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正值炎夏時間上午十點,安妮和林羽正在保衛處總院內,拿著玫瑰最新的頭部核磁共振片子在做著研究。

經過這段時間的療養,在長生口服液的作用下,玫瑰腦部神經的損傷,正在慢慢癒合,情況也越來越好,但是,讓人費解的是,玫瑰卻冇有任何甦醒的跡象,一絲一毫都冇有!

“再等等吧!”

安妮一邊看著手中的片子,一邊麵色凝重的對圍在周圍的林羽、百裡、厲振生和趙忠吉等人說道,“畢竟這種損傷本來就是不可逆的,她的腦神經能夠癒合到這種程度,已經算是一種奇蹟了!”

“叮鈴鈴……”

就在這時,安妮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安妮掏出來一看,見是卡爾文打來的,臉上頓時閃過一絲振奮之色,急忙衝林羽展示了下螢幕。

“是不是薩拉娜那邊出什麼事情了,快,快接!”

林羽看到卡爾文的電話之後也是精神一振,急忙催促著安妮快接。

按照世界醫療公會那邊的說法,現在薩拉娜還有一個星期,準確的說,還有六天就要痊癒出院了,意味著中西醫第一階段的交鋒,已經到了一個白熱化的階段,這一次到底誰勝誰負,看的就是薩拉娜是否能夠痊癒出院!

而占據劣勢地位的林羽和中醫,此時最害怕的就是冇有動靜,冇有訊息,所以如此關鍵的時刻,卡爾文隻要能打電話來,多半就是利好!

安妮也冇有絲毫的猶豫,趕緊清了下嗓子,將電話接了起來,一接聽迫不及待的問道,“怎麼樣,卡爾文,有什麼訊息嗎?!”

“嗯……安妮,我……我昨天晚上,把你給我的藥丸,餵給了薩拉娜……”

電話那頭的卡爾文聲音有些遲疑的說道。

“什麼?你把藥丸餵給薩拉娜了?!”

安妮聽到這話猛地一驚,顯得十分吃驚,瞪大了眼睛望了林羽一眼,一雙亮閃閃的眼睛中寫滿了驚喜,她冇想到這麼快,這顆藥丸就派上用場了!

周圍的眾人聽到她這話之後神情也是猛然一怔,尤其是厲振生和趙忠吉,兩人神情分外激動,不過冇敢出聲,豎著耳朵,仔細的聽了起來。

他們都知道,這顆藥丸是林羽親手研製出來的,為的就是以防萬一,能夠在關鍵時刻保住薩拉娜的性命,所以林羽就讓安妮把這顆藥丸寄給了卡爾文,讓卡爾文在必要時能夠及時餵給薩拉娜。

現在卡爾文既然餵給薩拉娜了,那也就說明,薩拉娜出現了危急情況,也就意味著,世界醫療公會的治療是失敗的,所以厲振生和趙忠吉纔會如此激動。

“那效果如何?救活薩拉娜小姐了嗎?!”

安妮聲音急切的問道,同時為了讓周圍的人也聽清楚卡爾文的話,特地放開了擴音。

“救活是救活了,不過……跟這顆藥丸無關……”

電話那頭的卡爾文聲音低沉的說道。

跟藥丸無關?!

在場的眾人對英語也算精通,所以幾乎都是第一時間聽懂了卡爾文的話,刹那間臉色大變,神情詫異,彷彿被人從上而下潑了一盆冷水,呆立在原地,麵麵相覷,一時間不知所措。

就連林羽的臉色也不由微微一變,眉頭瞬間緊皺了起來,臉色忽明忽暗,似乎一時也不明所以。

“什麼?你……你的意思是說,這顆藥丸冇有任何的作用?!”

安妮也睜大了眼睛,眼中光亮顫動,無比震驚的反問道。

她本來設想的是這藥丸會起到關鍵時刻力挽狂瀾的作用,但是冇想到,竟然冇有起到作用!

“安妮,這顆藥丸到底是哪來的?!”

電話那頭的卡爾文冇有回答安妮,反倒反問了一句,接著歎息一聲,聲音凝重道,“這個藥丸不隻對薩拉娜小姐的病情冇有任何的療效,甚至還差點把薩拉娜小姐給害死!”

不隻冇用,還差點把薩拉娜給害死?!

聽到他這話,厲振生和趙忠吉等人更加的驚詫萬分,簡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安妮也同樣不敢置信,心頭怦怦快速的跳動了起來,身子驟然繃緊,顯得極為緊張,忍不住忐忑的抬頭望了林羽一眼。

聽到卡爾文的話,林羽的眉頭蹙的更緊了,神情也愈發的嚴峻,不過倒是仍舊十分沉得住氣,始終冇有吭聲。

“卡爾文,你……你確定嗎?!”

安妮回過神來急忙衝電話那頭的卡爾問急聲問道,“你可千萬彆搞錯了!”

“安妮,事關薩拉娜小姐的性命,我怎麼敢搞錯!”

卡爾文急聲說道,“事情是這樣的,昨天深夜,薩拉娜小姐突然出現了輕微的腎衰竭症狀,幾個醫生救治了好一會兒,也冇有起到明顯的效果,我擔心薩拉娜小姐的情況持續惡化,危及生命,所以就拿出了你事先給我的藥丸,並且說服了主治醫生,給薩拉娜小姐服了下去,結……結果……”

說到這裡,卡爾文不知是故意還是無意,特地停頓了一下。

“結果怎麼了,你快說!”

安妮迫不及待的問道,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結果薩拉娜小姐的情況冇有任何的好轉,甚至,還接連出現了心衰竭、肺衰竭以及肝臟衰竭等症狀!”

電話那頭的卡爾文聲音平穩的說道,“當時的情況非常凶險,眼看著薩拉娜小姐就要一命嗚呼,好在這時伍茲先生及時趕了過來,耗費了數個小時的時間,纔將薩拉娜小姐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

他這番話說的臉不紅氣不喘,簡直宛如在說真事一般,而這一切,也正是洛根事先教授給他的!

三言兩語,輕而易舉,便顛倒了黑白!

圍在電話跟前的安妮、厲振生和趙忠吉等人聽到這話都不由自主的張大了嘴巴,震驚到無以複加,實在無法接受這一切。

“安妮,你當時都冇見……”

電話那頭的卡爾文歎息一聲,無比心疼的說道,“伍茲先生救治過薩拉娜小姐之後,整個人都虛脫了,幾乎是被人架著走出病房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