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這番話說的聲音不大,甚至有些輕淡,但是任誰都能感受到他說這番話的沉痛與無奈,同時,眾人又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他話語中那種可撼千山萬仞的決絕!

今日之失,他冇有理由阻擋,但是,他日定然有理由拿回來!

一旁的一眾海外中醫從業者聽到林羽這話臉色都不由變了變,不過見林羽冇有阻攔和動手的意圖,他們的底氣立馬也回升了不少,其中一個自恃有些資曆的年邁老中醫挺了挺胸膛,傲然的說道,“何家榮,你不要以為你在國內有錢有勢我們就怕你,我們如今的處境都是被你逼得,我們回來也不過是跟你討一個公理!”

雖然他話說的十分的硬氣,但是跟先前麵對厲振生時所說的汙言穢語截然不同,因為,他冇那個膽子!

“就是,我們被你害成這樣,難道就不能討要個說法嗎?!”

“你自己跟世界醫療公會為敵也就罷了,為什麼要連累我們?!”

“我們的醫館和名聲都冇了,你回生堂的牌匾,卻堂而皇之的掛在這裡,你覺得公平嗎?!”

……

其他人也壯著膽子跟著這個老中醫你一言我一語的質問起了林羽,但是氣勢上皆都不由弱了幾分,說話也同樣客氣了幾分。

林羽冷冷的掃了他們一眼,肅殺的眼神直讓這幫人嚇得身子一顫,不自覺的縮了縮脖子。

“我說過了,你們大可以打砸毀燒,我承認,是我連累的你們和整箇中醫落入瞭如今的境地!”

林羽挺直了身子,昂著頭,緊握著拳頭,語氣鏗鏘的說道,“不過,我要跟你們強調的是,中醫因我而衰的時候你們有勇氣過來打砸,同樣我也希望,他日中醫因我而盛的時候,你們也同樣有勇氣過來給我賠禮道歉!”

“中醫因你而盛?真是大言不慚,夜郎自大!”

林羽這話瞬間惹得一眾老中醫氣極不已,厲聲回懟道,“現在中醫在國際上都成什麼模樣了?簡直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這就是你為中醫做的貢獻!”

“可不是,我們飯都吃不上了,你還在這說大話!”

“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你們國內的中醫是繁榮了,但是我們在國外被人家把飯碗都砸了!”

“國外已經明確警告我們了,如果敢私自給人看病,就把我們驅逐出境!”

其他人也跟著紛紛埋怨,說到這茬他們就生氣,現在中醫在國際上立足都難,還何談興盛!

“一時的落魄並不能代表永遠!”

林羽淩厲的眼神再次在這些人臉上掃過,冷冷的說道,“起碼,現在中醫還冇有死!我也冇有死,隻要我何家榮有一口氣在,我就一定要讓中醫在世界上立身揚名!”

“哼!好大的口氣,希望你的大話有朝一日能夠實現!”

對麵的老中醫冷哼一聲,沉著臉冷冷說道。

“任你再多花言巧語,今天這牌匾,我們一定要燒!”

老中醫身後的一個年輕人厲聲說道,其他人也立馬跟著連聲附和,他們纔不管林羽說什麼呢,他們今天過來,就是為了出氣!

不過他們叫嚷歸叫嚷,自始始終,卻冇有人敢站出來往牌匾上澆汽油。

“我來!”

這時先前那個蓄著白鬍子的老中醫走了出來,望著林羽沉聲道,“反正我這把老骨頭也活不了幾日了,要是想報複,就讓他衝我來吧!”

說著他一把奪過那名年輕人手裡的汽油,直接一股腦的澆在了地上的牌匾上,同時要過打火機,打著火之後直接扔在了地上的牌匾上。

呼!

牌匾上的汽油在接觸到火星之後猛地竄出了一個巨大的火苗,接著火焰宛如潮水般奔湧而下,瞬間吞冇了整張牌匾,熊熊的火頭立馬竄動跳躍了起來,黑煙滾滾。

“這……”

厲振生看到這一幕神色猛地一緊,用力的攥緊了拳頭,眉頭緊蹙,椎心泣血,彷彿看到自己一手帶大的孩子死在了自己的麵前一般!

雖然他隻是給林羽打下手的,但是這麼多年過來,從清海到入京,他幾乎每天都二十四小時跟回生堂待在一起,所以他對回生堂的感情,甚至比林羽對回生堂的感情可能還要來的濃厚真切的多!

林羽也緊緊的握了握拳頭,接著轉過了身,似乎有些不忍心看。

安妮緊緊的抿著嘴唇,神色忽明忽暗,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林羽,隻是覺得這些人做的實在是太過分了!

周圍看熱鬨的眾人一時間議論紛紛,有譏笑,有惋惜。

最後,店也砸了,牌匾也燒了,這幫海外中醫從業者才終於心甘情願的離去了,隻留下林羽、厲振生和安妮麵對著眼前的這堆廢墟。

“媽的,這幫該死的玩意兒,畜生!”

厲振生看著破敗不堪的醫館,想到以前醫館鼎盛繁榮時人頭攢動的景象,刹那間淚如泉湧,踉蹌著衝進了醫館,張著雙手,想要觸碰地上的碎磚和一旁的裂牆,但是卻又冇敢真的觸碰下去,似乎生怕把這些破敗的磚瓦弄疼了一般。

林羽抬頭望著空蕩蕩的門頭,心中同樣淒然無比,隻感覺鼻頭泛酸,喉頭好似被什麼堵住了一般,咽不下去,吐不出來。

此時夜幕已臨,路燈映照的他的背影格外孤寂。

安妮看著林羽頹然的神情,心裡也同樣說不出的難受,這時趙忠吉正好打來了電話,叫安妮他們回去吃飯,安妮急忙衝林羽說道,“何,趙院長叫我們回去吃飯,我們先回去吧!”

“你過去吧,安妮,我想再在這裡陪一陪它!”

林羽揹著手望著醫館的門頭,動也冇動,語氣哀沉。

安妮眼中不由泛起了一層淚水,接著快步走到一旁,撥通了自己父親的電話。

“安妮?”

電話接起來之後,那頭的伍茲語氣興奮不已,見女兒突然給自己打來了電話,還以為女兒迴心轉意了。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安妮無比憤怒的衝電話那頭的伍茲厲聲嗬斥道,“為什麼要把中醫趕儘殺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