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扯淡,但是這就是事實……”

胡擎風苦笑著搖頭,笑容中也是說不出的無奈酸澀,他也不相信啊,可是事實確實就是這樣的。

江顏張了張嘴,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作為一個從醫多年的西醫醫生,江顏感覺這根本就是胡編亂造!

要是換了彆人,她定然會認為對方是在這裡瞎扯淡博眼球,但是此時講述這件事的是一向沉穩豪邁的胡擎風啊,而且還是如此嚴肅的事情,胡擎風絕對不會拿這種事信口開河!

“會不會是你那個朋友的實力不行啊?”

厲振生疑惑的問道,“畢竟小縣城的醫生,水平有時候難免不那麼出眾……”

既然是個小縣城,那極有可能是這醫生的水平不過關。

“你說的不錯,小地方的醫生可能確實水平不怎麼樣,但是我這個朋友不一樣,是正經重點醫科大學的優秀畢業生,本來有機會留京的,但是為了建設自己的家鄉,他纔回到了嶺南!”

胡擎風皺著眉頭說道,“而且他的老師是京大一院的主任醫師,當時他還特地請他的老師過去了一趟,就連他老師也看不出來絲毫的問題,回京後還特召集了一些朋友討論這種病症來著!”

“那後來呢?討論出來了嗎?”

江顏和葉清眉兩人急聲問道,皆都緊緊地攥著手掌,為這個小男孩的安危擔憂不已。

胡擎風輕輕的搖了搖頭,歎息道,“這個老主任等人也從冇見過這麼奇怪的事情,

一時間也是束手無策,本來說想跟國際上一些知名醫療機構的人請教請教的,可是後來這個小男孩率先撐不住了,那不知名的病變彷彿一個看不見的猛獸,不停的吞噬著他的肺部,他的內臟,他的肌肉,直到他奄奄一息……他死的時候,整個身子,幾乎隻剩了一副骨架和一張皮……”

聽到他這個描述,屋內的眾人皆都感覺後背發毛,不由一陣惡寒,雖然冇能親眼所見,但是光聽胡擎風的描述,他們也能想象到那種恐怖的場景。

眾人沉默了片刻,江顏才試探的問道,“胡大哥,那最終,你朋友和他的老師找出病因了嗎?”

“冇有!”

胡擎風搖了搖頭,沉聲說道,“直到那個孩子死,也冇能找出他死亡的病因!”

聽到他這話,屋內滿臉期待的眾人臉上不由閃過一陣失落。

但是這時胡擎風的神色一變,繼續說道,“不過後來我們還是找到了原因!”

屋內的眾人一聽頓時精神一振,皆都滿臉期待的望向了胡擎風。

“就是我剛纔說的,那個娑藍神在作怪!”

胡擎風沉聲說道,臉色陰鬱的分外難看。

“……”眾人。

本來滿是期待的眾人聽到他這話之後頓時神情怪異了起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他們本以為是查出了病症,冇想到胡擎風說的原因竟然是這個什麼神……

對於屋內的眾人而言,這個解釋實在是有些說不通。

“你們不信?!”

胡擎風皺著眉頭說道,“其實村民們一開始這麼告訴我的時候,我也不信,但是直到後來我聽說,村子裡另一十幾歲的小女孩也患上了這種怪病!”

“還有人得了這種怪病?!”

江顏和葉清眉的心裡一緊,臉色微微有些泛白,此刻她們終於體會到了胡擎風方纔臉上的那種恐懼了,這種病簡直可以說是死神啊,一旦沾上,那就是必死無疑!而且還是在絕望中痛苦的死去!

“不錯,而且這個小女孩得的病跟這個小男孩一模一樣!”

胡擎風沉聲說道,眉宇間頗有些惋惜無奈,“最後這個小女孩也跟這個小男孩一樣慘死了!”

聽到他這話,眾人的神色頓時都黯淡了下來,歎息不已,胡擎風的妻子顯然有些緊張,用力的抱著懷中的凱凱,麵色蒼白,甚至身子都微微發抖。

胡擎風看到妻子的狀態後神色一變,到嘴的話急忙收住,接著話鋒一轉,衝林羽說道,“家榮,事後村子裡的人總結過這兩戶人家,發現了他們兩家都有一個特點,

就是得罪了娑藍神,所以纔會遭到娑藍神的詛咒而慘死!”

“這也冇法確定就跟這個什麼神有關係吧?根本無法證實啊!”厲振生皺著眉頭問道,感覺有些牽強附會。

“是啊,我本來也覺得不可能跟這個有關係,直到村民跟我講了講其中的玄妙!”

胡擎風皺著眉頭說道,“因為村子裡的人都信奉娑藍神,便都會用木材刻製娑藍神的神像擺放在家裡,而他們嶺南地區雨水充沛,空氣濕潤,木頭雕像容易招蟲,所

以需要經常精心維護驅蟲,但是得怪病的這個小男孩和女孩的家人終日忙於打工,對娑藍神像的護理有些疏懶,以至於……”

說到這裡胡擎風猛地一頓,臉色刹那間晦暗無比,聲音也變得愈發的低沉,緩緩說道,“以至於這兩家人家裡供奉的娑藍神像內裡已經被蟲子給全部盜食乾淨,隻剩下了一個薄薄的空殼!正如死去後隻剩下骨頭和一層肉皮的小男孩和女孩!”

他這話話音一落,屋內的眾人皆都感覺不寒而粟,起初他們都以為胡擎風把這件事往這個娑藍神上扯,是牽強附會,但是此刻他們自己都不由把兩者牽連在了一起!

不得不說,胡擎風的這番話,著實讓人感覺有些邪門!

“那後來呢?”

厲振生皺著眉頭問道,“怎麼處理的?!”

“後來他們村裡的人就嚇壞了,各種燒香禱告,並且在村頭為娑藍神修築了鍍金銅像,從那以後,整個村子裡,便再也冇有出現那種怪病!”

胡擎風沉聲說道。

眾人聞聲一時間麵麵相覷,不知道該說什麼。

“胡大哥,你講的這個故事,跟人體玫瑰有什麼關係呢?!”

林羽此時忍不住開口問道,雖然這件事聽起來十分的怪異,但是似乎跟他說的“人體玫瑰”冇有什麼太大的關係。

這小男孩和女孩的病確實奇怪,但是症狀卻並不符合“人體玫瑰”這一描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