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米國那邊,完全可以有其他的中醫醫生代替你去,你把醫治的方法告訴他們就行了,讓誰去,可以由你來親自挑選!”

郝寧遠急忙說道,“如果替你取得這個醫生,能夠醫治好薩拉娜的病,那再好不過,就算他醫治不好,那也冇有關係,起碼中醫還有你這根定海神針在,哪怕在國際上……在國際上徹底被踩死,我們也可以積蓄力量,瞅準機會,讓中醫重新在國際上爭得一席之地!”

他知道,對於現如今的中醫而言,林羽就是全部的希望!

無論何時何地,何種境地,隻要有林羽在,那便保住了中醫的命脈,保住了中醫複興的希望!

所以他必須要將林羽給留住!

林羽聽到他這話之後卻忍不住輕輕歎息了一聲,頗有些無奈的說道,“郝叔叔,我早就說過,如果這次冇法力挽狂瀾,那中醫將步入萬劫不複之地,我並不是在危言聳聽……一旦中醫在國際上消亡,我們便會變得極其被動,到時候能夠恢複中醫的榮耀,真的無法保證,因為,這根本不是我所能掌控的!”

他早就說過,如今中醫已經站在了懸崖邊上,一旦被推下去,縱然不會粉身碎骨,那萬丈深淵,也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爬出來的!

“可是……可是……”

郝寧遠嚥了嚥唾沫,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迴應,身為衛生部門的總負責人,他早就召集團隊把其中的利害研究了個透徹,知道林羽所言並不誇張,這次如果中醫在國際上被踩死,那,起碼二十年之內,中醫彆指望在國際上興盛起來!

“放心吧,郝叔叔,我跟你擔保,我怎麼去的,就一定會怎麼回來!”

林羽轉過頭,衝郝寧遠笑了笑,故意做出一副自信的模樣,但他在聽完郝寧遠剛纔的話之後,他也已經冇有了百分之百的把握!

他冇想到洛根那麼恨他,也冇有想到,洛根的能量竟然如此之大!

在這種情形下,這次去米國,確實人為刀俎,他為魚肉,可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他,還是非去不可!

“郝部長,您就讓他去吧!”

這時安妮突然站出來,信誓旦旦的衝郝寧遠擔保道,“米國是我的祖國,我也認識很多在我們國內極有能量的人,我一定可以保護好何的!”

“安妮會長,你所說的這些有能量的人,可能恰恰都非常想要要了家榮的命!”

郝寧遠苦笑著搖了搖頭,意識形態的矛盾是根本無法調和的,中西醫之間的對立,也同樣是無法調和的,那些在米國有能量的人,絕不可能因為安妮就對林羽手下留情!

“必要的時候,我會以自己的生命保護何!”

安妮麵容嚴肅的堅定道,“如果何無法活著回來,那我,便陪他死!”

她的話鏗鏘有力,堅決萬分,顯然是下定了決心,與林羽同生共死。

聽到一個弱女子竟然說出這種氣勢不凡的鏗鏘之語,在場的郝寧遠、趙忠吉和厲振生等人皆都齊齊一驚,意外安妮竟然說出了這種話,要知道,安妮這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在起誓啊!

“安妮……”

林羽神色一緊,想要開口勸說安妮。

不過他剛開口,便被安妮給打斷了,“我是認真的,何,你放心,如果我父親他們想要傷害你,除非先從我的屍體上邁過去!”

郝寧遠沉沉的歎了口氣,無奈道,“好吧,家榮,既然你執意要去,那我也不能再過多的勸阻你了,不過……你可得保護好自己,安妮小姐,希望你多關照關照家榮!”

跟林羽接觸這麼久了,郝寧遠知道林羽是一個非常固執,非常有主見的人,所以他見林羽心意已決,知道再多的勸說也是白費口舌,隻好答應了下來。

“多謝您,郝叔叔!”

林羽衝郝寧遠感激了一聲。

“謝我做什麼,是我該好好的謝謝你!”

郝寧遠神色一正,接著麵色陡然間嚴肅起來,往後退了一步,接著恭恭敬敬的給林羽鞠了一躬,同時說道,“我替一眾中醫同事感謝你,也替萬千炎夏同胞感謝你!”

“郝叔叔,您這是做什麼!您可折煞我了!”

林羽麵色一緊,急忙伸出手,扶著郝寧遠的肩膀將郝寧遠的身子扶正。

“你擔的起我這一鞠躬!”

郝寧遠衝林羽擺了擺手,眼眶都不由有些泛紅。

要知道,林羽這可是在拿著自己的性命去賭啊,賭中醫一個美好的前景,賭炎夏民族一個揚眉吐氣的未來!

所以,林羽受的起他這一鞠躬。

隨後在郝寧遠的幫助下,航空公司給林羽這邊騰出了幾個座位,因為除了安妮,林羽還要帶百人屠和奎木狼等人過去,所以郝寧遠便讓航空公司,多給準備了幾個座位。

“今天下午五點的飛機,提前一個半小時去值機的話,我們還有兩個多小時纔會出發!”

郝寧遠看了眼手腕上的時間,衝林羽提醒道,“你正好可以藉著這個時間,回去跟江顏和家裡人道個彆,我這就安排人送你回去……”

“不必了!”

林羽輕輕的搖了搖頭,眼睛微微眯起,眉宇間湧起一絲複雜的神情,裝出一副平淡的神色說道,“不過是一次短短的外出罷了,用不了幾天就回來了,到時候再好好的相聚就好,郝叔叔,你記得替我跟家裡打個招呼,就說南方有疫情,你派我去控製疫情去了!”

有時候,內心越是波濤洶湧,說出的話反倒越平淡。

“可是,家榮,這……這……”

郝寧遠一時間神色焦急不已,不知該如何勸說,想明說,但又怕不吉利。

這次可能是短暫的外出,但同樣,也可能是生離死彆啊!!

“真的不必了,郝叔叔!”

林羽淡然的笑著搖了搖頭,但是拳頭卻驟然間緊緊握緊,心中針紮般的疼。

他不是不想跟江顏,跟母親,跟老丈人丈母孃告彆,他是怕跟他們告彆!

他怕,一旦見到江顏,見到母親他們,便瞬間喪失了這一往無前的勇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