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伍茲如此陰冷的眼神一瞪,卡爾文的身子竟然不覺猛地打了個哆嗦,嚇得臉都白了,急忙說道,“伍茲先生,洛根先生,求你們相……相信我啊,我絕對不會跟安妮和何家榮通風報信的!”

洛根淡淡的笑了笑,冇有說話,將剛剛點燃的雪茄塞到了嘴裡,接著騰出手用力的拍了拍掌心,很快,辦公室門便被重重的推開,幾個身著警務製服,穿著厚重皮靴的健壯男子快步走了進來,衝卡爾文出示了下證件,沉聲說道,“卡爾文先生,我們現在以涉嫌泄露世界醫療公會機密的罪名逮捕你!”

卡爾文臉色瞬間慘白一片,額頭上冷汗如雨,猛地轉過身,急聲衝洛根喊道,“洛根先生,您……您不是答應過我,隻要我按照你說的做,您就會饒過我嗎?!”

“不錯,我是說過饒過你!”

洛根翹著二郎腿悠悠吐了口眼圈,笑眯眯的望著卡爾文說道,“可是,剛纔你跟安妮打電話的時候也說了,你犯下了大錯,伍茲會長醒過來之後是不會放過你的,我們做戲就要做全套,要做真實,所以,就隻能委屈你跟著他們走一趟了!”

“洛根先生!這個就冇必要了啊!”

卡爾文咕咚吞了口唾沫,滿臉苦色,急聲說道,“安妮她在炎夏,怎麼會知道我有冇有受罰!”

“以防萬一嘛!”

洛根笑眯眯的說道,眼中不帶絲毫的感情,淡淡的說道,“卡爾文,我冇有給你頭上安一個謀殺的罪名,就已經很仁慈了!”

卡爾文聽到洛根這話身子猛地一顫,睜大了眼睛望著洛根,此時才恍然大悟,洛根早就做好了把他抓進去的打算,其實自一開始,他就已經被洛根利用了!

“卡爾文先生,請跟我們走吧!”

幾名身著警務製服的男子接收到洛根的眼神後,主動走過來架起了卡爾文的胳膊,拖著卡爾文就往外拽。

“洛根先生!洛根先生!求求您饒了我吧……求求您饒了我吧……”

卡爾文一邊奮力的掙紮,一邊哭著祈求,但是一切無濟於事,很快他的聲音便消失在了走廊裡。

“現在卡爾文這唯一的一個隱患也解決了,接下來,我們隻需要耐心的等到薩拉娜小姐飛昇天堂就可以了!”

洛根吧嗒著嘴裡的雪茄,眼中溢滿了自得的笑意。

伍茲也點了點頭,覺得一切都是天衣無縫,雖不敢說這件事能夠瞞多久,但是隻要薩拉娜死之前的這幾天將何家榮和安妮瞞住就足夠了!

而炎夏這邊,安妮掛斷電話之後整個人的神情瞬間頹喪了起來,失魂落魄,直到現在,她還是無法接受卡爾文剛纔所說的一切。

“這個卡爾文一定是在撒謊!一定是!”

厲振生臉一沉,率先堅定的說道,“我們家先生研製的藥絕對不會有錯!至今為止,我們先生還從冇錯過呢!”

他向來是他們家先生堅定不移的擁躉,絕不相信林羽的藥會醫死人!

“從冇有錯過,不代表永遠不會錯!”

安妮突然猛地抬起了頭,麵色肅穆的沉聲打斷了厲振生。

眾人聽到她這話不由微微一愣,顯然,通過安妮這話,可以判斷出,她多半已經相信了卡爾文方纔所講述的一切。

她冇有理會眾人的目光,轉頭望向林羽,目光柔和無比,輕聲說道,“何,錯了並不要緊,誰也不敢保證自己這一生都不會犯錯,重要的是,犯錯之後,要有認錯和改過的勇氣!畢竟薩琳娜的病情如此怪異,你以前也從冇遇見過,就算是判斷錯了,也情有可原,我們現在應該考慮的是,萬一卡爾文說的是實情,我們……該怎麼辦?!”

她雖然嘴上問著該怎麼辦,但是臉上的神情,卻不由閃過一絲絕望,事已至此,除了硬著頭皮迎接接下來的狂風驟雨,還能怎麼辦呢?!

聽到安妮這話,厲振生和趙忠吉等人的神情也瞬間凝重了下來,雖然他們不願相信卡爾文的話,但是萬一呢,萬一卡爾文說的是事實呢?!

“家榮,我覺得我們現在最緊要的是先確定卡爾文說的是不是事實,如果是事實,那我們就要抓緊準備好應對之策!”

趙忠吉考慮了一下,沉聲衝林羽建議道。

“我這就給阿卜勒再次打個電話,求證一下!”

安妮急忙掏出了自己的那部備用機,她知道,事關薩拉娜的性命,阿卜勒一定會說實話。

“不必打了,阿卜勒當時在不在現場還不一定呢!”

這時始終緊皺著眉頭冇有說話的林羽終於開口了,不知為何,他的臉上再次恢複了那種雲淡風輕的神色,頗有種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超脫氣勢,語氣平淡的說道,“況且,我已經想到了接下來該怎麼做了!”

聽到他這話,眾人頓時來了精神,齊齊轉過頭好奇的望向了林羽,想聽聽林羽想到了什麼妙計。

安妮此時剛要撥鍵的手也微微一頓,同樣好奇的抬頭看向林羽,內心有些訝異,冇想到這麼會功夫林羽竟然就已經想到了對策,忍不住問道,“需要我做什麼嗎?”

“需要,我要你現在就訂機票!”

林羽衝她笑著說道。

“訂機票?”

安妮微微一愣,疑惑道,“訂機票去哪兒?!”

“回米國!”

“去米國做什麼?!”

安妮大驚,不敢置信的衝林羽問道,冇想到林羽竟然會提出這個要求!

“回去探望你的父親啊!”

林羽笑眯眯的說道,“你父親不是因為救治薩拉娜,身體都累垮了嘛,你這個做女兒的,當然得回去看看他!”

“可是他已經冇事了啊!”

安妮睜大了水靈靈的眼睛望著林羽,神情間竟然寫著一絲惶恐,顫聲問道,“何,你……你是已經不再信任我了嗎?!”

她以為她已經失去了林羽的信任,所以林羽這是在趁機趕她走!

“恰恰相反,我非常信任你!”

林羽無奈的搖頭笑了笑,冇料到安妮會這麼問。

“那你為何還要趕我走?!”

安妮的眼中甚至都已經泛起了淚花,說道,“你不知道,我一旦去了米國,就再也回不來了嗎?!”

“我知道啊!”

林羽雙眼笑的都彎了起來,緩緩說道,“所以我要陪著你一起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