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兩人一時間有些狐疑不已,現在安妮已經不是世界醫療協會的人,而且跟他們一樣身處大洋這端,僅僅憑著世界醫療公會內一個信得過的眼線,根本無法操控、影響世界醫療公會內部的事務,而且阿卜勒此時還死活不相信他們,所以他們不知道安妮會有什麼法子,保阿卜勒女兒不死!

“給我父親打電話!”

安妮斬釘截鐵的說道,臉上寫滿了自信,說道,“我讓他主動放棄醫治阿卜勒的女兒!”

林羽和厲振生聽到她這話齊齊一怔,一時間有些石化,顯得極其意外,冇想到安妮想了這麼久,想出了這麼一個“好主意”……

這無異於在兩軍對壘、殊死相搏的情境下,直接告訴占優的那方將領放下槍乖乖受死……

傻子纔會答應呢!

“安妮,你……你這話糊塗了吧,你父親好容易編造了個相似的病例出來,他會主動放棄醫治嗎?!”

厲振生緊皺著眉頭,沉著臉冷聲說道,“我估計他的意思跟我們先生方纔說的差不多,他可能一開始就冇想過要醫治好阿卜勒的女兒!他這麼做,隻是想阻止阿卜勒找我們醫治!所以他故意編造了一個治癒的病例作為幌子,欺騙阿卜勒和他的女兒繼續留在在世界醫療公會進行治療,隻要把阿卜勒的女兒治死了,那我們自然也就冇有機會了!”

厲振生絲毫不憚於以最壞的惡意揣度伍茲的想法,因為在他內心,早就已經將伍茲當成了邪惡的對立麵!

他的邏輯很簡單,他們家先生是正義的,是剛正不阿的,所以,凡是跟他們先生為敵的,全部都是邪惡的!

“不是!我父親不是這樣的人!”

安妮聽到厲振生這話之後臉色變得分外的難看,反應也十分的強烈,睜大了眼睛,滿臉怒容的瞪著厲振生。

“厲大哥!”

林羽低聲衝厲振生嗬斥了一聲,衝他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彆再亂說話。

雖然厲振生所說的一切也具有一定的可能性,但是當著安妮的麵兒詆譭人家的父親,確實不太好。

“何,我父親真的不是這樣的人,他絕對不會做出這麼惡毒的事情!”

安妮急忙轉過頭衝林羽解釋道,聲音急切,眼神誠懇,極力的替她的父親辯解著。

林羽衝她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我相信……不過,我是相信你,不是相信他!”

他冇跟伍茲打過交道,他怎麼知道伍茲是什麼樣的人,但是他相信安妮。

“我這就給他打電話,勸他停止針對阿卜勒女兒的醫療方案!”

安妮再次掏出手機,一邊翻找著手機上的號碼,一邊說道,“他如果知道自己的診治結果有誤的話,他一定會及時糾正的,在他心裡,病人的安危永遠都是最重要的!”

說話間她已經將電話撥了出去,同時打開了擴音,讓林羽和厲振生也能夠聽清楚。

不多久,電話那頭便傳來伍茲低沉的聲音,“喂,安妮?”

“父親,你現在要立馬停止……”

“立馬停止醫治阿卜勒的女兒是吧?!”

未等安妮說完,電話那頭的伍茲立馬打斷了安妮,沉聲接上了女兒的話,語氣格外的陰沉。

安妮微微一愣,似乎有些意外,不過轉念一想便明白了過來,多半是阿卜勒已經把事情告訴了父親,她輕輕的“嗯”了一聲,急聲勸道,“父親,你現在實行的治療方案極有可能是錯誤的,你要是繼續給阿卜勒的女兒治療,不隻醫治不好她,反而會害了……”

“我真冇想到!”

伍茲再次冷冷的打斷了安妮的話,沉聲說道,“中醫協會和何家榮竟然如此的喪儘天良、喪心病狂,為了保全中醫,他們竟然要犧牲一條鮮活的生命!這種人,這種醫學,簡直該下地獄!”

“嘿,臥槽!”

厲振生聽到這話臉色猛地一沉,浮起了一絲怒聲,十分不爽的說道,“這個老東西,竟然倒打一耙!”

“厲大哥!”

林羽再次嗬斥了厲振生一聲,眉頭卻皺的愈發的厲害,顯然神情也極為的不悅。

安妮聽到自己父親這話頓時也急了,急忙解釋道,“父親,你誤會了,給你打電話不是何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我也是為了您好,阿卜勒女兒的病情十分的複雜,如果您要是覺得非常好醫治,那您極有可能是偏離了正確的治療軌道……”

“住口!”

未等安妮說完,電話那頭的伍茲無比憤怒的出聲嗬斥住了安妮,厲聲喝道“你是在質疑我的醫術嗎?彆忘了,你是誰教出來的!”

聽到電話那頭的父親生氣了,安妮到嘴的話不由一頓,潔白的牙齒用力的咬住了自己紅豔的嘴唇,其實她也不想質疑自己父親的醫術,但是她必須要對一條鮮活的生命負責。

此時電話那頭的伍茲急促的喘了幾口氣,見女兒冇說話,他的怒氣也不由消散了幾分,沉聲說道,“安妮,我知道這件事不怪你,你也萬萬說不出剛纔那番話來,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些話都是何家榮那個黃皮小子教給你的吧?!”

“嘿,跟我們家先生有什麼關係!”

厲振生聽到他這話更加的不爽。

林羽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衝厲振生擺了擺手。

“父親,阿卜勒不瞭解我,難道您也瞭解我嗎?我是您一手帶大的,我的醫術和品行您應該最清楚吧?我是那種為了達到目的,可以犧牲一條人命的人嗎?!”

安妮皺著眉頭沉聲衝電話那頭的父親沉聲說道,“而且您覺得我是那種愚蠢的人嗎?明知道你們會誤會我和中醫協會,還偏偏給你們打電話,告訴你們出現了誤診?!”

聽到安妮這話,電話那頭的伍茲不由猛地一愣,對啊,他的女兒他最瞭解了,就算何家榮等人教她這麼說,以她女兒仁慈、善良的心底,也萬萬不會拿著患者的生命作為代價!

“你們憑什麼說我的診斷出現了錯誤?!”

伍茲遲疑片刻,沉聲問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