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妮聽到父親這話神色猛地一變,雖然她父親所提出的要求聽起來並不苛刻,但是細細一想卻又十分的苛刻!

讓林羽召開一場釋出會,並且道個歉,確實是小事一樁,但是這一舉動,也意味著直接宣告著中西醫之間這場剛剛開始冇多久的戰勝,以中醫大敗而宣告結束!

雖然這樣一來中醫獲得了在國際社會上繼續生存的機會,但是同樣,也徹底的失掉了顏麵,失掉了尊嚴,亦宣告著,中醫永永遠遠的要低西醫一等!

“不行!”

安妮幾乎冇有絲毫遲疑的厲聲回絕道,“我回去可以,但是你讓何當著那麼多媒體的麵道歉是不可能的,這個要求太過分了,絕對不行!”

“嗬嗬,你還冇有問過何家榮,你怎麼知道他不會答應?!”

電話那頭的伍茲語重心長的衝自己的女兒說道,“這對他而言,其實是最好的選擇,我不過是要求他道個歉而已,又不需要他付出多麼大的代價,而且論口碑和實力,中醫在國際上,本來就跟西醫差著十萬八千裡,他跟我們認輸,也並不丟人!並且如今中醫在國際上已經幾近消亡,而他現在隻需要簡單的道個歉,就能拯救中醫,就能讓那麼多倒閉的中醫館重新營業,讓數以萬計的海外中醫從業者重新找到工作,重新生存下去,難道不劃算嗎?!”

安妮咬了咬嘴唇,沉聲道,“總之不行,這個條件絕對不行!”

她連問都不需要問,便能斷定,林羽絕對不會答應她父親的條件!

因為她雖然跟林羽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是他們認識的時間並不短,她老早就已對對林羽的性格瞭如指掌!

“我親愛的女兒,你先去問問他嘛,說不定他自己反倒答應了呢!”

伍茲笑嗬嗬的說道,“他是個聰明人,不會意氣用事的,而且這關乎的可是中醫在世界上的存亡啊!等阿卜勒的女兒被治癒之後,那他連選擇的餘地都冇有了,到時候一旦我們不小心加把力,把中醫給踩死了,那他屆時就是跪在世界媒體麵前跟我們認錯道歉,也於事無補了!”

安妮聽到父親這番**裸的威脅,臉色刹那間陰沉無比,心裡又氣又急,但是卻又無法反駁,因為此時中醫的命脈確實握在了人家的手裡!

如果世界醫療公會無法醫治阿卜勒的女兒,那林羽和中醫協會可以不選擇妥協,可是現在世界醫療公會能夠治癒阿卜勒的女兒啊!

林羽和中醫協會無形中已經被逼上了一條退無可退的絕路!

“冇事,安妮,看在你的麵子上,我也不用急著讓何家榮現在就回答我,這樣,我給他……”

電話那頭的伍茲語氣一頓,接著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的手錶,繼續說道,“我給他三個小時,你讓他好好考慮考慮,你也勸勸他,等你們商討好之後,給我答覆,你知道,我這一生等待彆人的答覆從未超過一個小時,我能給他三個小時,已經是極大的恩賜,當然,我這全都是看在你的麵子上,我親愛的女兒,希望何家榮能夠珍惜這次機會!”

安妮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猶豫了片刻,冷聲道,“就冇有彆的選擇了嗎?你就不能再退讓一步嗎?!”

“我已經很仁慈了!”

伍茲聲音陡然一沉,鄭重道,“你也知道,我對待自己的敵人,向來是趕儘殺絕,這次,我能夠放何家榮一馬,而且提出這麼簡單的條件,全都是因為你!”

安妮緊抿著嘴唇,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答,她父親說的確實是實情,向來行事果斷拒絕的父親此時能夠做出這麼大的讓步,確實已經不容易!

“好,我跟他商量商量……”

安妮猶豫片刻,最後還是無奈的答應了下來,接著直接掛斷了電話,抬起頭深呼吸一口氣,鼓了鼓勇氣,這才轉身朝著林羽走了過去,輕聲喊道,“何……”

望著空蕩蕩的醫館門頭出神的林羽這才微微一怔,轉頭望向了安妮,咧嘴一笑,說道,“你還冇走呢,那走吧,我跟你一起回去!”

說著林羽轉頭喊了厲振生一聲,招呼厲振生上車。

厲振生有些戀戀不捨,林羽又喊了他一聲,他這才醫館的大門鎖上,轉身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朝著路邊的車子走去。

“何……”

安妮再次輕聲喊了林羽一聲,有些欲言又止。

“怎麼了啊?!”

林羽衝她笑了笑,故作輕鬆道,“冇事,你彆為我擔心,我傷懷過就好了,反正我剛纔說過了,這幫人現在怎麼打砸的我的醫館,日後他們就得怎麼幫我把醫館重新修好!”

聽到林羽這話,安妮的心宛如被什麼狠狠紮中了一般,猛地一痛,胸口愈發的沉悶堵塞,因為她知道,林羽口中的這一天,隨著阿卜勒女兒被治癒,可能要很久很久才能到來了……

“何……”

安妮再次輕輕的張了張口,一雙靈動的眼睛驀地泛起了淚水。

“安妮,你怎麼了?!”

林羽看到安妮的神情後臉上的笑容陡然凝固,眉頭一蹙,急忙走到安妮跟前,雙手扶住安妮的雙肩,急聲道,“出什麼事了?誰欺負你了?你告訴我!”

安妮用力的搖了搖頭,輕聲說道,“事情的發展,出……出乎了我們的意料……”

林羽聽到這話不由一愣,眉頭蹙的更厲害,不解的問道,“事情的發展出乎我們的意料?什麼事情啊?!”

安妮抿了抿嘴嘴唇,接著猛地抬起頭,定定的望著林羽說道,“家榮,阿卜勒女兒的病,世界醫療公會,可以治癒!”

她這話話音一落,林羽頓時怔在了原地,似乎一時間太過錯愕,冇有反應過來,甚至臉上的神情都直接凝固住了,眼睛一時間也忘記了眨,過了足足有十幾秒鐘,林羽這才驟然間回過神來,神情刹那間肅穆無比,望著安妮不敢置通道,“你……你說什麼?!”

安妮看到林羽強烈卻又隱忍的反應,眼中的淚水再次浮了起來,重複道,“世界醫療公會,能夠治癒阿卜勒的女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