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保護好自己,我出去就報警。"江顏小聲提醒了他一句,接著叫著父親上了車。

"家榮,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冇想到一直很少正眼瞧林羽的老丈人,臨走前竟也不放心的囑咐了一句。

"拿來吧。"

江顏他們走後,刀疤臉迫不及待的帶人圍住了林羽,伸手要去搶他手裡的字帖。

林羽嘴角勾起一個玩味的微笑,接著閃電般抓住了刀疤臉的手腕,隨後用力一掰,哢嚓一聲,刀疤臉手腕應聲而碎,緊接著林羽一腳踹向他胸口,刀疤臉還冇來得及發出痛呼便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五米外的地方上,翻了兩個滾才停下來。

"不好意思,勁兒用大了。"林羽有些歉意的說道,他已經儘量剋製了,冇想到力氣還是這麼大。

刀疤臉痛苦的叫了兩聲,爬起來噗的吐了口鮮血,嘶聲道:"給老子整死他!"

一眾小混混剛纔被林羽這一招震驚到了,刀疤男這一喊他們纔回過神來,立馬揚著手裡的刀棍衝了上來。

但是他們衝到跟前之後,林羽竟然不見了!

"在這呢。"

林羽拍了拍其中一個小混混的後背,在他回頭的刹那,一巴掌扇到他頭上,小混混砰的栽倒地上,冇了知覺。

一眾小混混被林羽恐怕的身手嚇慌了,大叫一聲,用來掩飾自己的恐懼,再次揮舞著刀棍衝了上來。

林羽懶得跟他們浪費時間,一人一個手刀,不出十秒鐘,一幫小混混已經全部栽到了地上。

"你……你是什麼人?"

刀疤臉張大了嘴,捂著胸口滿臉震驚的望著林羽,自己一抬頭的功夫一幫小弟竟然都倒了。

李,李小龍?

不可能!就是李小龍在世也做不到這麼快!

刀疤臉內心驚恐萬分。

"我是誰不用你管,你隻要記住,我是你惹不起的人就行。"林羽走到刀疤臉跟前,麵色威嚴,十分霸氣。

"回去告訴那個店老闆,以後彆再想著打我這幅字的主意,還有,你以後再見到我老婆,禮貌點,眼珠子再敢亂看,我就給你摳出來,聽到冇?"林羽聲音冷峻,帶著滿滿的壓迫感。

"聽,聽到了。"

刀疤臉額頭上已經滿是冷汗,林羽的聲音竟然讓他遍體生寒。

看著林羽遠去的背影,刀疤臉咬咬牙,臉上浮起了一絲陰狠的神情,接著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林羽抱著字帖直接回了家,看到林羽和字畫都完好無損,江敬仁和江顏臉上都寫滿了震驚,忙問他是怎麼回來的。

"你們剛走,警察就來了,把他們嚇跑了。"林羽隨口編了個瞎話。

江顏長呼了口氣,說道:"幸虧我報了警,他們去的還真及時。"

林羽把字交給江敬仁,江敬仁滿麵興奮,連忙給林羽倒了杯茶,慈愛道:"賢婿,辛苦了,快坐,喝口茶。"

江敬仁現在看林羽是怎麼看怎麼喜歡,這個女婿今天真是給他爭足了麵子,幫他淘回來了一副無價珍品不說,還讓唐宗運這種古玩名流主動巴結他,這五十多年來,他從冇像今天這麼開心過。

江顏忍不住對自己老爹翻了個白眼,剛纔在古玩店還要死要活的讓她和林羽離婚呢,冇想到現在就稱呼賢婿了。

"江顏,你在家陪陪爸吧,我還有事,出去一趟。"

老婆這個稱呼,林羽麵對江顏時實在有些叫不出口,索性直接稱呼她名字了。

說完林羽再冇耽擱,直接出門,準備趕往衛功勳家裡,眼見就要到他們約定的看病時間了。

誰知剛去小區門口冇多遠,突然有兩輛警車跟了上來,車子停下後下來四五個身著警服的人把他攔住了。

"何家榮是吧?你涉嫌惡意傷人,麻煩給我們走一趟。"其中一個國字臉的中年人出示了下證件,冷聲道。

國字臉說話的時候,其他人都如臨大敵般看著他,手全扣在腰間的槍包上,似乎林羽一有異動,他們就會毫不猶豫的擊斃他。

林羽有些無語,看這架勢,應該是刀疤臉報的警,作為一個大混子,被人打了竟然報警,也太窩囊了吧。

反正是他們先劫的自己,林羽也不害怕,跟著他們上了車,打算去警局把事情跟他們說清楚。

林羽不知道的是,這個國字臉正是刀疤頭和店老闆的大哥,刀疤頭被打之後就給他打了電話,讓他把林羽抓了,看看能不能從林羽手中把字帖勒索出來。

一到分局,林羽的手機就被冇收了,隨後被帶進了一個狹小的審訊間,被人鎖在了審訊椅上。

冇一會兒,剛纔的國字臉和一個小年輕就進來了,在他對麵坐下。

"你就是何家榮,今天下午在石門路,你打傷了十一個人,是吧?"

"對,但是是他們想要先搶劫我……"

"回答我,是還是不是?!"

林羽還冇說完,國字臉突然冷冷的打斷了他。

"是。"林羽隻好點點頭。

"這十一個人現在都在醫院,其中輕傷五個,重傷四個,還有兩個人至今昏迷不醒,隨時可能有生命危險。"

"不可能,以我下手的力度,他們最多昏迷一會兒就醒了,不可能有生命危險。"林羽皺了下眉頭。

"你說冇有生命危險就冇有生命危險?要不要我給你醫院的證明看看?!"國字臉怒氣沖沖,語氣極具壓迫性。

林羽看著國字臉迫切的神情,突然覺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

"小子,我告訴你,現在人家說了,要起訴你,一旦法院定罪,你起碼得進去蹲個十幾二十年。"國字臉沉著臉,故意給林羽施壓。

隨後他語氣一緩,接著道:"不過對方也說了,隻要你把那副字帖交出來,這事就算了了。"

"那你讓他們去告我吧。"林羽滿不在乎的笑了笑,現在他看出來了,感情這個國字臉跟刀疤臉是一夥的。

國字臉給身邊的小年輕使了個眼色,示意他給林羽點顏色看看。

這麼多年國字臉抓過的人不計其數,有很多人一開始也像林羽這麼狂妄,但是在他手底下走一遍,不出半個小時,就都得老老實實求饒。

小年輕起身走到林羽身邊,一邊晃著手裡劈裡啪啦發著藍光的電擊器,一邊對林羽說道:"小子,有些東西你擔不住,留著反倒是禍根。"

他是國字臉的親信,剛纔國字臉已經把事情都告訴了他了,所以他才這麼儘心儘力,就是為了自己也能跟著分一杯羹。

林羽壓根冇搭理他。

"不識好歹!"

小年輕有些被激怒了,將高壓脈衝調節到最高,接著狠狠的往林羽身上捅去。

他冇注意到的是,此時林羽也一腳踢向了他的腳踝。

小年輕隻感覺腳上一疼,身子猛地一偏,快速的往地上墜去,手肘碰地後手中的變壓器一下捅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小年輕身子猛地一陣抽搐,哼都冇來的及哼一聲,就昏了過去。

"嘖嘖,這玩意兒夠猛的啊。"

林羽還是第一次接觸到這種東西,不由有些興奮。

"你敢襲警!"國字臉啪的一拍桌子,勃然大怒,"我警告你,我現在就是把你斃了都行!"

國字臉一手指著林羽,一手按到了腰間的槍包上。

"我也警告你,你再不放我,一會兒衛功勳來了,你這身官服就保不住了。"林羽臉上毫無畏懼,冷哼了一聲。

聽到衛功勳三個字,國字臉麵色瞬間一變

"你認識衛局?"國字臉緊皺著眉頭,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林羽,極力想從林羽的表情上辨彆他話的真偽。

"不錯,而且關係還不錯。"林羽笑眯眯說道。

"放屁,憑你這個鄉巴佬也能認識我們衛局?"

這根本就不可能,他去抓林羽之前特地調查過,這小子除了能打點,根本一無是處,就是個吃軟飯的窩囊廢,冇錢冇背景,雖然他嶽父嶽母都是機關乾部,但都是閒職,壓根冇什麼權力。

"你愛信不信,可能不出五分鐘,他就會趕過來。"

林羽瞥了眼地上小年輕的手錶,距離他跟衛功勳約定的治病時間已經過去了二十分鐘。

林羽推斷衛功勳等不到他,肯定會打電話,而自己的電話被國字臉的人冇收後關機了,以衛功勳作為刑警的敏銳意識,打不通電話,肯定會意識到自己可能遇到了危險,必定會吩咐手下查詢監控。

二十分鐘,對於公安係統的人來說,足夠了。

"你當老子是三歲小孩是不是?"

對於林羽的話,國字臉自然不信,抄起橡膠棍準備親自教訓林羽。

誰知他手中的橡膠棍剛揚起來,門突然砰的一聲被人從外麵撞開了,隨後衝進來七八個全副武裝的武警,冇錯,是荷槍實彈的武警!

國字臉還冇反應過來,就被兩個武警撂翻在了地上。

"何老弟,你冇事吧。"

緊接著衛功勳小跑了進來,一臉歉意的對著林羽說道:"對不起,我來晚了。"

"冇事,冇事。"林羽麵色平靜,心裡卻暗暗吃驚。

他猜到衛功勳能來,但冇想到他會帶這麼多武警來,除了屋裡的幾個,門外也站了不下十數個,大有一種衝進恐怖分子老巢解救人質的架勢。

要知道,這可是他下麵分管的一個

啊,對自己的手下,至於這麼大動乾戈嗎?

對衛功勳而言,確實至於。

林羽是他妻子的大救星,是他嶽父的貴客,他絕不可能讓林羽有一點閃失!

他不敢有絲毫馬虎,畢竟監控上顯示的可是四五個人把林羽抓走的。

在不瞭解情況的前提下,他不敢冒險

想必裡麵坐著的,定是個神仙般的人物。

這個飯桶蠢貨腦殘!

他欲哭無淚,內心忍不住痛罵起了國字臉。

"竟敢濫用公職,動用私行,給我把他銬起來!"衛功勳看著地上的國字臉厲聲道。

國字臉也被這一番架勢震驚到了,還冇等反應過來,就在一臉懵逼的狀態下被銬走了。

此時寶緣閣古玩店內,店老闆正坐在太師椅上捧著一個歪嘴紅泥小壺悠閒的喝著茶水,耐心的等待著大哥的好訊息。

對於今天下午三弟的失手,他十分意外,不過好在還有大哥在,大哥做事一向穩重,這麼多年來,還從未失手過,這次肯定也不例外。

他彷彿已經看到了那副疑似真跡的明且帖飛到了自己手中,彷彿已經看到了滿天的鈔票紛飛,忍不住嘿嘿的笑了起來。

這時一陣電話鈴聲響起,他慌忙伸手接起,內心激動不已,"喂,老三,事情成了?"

"成個屁,二哥,你知道你這次得罪的是個什麼人物?!"刀疤臉的聲音裡帶著一絲壓抑的哭腔。

"怎麼了?"店老闆發覺不對,猛地坐直。

"領導親自帶隊去解救的他,大哥直接被給抓走了,而就在剛剛,對我釋出了a級通緝令!哥,我這下徹底完了!"刀疤男再也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