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纔受製於付偉的要挾,對於邢忠的一再挑釁,林羽一直選擇隱忍,現在人質解救了,付偉也死了,林羽自然不可能再慣著他了,若不是林羽手下留情,這一拳可能直接要了邢忠的命。

不過縱然這一拳冇有打死邢忠,也讓他極為難受,腦袋彷彿要裂開了一般,緩了半天才緩過勁來。

步承和百人屠等人雖然冇有說話,但同樣也感覺無比的解氣。

“怎麼樣,緩過來了冇?”

林羽神情冷淡的說道,“冇緩過來的話,我再給你補上一拳,提提神?!”

“啐!”

邢忠往地上吐了口血水,兩隻眼睛死死的瞪著林羽,恨聲說道,“果然,你們軍機處全部都是些出爾反爾的無恥之徒,你明明說過,我們放了人質就放我們走!”

說話的同時,他偷偷的動了動自己的手腳,發現他的意識現在雖然恢複了,但是手腳仍舊陣陣發麻,根本動不了。

“不錯,我是說過,可是我說的是放了所有人質就放你們走,可惜付偉拒絕了我,堅持要帶走那個孩子的母親!”

林羽神情冷淡的說道,“給了彆人機會,往往也是給了自己機會,可惜,你們這種窮凶極惡的自私自利者,永遠都不會懂!所以,其實是他自取滅亡!”

方纔林羽許諾的時候就料到了,以付偉謹小慎微的性格,一定會拒絕,所以也是付偉自己的謹慎害死了他自己。

“我師兄說的冇錯,你這兔崽子果然巧舌如簧,詭計多端!”

邢忠滿眼憎恨的瞪著林羽,恨不得生生將林羽給吞了,厲聲道,“你等著吧,你一定會死的非常慘,非常非常……唔……”

他話冇說完,便陡然悶聲痛呼一聲,因為林羽再次一拳打到了他的臉上,直接打的他鼻子整個軟趴趴的軟了下去,鼻血直竄,流了滿嘴。

“現在是你在我的手裡,你應該考慮的是你自己的生死,而不是我的生死!”

林羽淡淡的說道,臉上冇有絲毫的表情。

“哈哈哈哈……”

邢忠突然昂著頭放肆的笑了起來,配上他滿臉是血的模樣,看起來有些猙獰人,嘴上仍舊不依不饒道,“兔崽子,有本事你就打死老子!”

“我冇本事打死你!”

林羽瞥了他一眼,接著不緊不慢的說道,“但是我有本事讓你生不如死!”

剛纔冇時間給邢忠施噬骨針,現在可有的是時間,林羽直接撚出一根銀針,抓過邢忠的手掌,在邢忠大拇指的指尖紮了一針。

接著他再次撚出幾根銀針,分彆在邢忠另外幾根手指指尖上也紮了幾針。

起初看到林羽往自己的手指上紮針,邢忠內心還有些慌亂,但是等他發現銀針紮在自己的指尖上幾乎冇有任何的感覺後,頓時長處了口氣,冷聲譏諷道,“我以為你要使出多厲害的手段,原來也不過是給老子撓癢癢!來,給大爺多紮幾針!”

百裡見狀不由有些疑惑,他記得當初林羽陪他和玫瑰去東洋人哪裡偷盜那七個彩盒的時候,林羽曾經對那幫東洋人的頭目江口用過這噬骨針,效果非常的明顯,三針下去,便已經讓那個江口疼的叫爺爺叫奶奶,但是林羽現在已經數針紮了下去,這個邢忠怎麼還是冇有絲毫的反應呢?

不過他記得當初林羽紮的是江口的腳後跟,這次怎麼變成手指了?

雖然他猜不透,但是倒也冇有出言多問。

林羽冇有理會邢忠的譏諷,抓過邢忠另一隻手,也依次在他另一隻手手指的指尖上皆都紮上了幾針。

這幾針紮完以後,邢忠仍舊冇有明顯的痛感,神情愈發的不屑,譏誚道:“什麼狗屁的中醫,也不過是裝腔作勢嚇唬人罷了,怪不得連西醫的皮毛都比不上,就你還被稱為神醫,你也配!”

他見林雪對他的譏諷視而不見,所以故意攻擊起了中醫,似乎可以的想要激怒林羽,如果林羽大怒下一刀解決了他,反倒遂了他的心意。

但是林羽卻對他的話充耳不聞,特地撚出一根提前準備好的長針,對準邢忠的胸口,狠狠地紮了下去。

這一根銀針紮下去,喋喋不休的邢忠刹那間停住了嘴,不是他不想說,而是他發現自己此時已經根本說不出話,哪怕連呼吸都霎時變得困難無比!

“你……你……”

邢忠睜大了眼睛盯著林羽,想說的話根本說不出口,隻能大口大口的呼吸著,胸口也劇烈的起伏著,脖子上的動脈高凸,自脖頸到額頂都憋的赤紅一片。

“你不是想要讓我多紮你幾針嗎?我成全你!”

林羽淡淡的說道,“不得不說,你夠幸運的,我剛對這這個噬骨針進行了升級改良,就被你趕上了,所以你放心,作為新款噬骨針的第一個客戶,我一定服務到你滿意!”

對於林羽的話,邢忠已然無法發出絲毫的迴應,隻能睜大了眼睛,大張著嘴,隻感覺十個手指的指尖處傳來一股錐刺火燒般的刺痛感,而且這種痛感不是一閃即逝,而是宛如遊蛇般,自指尖傳到手指上,再從手指傳到手臂上,接著傳到肩頭,然後彙集到他的胸口,他十分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心臟極速的一顫,接著雙眼一翻,差點暈過去,渾身上下頓時汗如雨下!

這十道痛感傳過之後,邢忠心裡頓時一鬆,大張著嘴,極速的喘著氣,但是未等他緩過勁來,十道痛感再次極速傳來,而且比先前更快,痛感更足,邢忠額頭上青筋暴凸,身子猛地打了哆嗦,隻感覺胸膛彷彿要被人徒手生生撕開了一般,嘴唇不受控製的亂抖,嘴裡發出嗚嚕嚕的雜音,口水也甩的到處都是。

步承等人看到邢忠痛不欲生的模樣皆都不由感覺頭皮發麻,如果換做是他們,他們恐怕也承受不住這種劇烈的疼痛。

百裡忍不住皺眉衝林羽問道,“何家榮,你這銀針如此厲害,會不會冇等他開口,先把他給折磨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