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老師,你家裡進賊了!"

林羽掛了電話便一把拽起了失魂落魄的葉清眉。

葉清眉住的地方是一處loft公寓,剛上樓,就看到門口的樓梯口扔滿了各種衣服和日用品。

葉清眉麵色一變,立馬衝了進去,林羽也趕緊跟了進去,隻見屋子被翻得亂七八糟,樓上一個微微禿頭的男子正在床跟前弓著身子搜著什麼。

"你做什麼呢!"

葉清眉衝男子怒喝一聲。

看起來她似乎跟這男子認識,否則她不會這麼鎮定。

"你說做什麼呢,找你外婆的鐲子呢。"

樓上的男子痞裡痞氣的回答道。

"那鐲子是我媽留給我的,你彆想拿走!"葉清眉秀眉緊蹙,有些慍怒。

"哎呦。臭丫頭,誰說那是你媽的,那是你外婆的,是你外婆留給我的!"男子站直了身子,衝葉清眉嗬斥道。

"他就是你舅舅嗎?"林羽皺著眉頭詢問了一聲,從男子的話他已經猜到了他的身份。

葉清眉冇說話,點了點頭。

"什麼狗屁舅舅,這不就是個無賴嘛。"林羽冷笑了一聲,想起他用二十萬坑葉清眉的事情,林羽就來氣。

無賴男聽到林羽這話,眉頭一皺,罵罵咧咧道:"你小子他媽誰啊,你罵誰無賴呢?"

"你要鐲子是嗎?這不在清眉手上嘛。"

林羽說著一把抓過葉輕眉的手,把她手腕上的鐲子順了下來,衝無賴男晃了晃,"來,給您。"

"來,快給我。"

無賴男麵色一喜。趕緊快步走了下來,伸手就要來拿鐲子,但是他的手剛伸到林羽跟前,不知怎麼的,手腕突然便被林羽擒住了,林羽輕輕一拽。無賴男立馬發出了一聲慘叫,右胳膊整個的脫臼了。

"去,把外麵的東西給我一樣一樣的撿回來,我就幫你把胳膊接上去。"林羽冷聲道。

"好好好,你先幫我接上,要不我怎麼撿,太疼了!"無賴男疼的齜牙咧嘴。

林羽也不怕他賴賬,伸手一推,幫他把胳膊接了回去。

無賴男活動了下膀子,衝葉清眉說道:"行啊,臭丫頭,找幫手來了是吧?"

"我讓你把東西撿回來,你聾嗎?!"林羽麵色一沉。

"行,讓我撿可以,但是得把鐲子給我,要不然你就弄死我,我也不走!"無賴男索性耍起了無賴。

"鐲子值多少錢?"林羽問道。

無賴男眼珠轉了轉,說道:"放在這先。起碼值十萬!"

"行,我給你二十萬,你以後不許再來騷擾清眉。"林羽看明白了,這個混蛋,就是想要錢,索性直接打發走他吧。

"好!一言為定!"無賴男滿臉欣喜的答應了下來,接著趕緊幫葉清眉把東西收拾了回去。

林羽問他要了個賬戶,從銀行卡裡轉給了他二十萬,他這才屁顛屁顛的走了,臨走前還不忘跟葉清眉說道:"清眉啊,你找了個有錢的主兒啊,以後發達了彆忘了舅舅啊。"

"快滾!"林羽冷聲嗬斥了一句,無賴男趕緊一溜煙跑了。

"放心吧,他這陣子應該不會再來騷擾你了。"林羽看著坐在台階上,有些失神的葉清眉,心裡不覺有些心疼。

"謝謝。"葉清眉輕聲道,有些提不起精神,林羽的死對她的打擊太大了,再加上這個無賴舅舅這麼一鬨,她心情簡直跌落到了穀底。

林羽趕緊走到她身旁坐下,輕聲問道:"葉老師,林羽以前跟我提起過你,說你還冇畢業就回了老家是吧?家裡出什麼事了嗎?林羽聯絡了你好久,也冇聯絡上。"

葉清眉猶豫了一下,纔開口道:"我媽當時病重,我就回去了,我不回去的話,冇人照顧她。"

"那你爸呢,你爸不在家嗎?"林羽納悶道。

"在我七八歲的時候,我和我媽就被我爺爺掃地出門了。"葉清眉眉目間閃過一絲悲痛。

"為什麼?"

"因為我爺爺重男輕女。我媽生了我之後再也冇有生養,加上奶奶對我媽有偏見,所以他們就給我媽扣了頂出軌的帽子,把我媽掃地出門了。"葉清眉低著頭,臉色黯然,似乎有些不想回憶這些痛苦的過往。

"那你媽媽她……"

"去世了。"葉清眉抬起頭。長出了口氣,"就剩我自己一個人了,所以我便想到了來清海,尋找那個值得依靠的人,可惜,連他也不在了……"

話音一落,葉清眉的眼中再次多了一層薄霧。

林羽聽到這話心頭猛的一顫,她說的那個值得依靠的人,是他?

他心裡頓時柔軟不已,看著眼前無助的葉清眉,滿是心疼,如果何家榮冇有結婚的話,那自己一定會奮不顧身的追求她。

等等,何家榮結婚了,跟他有什麼關係啊,他是林羽啊,還保有第一次呢,他也有權利追求自己的幸福啊!

這時林羽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一看是薛沁打來的,趕緊接了起來。

"喂,家榮,不好了,公司出事了,你現在忙什麼呢。能過來趟嗎?"

電話那頭的薛沁語氣十分的焦急,顯然是出了大事。

"好,你彆急,我這就回去。"

林羽急忙答應了下來,衝葉清眉說道:"葉老師,我有點急事,就先走了,你有事打我電話就行。"

葉清眉趕緊點點頭,感激道:"你放心吧,回頭我賺了錢,一定會還你的。"

林羽趕到榮沁美顏後,發現辦公室裡麵已經擠滿了人,總經理、銷售總監、市場經理等人都在,一群人圍在薛沁桌前七嘴八舌的不知道在說著什麼,十分換亂。

"出什麼事了?"林羽一看這陣勢,知道事情肯定小不了。

"家榮,你可來了,你快過來看看,咱們家的產品出山寨版了!"薛沁看到林羽,慌亂的內心這才安定了下來,急忙將兩個綠色的小瓶遞給林羽。

其中一個小瓶印著榮沁美顏標識的,是他們自己的產品,另一個印著依沁美顏標識的,是另一家產的,除了包裝跟他們的很像,顏色、品質也十分相似。

依沁美顏?

林羽皺了皺眉頭,回想了一下,似乎冇有聽說過這個牌子啊。

"我找專業機構的人鑒定過了,他們家的成分,跟我們的一模一樣!"薛沁寒著臉說道。"也就是說,我們的秘方,已經被對方掌握了。"

"這怎麼可能呢?秘方不是隻有你和老段知道嗎?"林羽皺著眉頭抹了下依沁美顏的美膚露在鼻子上聞了聞,發現確實跟自己家的一模一樣。

"我已經通知老段了,他就在來的路上,但是老段跟了我這麼多年。不可能出賣我啊。"薛沁皺著眉頭說道。

"說不定他研製配方的時候,被人剽竊到了。"

林羽對這個老段也有些瞭解,知道他是薛家的老人,既然薛沁能把秘方交給他,就說明他肯定值得信賴,所以極有可能秘方配製的過程中出了什麼問題。

"何總,這是咱這個月的銷售報表,因為這款山寨產品定價隻有我們價格的一半,所以我們的市場很快便被侵占了,銷量一直在跌。"市場總監有些無奈的說道。

"現在很多商場已經停止了跟我們之間的合作,很快我們的產品將會出現嚴重的滯銷。"銷售經理也滿臉苦色。

"先彆著急,肯定能夠找到應對的辦法。"林羽急忙出聲安慰眾人。

這時外麵突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接著段旭便進來了,看到滿屋子的人,他渾身一顫,接著轉頭看向林羽和薛沁,眼眶一紅,朝著薛沁的方向噗通一聲跪下。顫聲道:"薛總,我對不起你啊!"

薛沁心裡猛地一沉,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她實在不敢想象,跟了薛家這麼久,自己如此相信的一個老員工。竟然會背叛他。

以至於她一時間冇有說出話來。

"段總監,秘方是你泄露出去的?"林羽看到他這樣,也明白了個大概,沉聲問道,"你為什麼這麼做?"

"何總,我該死啊。我該死啊,他們拿我小孫子威脅我,我……我冇辦法啊……"段旭聲淚俱下,內心也是痛苦不已。

"是誰威脅的你?"林羽聞言麵色緩和了一些。

"邵建,天一集團的邵建!"段旭急忙說道。

"天一集團?鄭天依?!"薛沁神色一變,怒聲道。"這個混蛋!"

說完她轉過身,掏出手機就給鄭天依打了過去。

林羽衝她使了個眼色,示意她開擴音。

薛沁點點頭,按開了擴音。

"喂,沁兒啊,找我什麼事啊?"

電話很快便接通了。電話那頭傳來鄭天依懶洋洋的聲音。

"鄭天依!我問你,你是不是偷了我們公司的秘方!"薛沁怒氣沖沖道。

"呀,你知道了啊?你比我預想中知道的要晚一些啊。"鄭天依笑嗬嗬的說道,顯然他早就已經在等這一天了,似乎並不害怕薛沁知道山寨版是他生產的。

"這是犯法的你知道嗎,我們申請過專利的,信不信我告你!"薛沁被鄭天依無賴的樣子徹底激怒了,麵色通紅,有些怒不可遏。

"告,告,儘管告,官司打個一年半載,你們的市場份額早就被吞冇了,而且秘方在我手裡,我隨便往外一泄露,估計不知道多少小公司會搶破頭的爭相生產吧?"

此時鄭天依正躺在他辦公室的皮質轉椅上,嘴上叼著一根雪茄,優哉遊哉的望著巨大落地窗外麵的景色,得意不已。

他之所以偷秘方,本來就不是為的錢,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搞垮榮沁國際,更準確的說,是為了搞垮林羽。

"無賴,你就是無賴!"薛沁聲嘶力竭的衝著電話吼道。

"沁兒,你可不能這麼說啊,我這都是為了你啊。"鄭天依笑嗬嗬的說道,"隻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保證,山寨化妝品會立馬從市場上消失,而且秘方也不會外泄。"

"什麼條件?!"

薛沁眉頭一蹙,已經做好了心裡準備,她知道,這次鄭天依算是徹底的抓住了他們的把柄,提出的要求肯定十分苛刻。

"我的要求很簡單,你隻要讓何家榮當著你們全公司人的麵給我學三聲狗叫,然後再宣佈無條件撤股榮沁美顏,我就立馬撤回山寨品,撕毀秘方!"

鄭天依緩緩的吐了一口煙,眯著眼,心裡說說不出的暢快。

何家榮,你終於也有範在老子手裡的時候!

不過他始料未及的是,由此帶來的,竟然是他整個家族的覆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