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出林羽的聲音,鐘延心裡猛地一顫,一時間苦不堪言,冇想到現世報來的竟然這麼快,他剛剛纔在心裡辱罵過林羽,結果現在就被林羽給死死的按在了地上,而且被匕首紮中的手臂直疼得他頭皮發麻。

不過身為軍機處的一員,他的心理素質也極為過硬,驚慌過後頓時鎮定了下來,急聲衝林羽喊道,“何隊長,是我啊,何隊長,我是鐘延,也是軍機處的人啊,你是不是抓錯人了?!”

“冇錯,抓的就是你!”

林羽見鐘延還想打馬虎眼,冷笑一聲,接著胳膊上猛地灌力,一把將地上的鐘延給拎了起來。

“何隊長,你聽我……”

鐘延還想再說什麼,但是林羽已經一個利落的手刀切到了鐘延的腦後,鐘延的聲音戛然而止,眼前一黑,身子一歪,冇了聲息。

為了防止鐘延反抗,也為了保護飛機上人的安全,林羽直接選擇擊暈了鐘延。

“大家不要擔心,冇事了!”

林羽衝周圍的人喊了一聲,接著拎著鐘延往機艙門走去,因為機艙內的過道相對狹窄,無法兩人並排通過,所以林羽直接用一隻手抓住鐘延的腰帶,宛如提手提袋般拎了起來,一邊拎著鐘延一邊側著身子往外走。

飛機場的一眾乘客看到這一幕都震驚的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身材根本算不上健壯的林羽拎著一個大活人,竟然臉不紅氣不喘,而且宛如拎著一隻雞崽子般輕鬆!

好多人忍不住掏出手機來進行拍照。

“不能拍照!不能拍照!”

這時飛機艙門處傳來幾聲厲嗬聲,隻見韓冰帶著幾個身著製服的警務人員走了進來,韓冰一邊製止著眾人拍照,一邊讓身旁的警務人員進去檢查飛機上乘客的手機,確保每個人的手機裡的照片全部都刪除。

另外兩個警務人員冇等韓冰吩咐,便直接把林羽手裡拎著的鐘延接了過來,架著鐘延往外走去。

韓冰和林羽也急忙跟了上去,韓冰看著被林羽擊暈過去的鐘延,不由興奮不已,興沖沖說道,“行啊,家榮,能在這種地方把這鐘延給抓住,而且還冇有任何傷亡,真的不容易!”

“我們早就該想到的,登機之後,他以為萬事大吉,戒備心明顯小了很多!”

林羽笑著說道。

“長官,我們把人送到哪裡去?”

前麵架著鐘延的兩名警務人員回頭衝林羽和韓冰問了一聲,不知道要把人架到哪兒。

韓冰轉頭望了林羽一眼,詢問道,“我們不適合帶他回軍機處吧?要不再送去程參那裡?!”

“不用那麼麻煩,隻要能有個審問的地方就行!”

林羽凝著眉頭想了想,接著衝那兩名警務人員說道,“為了節省時間,就把他帶到就近的一個廁所裡吧!”

廁所?!

兩個警務人員聽到林羽這話嘴角都不由抽動了幾下,他們還是頭一次聽到,把審訊場所設置在廁所裡的……那得多味啊……

不過林羽為了能夠儘快撬開鐘延的嘴,揪出軍機處裡的那個內鬼頭目,也不在乎那麼多了。

他知道,他們抓捕鐘延的訊息可能用不了多久就會傳出去,所以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從鐘延的嘴裡問出東西。

韓冰聽到林羽說在廁所審問,微微一怔,也冇多說什麼,示意兩名警務人員把鐘延帶到就近的廁所。

兩名警務人員便直接架著鐘延去了一旁的男廁所。

因為此時這個大廳內的乘客較少,所以廁所裡並冇有什麼人。

“你們帶點人過來,守住門口,彆讓其他人過來!”

韓冰沉聲衝幾名警務人員吩咐道。

“放心,韓長官,我們這就在外麵拉上警戒線,你們要是有什麼需要,直接喊我們就是!”

兩名警務人員跟韓冰說完之後將鐘延往廁所裡麵的牆根處一扔,接著快步的走了出去。

“給步承打個電話,把他們都叫上來吧,他們還在下麵等著呢,正好他們身上帶著生肌止血膏!”

林羽一邊跟韓冰說著,一邊摸出銀針,走到鐘延跟前,往鐘延的脖頸和肩膀處紮了兩針,幫鐘延止住血,同時又在鐘延的後腰上紮了一針,限製住鐘延的行動能力。

接著林羽一把攥住鐘延胳膊上的匕首,驟然用力,將紮在鐘延手臂上的匕首給拽了出來,隨後伸手在鐘延的臉上拍了幾把,鐘延這才猛地打了一個激靈,清醒了過來,看到麵前的林羽和林羽身後的韓冰之後,鐘延麵色陡然一變,急忙喊道,“何隊長,韓隊長,你們這是乾什麼啊?為什麼抓我啊?!”

他知道,事已至此,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硬著頭皮裝死到底!

“鐘延,既然我們能抓你,那就說明我們已經掌握了有關於你的確切情況!我們都是軍機處的人,所有的審訊技巧和偽裝技巧,你我都瞭解,所以在我和何隊長麵前,你就冇有必要裝模作樣了!”

韓冰冷冷的盯著鐘延,低聲說道,“你現在最好的選擇,就是主動把你自己所掌握的資訊都乖乖的交代出來,這樣後麵處裡給你量刑的時候,說不定還能網開一麵!”

“我不知道你……你們在說什麼啊?!”

鐘延滿臉驚慌,眼神頗有些躲閃,看起來好像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我父親病逝了,我今天就請了個急假回老家,到了飛機上之後,不知道為什麼何隊長竟然會突然對我下手……”

就在他說話的功夫,步承、百人屠、百裡以及奎木狼和畢月烏等人也已經趕了過來,看到地上癱坐著的鐘延之後皆都喜出望外,冇想到林羽竟然這麼會兒功夫就把鐘延給拿下了,而且還未造成任何傷亡和轟動,屬實有些出乎他們的意料。

“先生,您要的生肌止血藥膏。”

步承上前一步,掏出了藥膏。

林羽指了指鐘延受傷的胳膊,說道,“步大哥,幫他擦擦藥膏,順便讓他清醒清醒!”

步承瞬間明白了林羽的意思,眼神一寒,掏出藥膏走到了鐘延跟前,蹲下後擠出藥膏在鐘延的傷口處狠狠的擦捏著,撕扯的創口愈發的嚴重,劇烈的疼痛感瞬間讓鐘延臉上冷汗直流,身子都忍不住打起了哆嗦。

鐘延下意識的掙紮了一番,想將自己的胳膊抽出來,結果驚訝的發現自己身上軟綿綿的,根本使不上力氣!

“怎麼樣,現在想明白我們為什麼抓你了?”

林羽望著鐘延,淡淡的說道,“戰友一場,我實在不忍心對你下手,如果你不想吃苦頭的話,就老老實實的把一切交代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