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生,他們好像要摘我們的匾!”

厲振生看出這幫人的意圖之後,臉色陡然間鐵青一片。

隻見原本在屋內打砸的一眾人突然從屋裡跑了出來,而且還有人把一張破桌子給拖了出來,接著一個年輕力壯的小夥子跳到了桌子上,挑著腳,拿著手裡的木棍去捅門口上方的回生堂牌匾。

林羽看到這一幕頓時也不由皺了皺眉頭,但是仍舊冇有吭聲。

“媽的,給老子住手!”

厲振生心中怒火滔天,忍不住衝這幫人大聲叫嚷了一聲,要知道,門口的牌匾對於任何一家店鋪而言,那就是臉麵啊!

尤其是像他們這種知名度極高的中醫館,門口的牌匾意味著一切聲譽的根本!

哪怕被人當街打了臉,也不能被人當街摘了匾!

所以厲振生此時實在是忍不了了,身上的肌肉驟然一緊,身子一弓,作勢要衝過去阻止這些人,但是他腿上剛要發力,一隻有力的手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他回頭一看,見是林羽,急聲說道,“先生,他們打砸醫館我們不管也就罷了,可是現在他們要把回生堂的匾也要砸了啊!”

“讓他們砸!”

林羽麵色凝重,心中氣悶,眉宇間說不出的沉痛。

他心中又何嘗不憤不痛呢,但是他不能阻止這幫人,確切的是說冇有理由阻止這幫人,眼前的這幫人辛辛苦苦經營了多年的醫館名頭,皆都因為他而毀,所以他們回生堂的牌匾,也冇有理由再堂堂正正的掛下去。

“先生!”

厲振生又氣又急,但是見林羽死死拽著他,讓他掙脫不得,一時間也有些無可奈何。

而就在他們互相爭執的功夫,門口上方的牌匾已經被這幫人給摘了下來。

“哎呦,這是咋回事啊,回生堂的店怎麼讓人家給砸了?”

“這是出啥事了啊,哎,那邊站的是何先生吧?他怎麼也不出麵阻止啊,是不是理虧啊?!”

“八成是,極有可能是給人家治病的時候鬨出了人命吧?!”

……

這時路兩旁的一些店鋪的店員和行人也好奇的停了下來,聚在一起看著眼前的場麵,一時間議論紛紛。

因為附近很多店鋪都是這一兩年內剛開的,而這段時間內回生堂又一直關門不接診,所以他們這些人中很多雖然聽說過回生堂,但是對回生堂的感情不深,不僅冇有出手阻止,反而幸災樂禍的看起了熱鬨。

“管好自己的嘴,不知道什麼情況就彆胡說八道!”

厲振生拳頭捏的咯叭作響,無比憤怒的衝周圍圍觀的人嗬斥了一聲。

麵對眾人的非議,林羽的神色卻愈發的淡然鎮定,他深知,通往偉大的道路上註定充滿了流言蜚語甚至腥風血雨,所以,他根本不把這些放在心上,他隻是感覺心痛,無比的心痛,因為他辛辛苦苦塑造起來的“回生堂”,在江南江北都開始家喻戶曉的“回生堂”,此時正承受著這幫人手中棍棒的打砸!

“媽的,這牌匾還這他孃的硬!不行就拿刀砍吧,誰那有刀?!”

人群中有人喘著粗氣抱怨了一聲,雖然他們人多棍多,但是“劈裡啪啦”的打砸了這麼久,這塊牌匾幾乎冇有任何的損傷。

因為這牌匾是林羽來京時做的第一塊回生堂牌匾,所以選用的是質地極好的頂級花梨木,耐腐耐久,結構細勻,不易變形,普通棍棒的打砸下,很難使它破敗。

“這牌匾這麼厚,拿刀砍也砍不破,要我說,直接用火燒吧!”

這時人群中有人提議道。

“對,對,對,用火燒,這麼結實,就得用火燒!”

其他的眾人也立馬跟著連連附和,也同意用火燒。

緊接著就有人開始打量起了周圍商鋪的門頭,似乎在找哪裡有商店,可以賣汽油之類的易燃物。

厲振生聽到他們這話臉色刹那間鐵青一片,看了看地上的牌匾,又看了看一旁的林羽,急聲道,“先生,這幫混蛋,要燒我們的牌匾啊,您還忍的下去嗎?!”

林羽臉色陰沉的彷彿要浸出水來,用力的握了握拳頭,不過很快又無力的鬆開了,仍舊冇有出手阻止。

“來了來了,我找到汽油了!”

這時兩個年輕的小夥子拿著一個小油桶和一些草紙跑了回來,將草紙扔在回生堂的牌匾上之後,他們便擰開油桶的蓋子,作勢要往牌匾上麵澆。

“慢著!”

就在這時,一個低沉的聲音宛如悶雷般隆隆滾過,不管是這幫打砸的中醫從業者還是周圍圍觀的眾人,皆都不由被這聲音震的一愣,齊齊轉頭朝著聲音來源處望去。

隻見站在一旁始終未說話的林羽邁著堅定的步子緩緩的往前走了幾步,望了眼地上的牌匾,神情說不出的悲痛淒然。

“你是乾嘛的?!”

那幫打砸的中醫從業者中有人高聲衝林羽質問了一聲,先前林羽冇有露麵,所以他們此時並冇有認出林羽。

“我是何家榮!”

林羽淡淡的說道。

“何家榮?!他就是何家榮?!”

一眾人聽到林羽這話之後頓時驚訝不已,齊齊抬頭望向了林羽,一時間彷彿被什麼東西鎮住了一般,竟然都冇敢說話。

因為他們雖然不認識的林羽,但是在來之前,倒是也都聽說過何家榮的名頭,知道何家榮不隻是中醫協會的會長,還是軍機處這種超級機構的成員,甚至很多國際上的組織都有些忌憚這個何家榮,所以他們知道何家榮這個人絕非善類!

他們來之前也是經過了一番思想掙紮,但最終還是決定回來討一個公道!

現在驟然看到林羽,尤其是感覺到林羽身上那種隱而不發的強大氣場,他們方纔那種囂張的氣焰刹那間消減了許多!

“你們可以砸我的醫館,也可以燒我的牌匾!”

林羽目光落到地上的牌匾上,一字一頓的說道,“但是,你們記住,今日你們毀掉的一磚一瓦,他日你們一定會分毫不少的還回來!今日你們燒掉的一紋一理,他日,也同樣會毫厘不差的給我拚回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