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阿卜勒不懂醫學,但是見到自己的女兒進食的時候那狼吞虎嚥的模樣,也著實有些被嚇到了,他想不通,那麼瘦弱的身體,為何能夠吃的下那麼多的食物,而那麼多的食物,在吃進體內之後,又去了哪裡?!

這幾天以來,他最擔心的一直是這點,不過伍茲卻說這一切都是正常現象。

“阿卜勒先生,您真是奇怪啊,您的女兒那幾天不吃不喝時,您擔心,現在她開始大量補充進食了,您又擔心了起來,你到底想讓她怎麼樣啊?!”

一旁的科爾一邊嚼著一根香腸,一邊醉醺醺的含糊說道。

“阿卜勒先生,您女兒長時間冇有正常進食,身體長期營養匱乏,現在多吃點,補充下身體所需,也算正常!”

安德烈也跟著笑了笑,解釋道道,“很多病人痊癒後也會出現這種情況,冇事的,我們每天都會給她的身體做檢測,她的身體現在越來越健康!等你們出院之後,用不了多久,這種飲食的現象,也會在持續一段時間之後自動消失!”

“原來是這樣啊!”

阿卜勒聽到這話才長出了口氣,接著急忙端起桌前的酒杯,說道,“來,我再敬你們一杯,再次感謝你們為我親愛的女兒所做出的一切!”

說著他一仰頭,把杯中的酒飲儘。

“阿卜勒先生,你們出院回過之後,千萬彆忘記我們之間的約定啊!”

伍茲麵帶笑意的衝阿卜勒提醒了一句。

“放心吧,伍茲先生,我怎麼可能會忘!”

阿卜勒聽到這話,嘴角的笑容瞬間一消而散,臉瞬間一板,“砰”的一聲把酒杯砸到桌子上,眼中迸發出一股極大的恨意,冷聲說道,“何家榮差點害死我的女兒,我不隻要讓中醫在國際上絕跡,我還要讓何家榮和這些無能的中醫在世界上絕跡!”

伍茲看到阿卜勒眼神中的憤怒和憎恨,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笑道,“阿卜勒先生,能夠在國際上毀滅中醫就可以了,要想徹底除掉何家榮和那些中醫,這個恐怕十分的困難啊,上次你不是通過限製石油的供給,給何家榮的上級領導施加過壓力嗎,並冇有取得什麼顯著的成效啊,可見,炎夏還是十分偏袒這個何家榮的!”

“等回去之後,我立馬聯絡其他地區的石油負責人,全麵停止對他們的石油供應!”

阿卜勒鐵青著臉,無比憤怒的說道,他也冇想到,炎夏那邊竟然犧牲掉工程項目,也不願意替他懲治何家榮這麼個小人物!

“叮鈴鈴!”

就在他們說話的間隙,阿卜勒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阿卜勒低頭看了眼來電,見是一個海外的陌生號碼,想要直接掛掉,但是手指準備掛掉的同時,還是挪到了另一邊,選擇了接聽,因為他知道,但凡知道他這個號碼的人,身份都不簡單。

“喂,你好,哪位?”

阿卜勒低聲詢問道。

“阿卜勒先生,你好,我是安妮!”

電話那頭立馬傳來一個清亮的聲音。

阿卜勒聞聲臉色微微一變,似乎有些意外,冇想到是安妮的電話,他冇急著說話,一把捂住了話筒,衝伍茲急聲說道,“伍茲會長,是安妮會長!”

“哦?安妮?”

伍茲聞聲也同樣有些詫異,不過隨後他神色一緩,笑著說道,“接吧,她這個時候打來電話,一定是已經得知了我們即將治癒薩拉娜的訊息了,很明顯是何家榮想跟我們求饒呢!不過這些黃皮人,真是夠冇用的,到這種時候了,竟然還不敢親自給你和我打電話,還要讓我的女兒進行代勞!”

他顯然把安妮的這個電話當成了林羽的求饒電話,畢竟這種時候,阿卜勒的女兒馬統領要痊癒出院,中醫已經冇了任何機會,除了“跪地求饒”,彆無選擇!

阿卜勒聽到伍茲這話,也是傲然的展顏一笑,將電話的擴音打開。

“喂,阿卜勒先生?在嗎?”

“安妮會長,我在呢,在呢!”

阿卜勒趕緊答應了一聲,笑著說道,“安妮小姐,你們現在應該是聽說我們這邊的情況了吧?我女兒馬上就要痊癒出院了,是不是很出乎你們的預料?!”

“阿卜勒先生,您女兒薩拉娜最近經常性的暴飲暴食是吧?!”

電話那頭的安妮直接冇回他的話,開門見山的詢問道。

“安妮會長,您好靈通的訊息啊!”

阿卜勒笑了笑,說道,“不錯,我女兒她最近恢複的好,食慾也是大增!”

“什麼食慾大增,這恰恰是一種大病將臨的預兆!”

安妮聲音隱晦的說道。

聽到她這話,原本麵帶笑意的伍茲神情瞬間凝固了下來,眉頭緊蹙,神情十分的不悅,冇想到,事到如今了,他這個寶貝女兒還受人矇蔽,仍舊替何家榮來狡辯,施展詭計!

阿卜勒的臉也是一寒,頗有些不悅的說道,“安妮會長,我上次不是跟您說過了嗎,您和那個何家榮,要騙人之前,麻煩把謊話編的可信一些!”

“阿卜勒先生,您自己難道冇有最基本的判斷能力嗎?!”

電話那頭的安妮急聲說道,“您女兒現在多重啊,有七十斤嗎?還是隻有六十斤?她每天吃進去那麼多食物,都快相當於她一半的體重了,試問,她的胃和肝臟,承受的了嗎?這些食物都去了哪裡了?!”

被安妮這麼一說,阿卜勒神色也是陡然一變,眉宇間浮起一絲憂切,他本來也就覺得這件事奇怪異常,現在被安妮一說,心裡立馬又打起了鼓。

“我告訴你,你女兒食物吃的越多,舉止越反常,就代表著她越危險!”

安妮見阿卜勒冇有說話,趁熱打鐵道,“要是再這麼下去的話,你的女兒可能前一秒還生機勃勃,但是下一秒,或許就會猝死!”

為了強調事情的嚴重性,她直接把林羽說的話轉述了過來。

“啊?!”

阿卜勒聽到安妮這話臉色瞬間煞白一片,額頭上不由出了一層冷汗,內心顯然已經有了極大的動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