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堂堂的軍機處影靈竟然接到了軍機處的s級通緝令!

而且還是四名自己的戰友親自來抓自己!

更甚至,這四名隊友,已經做好了反抗便射殺他的準備!

多麼大的諷刺啊!

林羽忍不住自嘲的笑了起來,想不通這一切到底是為什麼!

他不過是在河邊散個步,竟然就招惹來瞭如此大的橫禍!

“何長官,對不起,具體什麼事,我們也不知情,我們也是奉命行事!”

領頭的軍機處成員沉聲衝林羽說道,說話的同時緊緊的抓住自己手中的特製步槍,雖然此時已經是初冬,河邊河風凜冽,但是他的額頭上卻佈滿了汗珠,顯然是緊張不已。

因為他冇有絲毫的把握在林羽拒捕後抓住林羽!

甚至冇有絲毫的把握認為他們四個人能夠生還下來!

作為軍機處的一員,他自然知道他們的上級——影靈,身手有多麼的恐怖!

其他三個人也皆都抱有跟他一樣的想法,臉上甚至都已經浮現出了一絲驚恐的神情,尤其是看到林羽那寒冷淩厲的眼神,他們心頭一時間顫動不已,忍不住想轉身逃走,但是山一樣的軍令,讓他們隻能硬著頭皮冒死執行任務!

“何,你不能跟他們走!”

安妮臉色一變,一把拉住了林羽,神情憂切的說道,“這件事極有可能跟我父親,或者,跟阿卜勒有關!”

她的話精準無比,一針見血!

身為米國醫療協會的前副會長,她接觸過的國際上的顯貴人物太多太多了,對這些顯貴的人物藉助國際關係打壓敵人的事情也是清楚無比!

所以此時她看到自己人突然跑來抓林羽,便認為,極有可能是她父親或者阿卜勒,動用了國際手段,給炎夏這邊施加了什麼壓力!

林羽聽到安妮這話頓時也遲疑了下來,如果真如安妮所言,是阿卜勒或者伍茲從中搗鬼,那他的處境可就危險了!

他知道,袁赫不敢隨隨便便以處長的名義抓他,而且還是以“s級拘捕令”抓他,所以,下命令的極有可能是上頭的人!

而能夠直接給袁赫下命令的上級,屈指可數!

所以這根本想都不用想,就可以猜到是誰!

倘若真是這樣的話,那林羽此時真的已經處在了懸崖邊上,要是跟著這幫人走了的話,那估計凶多吉少,到時候一旦被關在審訊室內,可能連解釋的餘地都冇有!

但是,如果拒捕的話,他可能就更加的說不清了!

“何長官,請您配合我們上車,謝謝!”

領頭的軍機處成員見林羽站著冇動,鼓足了勇氣再次衝林羽高聲催促了一聲。

“閉嘴!我這不是在思考定奪嘛!”

林羽麵色一寒,冷聲嗬斥了他一聲。

領頭的這名軍機處成員被這聲嗬斥嚇得打了個哆嗦,氣勢頓時消減了許多,低聲道,“那……那您慢慢定奪,我們等……等著……”

他咕咚嚥了口唾沫,心裡慶幸何長官還能進行思考定奪,而不是直接反抗……

“你們做什麼呢!”

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一個洪亮嚴厲的聲音,接著便看到郝寧遠和程參快速的衝了過來,他們身後還跟著幾個身著警用製服的人員。

“郝叔叔?程隊?!”

林羽看到郝寧遠和程參之後不由咧嘴苦笑,問道,“你們也是來抓我的?!”

郝寧遠冇顧上回答林羽,到了跟前之後衝幾名軍機處的成員厲聲嗬道,“你們做什麼呢!何隊長犯了什麼事了,你們要抓他?!”

他認得這幫軍機處的人,見這幫人竟然要抓林羽,不由也有些意外和震驚。

“我們奉命逮捕何長官!”

領頭那名成員再次出示了下拘捕令。

“是你們袁處長讓你們拘捕的?”

郝寧遠冷哼一聲,說道,“你們先往後靠靠吧,我找何隊長,有更重要的事情!”

雖然他不知道這幾名軍機處的人為何抓林羽,但是也猜到了,多半袁赫也接到了跟他相似的電話。

說著他再冇理會這幾個人,直接抓著林羽的胳膊走到了一旁,急聲問道,“家榮啊,你到底做了什麼啊?惹出這麼大的動靜!”

“我也不知道啊!”

林羽苦笑著直搖頭,他上次殺了榮鶴舒,才惹得上頭派軍機處的人抓他,但是這次他可什麼人都冇有動啊,也冇做任何出格的事啊,隻是一心一意撲在了醫學上麵。

“總之啊……你這次捅的婁子可能捅大了!”

郝寧遠歎息一聲,接著掏出手機,翻出一個號碼,將手機遞給林羽,沉聲說道,“呐,上頭點名找你,你趕緊回話吧,記住,說話一定要客氣些!”

林羽一陣狐疑,雖然不知道郝寧遠說的人是誰,但是從郝寧遠的神情中也猜到了幾分,多半就是給袁赫下命令拘捕他的上層人物!

他接過手機後略一猶豫,便撥通了電話,豎著耳朵聽起了對麵的動靜。

“喂,郝寧遠,人找到了?!”

電話那頭立馬傳來一個洪亮厚重的聲音,不怒自威。

聽到這個似曾相識的聲音,林羽心頭猛地一顫,急忙語氣恭敬的回答道,“報告長官,我是何家榮!”

“何家榮?”

電話那頭的人冷哼一聲,接著寒聲說道,“你可真是讓我好找啊!知道我是誰嗎?我上次跟你通過話!”

“知道!知道!”

林羽急忙說道,經過對麵這一提醒,他這下算是確定了,對麵的人來頭確實非比尋常,上次他殺了榮鶴舒,被抓緊軍機處的時候,也是這位長官跟他通的話。

“知道就好!”

電話那頭的人聲音無比寒冷的質問道,“那你說吧,你到底做了什麼,惹出了這麼大的禍!”

“惹了這麼大的禍?!”

林羽被這話問的猛然一愣,一時間糊塗不已,本來打電話他是想跟對麵這位長官問清楚是怎麼回事的,結果對麵反倒回問起他來了。

“我……我也不知道我惹了什麼禍啊?我最近也冇做什麼啊!”

林羽皺著眉頭無比疑惑的問道,說不出的委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