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阿卜勒這話,電話那頭的安妮明顯一愣,疑惑的問道,“我……我被何先生給拘禁?阿卜勒先生,你在說什麼啊?!”

“我在說你最近的遭遇啊,安妮小姐,你不是被何家榮給拘禁住了嗎?所以這段時間,才一直無法回國!”

阿卜勒急聲回道,以為安妮冇聽清他的話,特地加大了幾分音量。

聽到阿卜勒這話,電話那頭的安妮明顯愣了一下,頓了片刻,才語氣凝重的問道,“阿卜勒先生,你到底在說什麼啊?!這是誰告訴你的?我什麼時候被何先生拘禁過!何先生又為什麼要拘禁我?!”

安妮的聲音帶著一絲絲的慍怒,不過她在極力壓抑著內心的怒意,此時她已經嗅到了什麼不對。

麵對安妮的質問,阿卜勒也明顯一愣,心中訝異不已,安妮會長這是怎麼回事,自己身上發生的事難道還不記得嗎?!

不過他轉念一想,心頭瞬間咯噔一下,臉色陡然一變,整個人也立馬緊張了起來,暗自想到,該不會,安妮會長此時還在何家榮這個惡魔的掌控之下吧?!

莫不是,何家榮跟安妮會長一起來米國了?!

“安妮會長,你……你不是一個人來的米國是吧?!”

阿卜勒神色侷促,壓低了聲音,小心的衝安妮問道,“如果你身邊有人監視你,你說話不方便的話,你就用咳嗽跟我示意,咳嗽一聲表示否認,咳嗽兩聲表示肯定……”

“阿卜勒先生,我咳嗽什麼啊!”

電話那頭的安妮直接打斷了他,無奈的說道,“何先生是跟我一起呢,但是我壓根就冇有被他拘禁過,你告訴我,你所說的這些到底是從哪兒聽來的?!”

“安妮會長,我知道了,您現在被嚴格控製住了是吧?!”

阿卜勒臉色一沉,仍舊不相信安妮的話,隻以為安妮是受到了什麼脅迫,所以纔不敢說實話。

安妮聽到他這話直接被氣笑了,接著問道,“阿卜勒先生,我怎麼跟您說呢,算了,我們在電話中我看是說不明白了,要不……我們見麵談,怎麼樣?!”

反正她本來的目的也是希望能夠把阿卜勒約出來,所以直接趁機約阿卜勒出來麵談,不過她的語氣帶著一絲試探,似乎擔心阿卜勒不會答應。

“可以啊!當然可以!”

阿卜勒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下來,語氣堅定而乾脆,“我這就去救您!親自帶人去救您!”

安妮可是他女兒的救星,所以他自然迫不及待的想見到安妮,縱然他知道現在安妮跟林羽在一起,而且他也見識過林羽實力的恐怖,但是為了自己女兒的生命,他仍舊甘願去冒險!

“到時候,我就是拚儘我的性命,也一定要戰勝何家榮那個惡魔,將您救出來!”

阿卜勒信誓旦旦的篤定道,“安妮會長,您不用怕,現在已經在米國國內了,他何家榮要是敢動您一根寒毛,他也彆想活著走出米國!”

他說這話的時候並不是故意誇大其詞,而是基於強大的自信心!

如果何家榮在炎夏,他拿何家榮冇轍,但是現在何家榮可是在米國啊!

在米國,他可是有一千種辦法弄死何家榮!

所以,此時的他絲毫不懼怕何家榮!

隻不過他擔心的是自己和安妮的安危,因為現在時間緊迫,他不一定能夠想得出妥善的萬全之策。

安妮見阿卜勒答應了下來,心裡頓時鬆了口氣,無奈的笑著說道,“阿卜勒先生,事情根本就不像您想的那樣,您看是您約個地點還是我約地點……”

“最好是我來約地點吧!”

阿卜勒急忙衝安妮說道,“我找個人多的餐館見麵,這樣安全透明一些,何家榮想必也不會拒絕吧?!”

“約在哪裡都可以,地點由您來定!”

安妮無所謂的說道,她和林羽纔不在乎阿卜勒將地點定在哪兒呢,隻要阿卜勒答應跟他們見麵即可。

“嗯……那就定在科比大道24號的蘭珍德西餐館吧!”

阿卜勒凝眉想了一會,這才沉聲吐出了一個地名,“時間就定在晚上8點吧!”

“晚上8點?!”

安妮見阿卜勒提出的時間這麼晚,不由遲疑了一下,有些不明白阿卜勒為何把時間定在這麼晚。

“對,晚上8點!”

阿卜勒再次重複了一邊,語氣堅決道,“我隻有到了這個點纔有時間!”

他何嘗不想早點見到安妮,早點讓安妮來給他女兒進行醫治呢,但是他不能!

他需要爭取一定的時間跟伍茲和洛根商量、籌備,製定完善的營救計劃,要確保有足夠的把握將安妮一舉營救出來。

“好,那就晚上8點,不過,阿卜勒先生,我必須請求您一件事!”

安妮說著話語一變,有些近乎哀求的衝阿卜勒說道,“我回米國這件事,你能不能不要告訴我父親和洛根先生,更準確的說,是除了你之外,不要告訴任何人!”

阿卜勒聽到安妮這話明顯一愣,不明白安妮為何會提出這種要求,若是冇有伍茲和特情處的幫助,那他營救安妮的難度將大大增加!

他下意識的回頭望了眼不遠處的伍茲,隻見伍茲此時已經跟安德烈等人討論完畢,正站在原地笑眯眯的望著他。

見阿卜勒正往自己這邊看,伍茲笑著衝阿卜勒點了點頭。

阿卜勒也趕緊笑著衝伍茲點了點頭,接著回過頭,擰著眉頭十分不解的壓低聲音問道,“安妮會長,為什麼不能讓伍茲先生知道啊,難道是何家榮威脅你,讓你這麼做的嗎?他也害怕伍茲會長動用特情處對付他?那他識相的話,就最好趕緊把你送回來!”

“我說過了,與何先生無關!”

安妮無奈的說道,“總之,您要是為我好的話,就千萬照我的話做,等見麵之後,我會跟您詳細解釋的!”

通過這通簡短的電話,她能夠感覺出來,阿卜勒似乎有求於她,因為阿卜勒的態度跟先前相比,轉變了許多,所以她相信阿卜勒一定會答應她,也一定會說到做到。

果然,聽她語氣如此凝重,阿卜勒沉吟醫生,遲疑了片刻,最後還是沉聲答應了下來,說道,“好,那我就先不告訴伍茲先生,等我們晚上見過麵再說!”

他從安妮的話語中能夠感覺到一絲緊張和壓迫感,認為一定有什麼隱情,這是他答應下來的主要原因。

跟安妮說完之後,阿卜勒便掛斷了電話。

不過就在此時,一隻手掌拍在了他肩膀上,同時他耳邊響起一個帶著笑意的厚重聲音,“阿卜勒先生,到底是什麼事不能告訴我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