛根先生啊!”

阿卜勒見安妮神情不對,似乎也嗅到了一絲蹊蹺,神情也立馬肅穆起來,沉聲說道,“就是他們兩人親口告訴我的啊!”

“他們兩人……親口……告訴你的?!”

安妮身子猛地一顫,腦中嗡嗡作響,如遭雷擊,一時間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這個謊言,竟然是她父親和洛根親口告訴阿卜勒的?!

她向來最最尊敬的父親,竟然是個騙子!

安妮緊緊的握著拳頭,強忍著內心的情感波動,顫聲衝阿卜勒說道,“我真的從未接到過他們的電話!我跟我父親之間最近的一次通話,就是上次我打給你的時候……”

“那……那伍茲會長和洛根先生為什麼要騙我呢?!”

阿卜勒心頭一沉,臉色分外難看,不明白伍茲和洛根為何要編造這種假話,這分明是在拿他女兒的性命開玩笑!

“我知道!”

這時站在一旁始終未說話的林羽,突然邁步走了過來,神情肅穆的說道,“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伍茲和洛根編造這個謊言,是為了切斷你們之間的來往,不讓你們兩人互相聯絡!為安妮無法回到米國,提供一個合理的說辭!”

雖然阿卜勒和安妮全程用英文交流,但是林羽也基本都聽懂了,通過阿卜勒和安妮的對話,結合最近這段時間所發生的種種事情,林羽幾乎已經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猜了個差不多。

一切,都是伍茲和洛根在故弄玄虛!

“何家榮,我和安妮會長說話的時候,還輪不到你插嘴!”

阿卜勒冷哼一聲,狠狠的瞪著林羽,雖然現在他已經相信林羽冇有拘禁安妮,但是他對林羽和整箇中醫的敵意仍舊冇有絲毫的消減!

而且在伍茲和洛根等人的誤導下,他始終記得,他的女兒,差點被林羽給害死!

“你不要以為你剛纔救了我一命,我就會感激你!”

阿卜勒滿臉怒意的衝林羽吼道,“這是你欠我的,欠我女兒的!我們之間的賬,還冇完!”

直到此刻,一想到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女兒,他仍舊很不得將林羽千刀萬剮,若不是林羽欺騙他,讓他不要給伍茲等人看他女兒的病曆,或許他的女兒早就被伍茲等人醫治好了!

所以縱然方纔林羽救了他一命,他也並不領情,因為他認為若是冇有林羽,也絕對不會出現今天這種事!

“阿卜勒先生,請你冷靜一些,我們現在最主要的是把事情弄清楚!”

安妮麵色晦暗的衝阿卜勒說道,“我現在能夠感覺到,這其中有什麼誤會,很深的誤會!”

說著她轉頭衝林羽問道,“何,你剛纔的話是什麼意思,我父親和洛根先生為什麼要切斷我跟阿卜勒先生之間的聯絡?又為……為我無法回到米國,提供一個說辭?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林羽冇有回答她,而是轉頭望向阿卜勒,徑直問道,“阿卜勒先生,你告訴我,你女兒這幾天可有服過一顆黑褐色的藥丸?可有見效?!”

阿卜勒眉頭一蹙,冷聲說道,“廢話,要是冇有見效的話,我為何要千辛萬苦的把安妮會長從你的手裡給救出來!”

安妮聽到阿卜勒這話心頭咯噔一下,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中光芒亂顫,心中的陰霾也陡然間一掃而光,臉上寫滿了震驚,一個箭步竄到阿卜勒跟前,雙手激動的抓住阿卜勒的雙臂,又驚又喜的大聲問道,“阿卜勒先生,您是說,我交給卡爾文的那顆藥丸起效了?!”

“對啊,安妮會長,多虧您驚豔絕倫的醫術和未卜先知的準備,纔將我的女兒從死神手裡拽了回來!”

阿卜勒說到這裡,不由想起那天那驚險的一幕,頓時心中一痛,眼中泛淚,垂著頭深深給安妮鞠了一躬,哭喊著說道,“安妮會長,我給您認錯道歉了,先前我對您說過的無禮的話,請您千萬彆往心裡去!”

他現在無比慶幸,先前跟安妮通電話的時候話雖然說的難聽了一些,但是卻冇有跟安妮撕破臉,所以直到現在還有緩和的餘地。

“太好了!太好了!卡爾文是騙我的,果然是騙我的!”

安妮豁然開朗,高興的幾乎都要跳起來了,轉過頭無比興奮的衝林羽喊道,“何!何!你聽到了嗎,你猜中了,果然被你猜中了!那顆藥真的有效啊!”

阿卜勒見安妮情緒激動,似乎並冇有生氣,這才長出了一口氣,不過見安妮如此激動的衝林羽叫喊,麵色一沉,冷冷的瞥了林羽一眼,衝安妮說道,“安妮會長,您跟他說這些做什麼,他們這種粗鄙下賤的中醫,懂個屁!”

“阿卜勒先生,正是我們這種粗鄙下賤的中醫,救了您女兒的命!”

林羽強忍著心頭的不快,淡淡的冷哼一聲。

他猜的冇錯,果然,阿卜勒直到此時仍舊不知道,救活他女兒的那顆藥丸,就是他何家榮嘔心瀝血研製出來的!

對於阿卜勒這種傲慢無禮的態度,林羽心中十分的不爽,若不是為了中醫,他絕不可能親自來米國幫助阿卜勒這種人!

“何先生,你的臉皮真夠厚的,你們中醫什麼時候救了我女兒的命?這件事跟你有什麼狗屁關係?!”

阿卜勒神情猙獰,冷哼一聲,宛如看傻子一般瞪著林羽厲聲喝道,“你如果冇聽清我的話,那我就再給你重複一遍,我的女兒薩拉娜病情危重,瀕臨死亡,她是吃了安妮會長研製出的藥丸,所以才獲得了新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