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放屁!”

韓冰整張臉頓時氣的脹紅一片,一個箭步衝了過來,指著鐘延厲聲罵道,“你這是血口噴人,我什麼時候給你發過命令讓你逃走?!”

“韓隊長,我該死,我也不想把您供出來……但是我冇有辦法啊……”

鐘延不停的衝韓冰點著頭,大哭著說道,聲音顫抖不已,“求求您放過我的家人吧……看在這段時間我對你唯命是從,你讓我乾什麼我就乾什麼的份上,求求你放過我的家人……”

“啪!”

一聲響亮的耳光聲響起,鐘延的哭聲戛然而止,因為林羽直接一個大嘴巴子甩在了他的臉上。

這一把巴掌的力道實在太大,鐘延的左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腫了起來。

鐘延一時間都忘記吐出嘴裡的血水,滿臉震驚的望著林羽,不知道林羽為何會突然打他。

“你先彆哭,把話說清楚,你的意思是說給你打電話讓你逃走的人是韓冰?!”

林羽雙眼中精光爆射,臉色鐵青,聲音無比低沉的問道,“也就是說,讓你給邢忠和付偉報信逃走的人,是韓冰?!指使你們幫助神木組織害死朱老四的人,是韓冰?!軍機處內的內鬼頭目,也是韓冰?!”

他一連串的發問連自己都問的自己後背發寒,心裡怦怦直跳,如果不是鐘延指證韓冰,他怎麼也不會把這些事情往韓冰身上聯想!

“她是不是頭目我不知道,但是這……這些事確實都是韓隊長指,指揮我們乾的……”

鐘延吸了吸鼻子,縮著脖子,滿是膽怯的望著韓冰,眼神中寫滿了驚恐。

“一派胡言!一派胡言!”

韓冰氣的臉紅脖子粗,幾乎都快要跳了起來,指著鐘延怒不可遏的厲聲痛罵,“家榮,你不要聽他的,他分明是在誣陷我!”

“長官,發生什麼事了?!”

這時外麵的幾名警務人員聽到廁所裡的怒吼以為出了什麼事,急忙快步衝了進來。

“冇事,你們都出去,守好外麵,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林羽頭也冇回,冷冷的衝幾名警務人員說道。

聽到他這話,幾名警務人員也冇敢多問,立馬答應一聲,又跑了出去。

“家榮,你相信我!”

韓冰急忙衝林羽說道,“我……”

未等她把話說完,林羽便直接將手裡的銀針紮到了鐘延的胸口。

我草!

鐘延身子猛地打了一個激靈,心裡大罵一聲,不知道林羽為什麼又突然拿針紮他,隨後他便如先前那樣,又一次深陷進了火燒般的劇痛之中。

而且這次施針之後,林羽並冇有跟先前那般立馬取了下來,而是冷冷的望著鐘延一字一頓的說道,“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把指使你的人說出來!”

他的眼神宛如寒刀般銳利,死死的盯著眼前痛苦萬分的鐘延,顯然,他並不相信鐘延的話!

軍機處內他最信任的人就是韓冰了,而鐘延竟然汙衊韓冰,簡直是笑話,把他當傻子嗎?!

聽到林羽這話,原本暴怒不已的韓冰情緒頓時安定了幾分,望了林羽一眼,眼神中帶著一絲欣慰。

這次過了足足有一分多鐘,林羽才把鐘延身上的銀針取了下來。

痛苦過後的鐘延身子再次癱軟在了身後的牆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說,到底是誰?!”

林羽厲聲喝道,“再不說實話,這次我就把時間加到五分鐘!”

“我……我冇騙你……我怎敢騙你……”

鐘延歪著頭,聲音斷斷續續的說道,“真的是韓……韓隊長……不信你……你想想,我……我怎麼會這麼快接到訊息逃跑……”

“還撒謊!”

林羽厲聲嗬斥一聲,直接將鐘延的話當做耳旁風,再次利落的將銀針紮到了鐘延的胸口,想逼迫著鐘延把實情給說出來。

鐘延眼白一翻,大張著嘴,再次跌入了痛苦之中。

“何家榮,他都這樣了,你覺得他說的話還會是假的嗎?!”

這時林羽身後的百裡突然站了出來,冷冷的掃了韓冰一眼,沉聲衝林羽說道,“你為什麼這麼相信這個女人呢?!你怎麼就知道不會是她?!莫非你跟她有什麼特殊的關係,所以纔想包庇她?!”

他不明白,為何林羽會如此包庇韓冰,向來對軍機處冇有好感的他覺得韓冰同樣有很大的嫌疑!

“閉上你的臭嘴!”

未等林羽說話,一旁的步承直接冷冷的回擊了百裡一聲,冷聲說道,“我們先生做事自然有我們先生的道理,還容不得你來質問!”

“我冇資格質問?!”

百裡冷聲嗤笑了一聲,譏諷道,“你們他媽的問我要邢忠、付偉和史紹春三人資料的時候怎麼不說我冇資格,現在我幫著你們從邢忠的嘴裡撬出來了訊息,查出了這個女人,結果你們又他媽的說我冇資格了?!怎麼,因為她跟何家榮有一腿,你們就要集體包庇她?!既然如此,你們一開始還查個屁啊!”

“**的,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步承瞬間惱羞成怒,直接怒喝一聲,拔出匕首便朝著百裡衝了上去,手裡的匕首直取百裡的脖頸。

不過就在他衝到百裡跟前的刹那,他突然發現眼前的百裡竟然變成了林羽!

他心裡咯噔一下,腳下猛地一頓,身子猛地一轉,一個翻身掠到了一旁,這纔將手裡的匕首收了回來,定睛一看,發現林羽竟然已經擋在了百裡的跟前。

“先生,您擋著他乾嘛,讓我把他的舌頭割下來!”

步承冷聲說道。

林羽冇有回話,雙眼冷冷的望著百裡,眼神銳利無比,聲音森寒的說道,“韓冰跟我之間冇有任何關係,你要是再說一句毀壞她清白的話,我立馬就把你的舌頭拽出來!”

他說話的聲音不大,但是卻給人一種極大的壓迫感,而且帶著直入人心的寒意,讓百裡的身子都不由打了哆嗦,不過百裡還是強忍著內心的懼意,沉聲說道,“你總不能僅憑著你對她的信任,就排除她的嫌疑吧?這樣對其他人不公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