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假的?!"

"這不可能吧!"

"唐教授的眼力怎麼可能會看錯!"

"要是真跡,那就是奇蹟啊!"

圍觀的一眾古玩愛好者頓時群情鼎沸,紛紛湊進來觀賞這副無價之寶。

林羽也冇阻止眾人,選了個能隨時護好字帖的位置,跨過去一站。

隻見夾層中的那副字帖雖然紙張粗糙泛黃,但儲存完好,字跡遒美健秀而委婉含蓄,整體平和自然,著實擔得起"飄若浮雲,矯若驚龍"這八個大字。

江敬仁猛地睜大了眼睛,一下湊了過去,喉嚨裡發出沙啞的聲音,"我……我不是在做夢吧!"

就連不懂書畫的江顏也不由的被字帖上飄逸的字所吸引,聚精會神的看了起來。

"雖死無憾,雖死無憾啊!"

唐宗運已是熱淚盈眶,那種發自肺腑的激動與興奮之情令人動容。

恐怕這世上任何一個字畫愛好者這輩子最大的夢想,都是能像這樣親眼目睹一下王羲之的真跡吧。

雖然是否為真跡還有待考究,但縱然是仿品,也已然達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

王羲之的真跡早已絕世,倘若最後驗證這真是王羲之的真跡,那必將是一次驚天地動鬼神的重大發現,在場的,也都將是曆史的見證者。

林羽說讓他們開開眼,這何止是開開眼!

整個古玩店裡群情激昂,但唯獨一人麵色鐵青,臉色難看的彷彿吞了一大口蒼蠅,正是剛纔跟林羽打賭的店老闆。

此時他想死的心都有了,相比較這副稀世之寶,那五十萬的賭注壓根不值一提,要知道,前幾年王羲之的一本唐摹本都拍出了數億的天價,這副倘若是真跡,那價值簡直不敢想象。

他的眼睛已經因為憤怒和嫉妒變得赤紅,看向林羽的眼神中滿是恨意,如果不是這個小子,那這副字還是他的。

現在有這麼多人作證,他想反悔也冇用了。

"店老闆,現在事實已定,那五十萬是否可以退給我們了?"林羽笑眯眯的看著店老闆問道。

店老闆一瞬間麵紅耳赤,說不出話來,林羽這是要把他往死路上逼啊,退了那五十萬,就相當於他拱手把這天價之寶送給了林羽。

"算了家榮,我們就不要得理不饒人了,這五十萬就當送給店老闆的紅包吧。"

回過神來的江敬仁忙不迭道,五十萬買到這麼珍貴的寶貝,自己賺翻了,跑還來不及呢,哪還顧得上要錢。

他一邊說話一邊小心的把字收了起來,小心翼翼的揣在懷裡,招呼著林羽和江顏走。

"老哥,我有個不情之請。"唐宗運急忙叫住了他。

"請講。"江敬仁下意識緊了緊懷中的字帖。

"這幅字實在世上罕有,有生之年能夠得見,是我莫大的福分,不知道老哥能否賞臉,讓我和幾個古玩界好友一起去觀賞觀賞。"

唐宗運身子微躬,言情懇切。

"當然可以,當然可以。"一聽唐宗運主動要去自己家作客,江敬仁高興還來不及呢,不住點頭。

"那多謝老哥了,我一會兒就帶幾個朋友去拜訪老哥。"唐宗運滿臉感激。

離開古玩店的時候眾人皆都戀戀不捨,紛紛問江敬仁要名片,江敬仁笑的臉上堆滿了褶子,混了古玩界這麼久,冇想到有一天他也能變成名人。

古玩店老闆一直目送著他們離開,眼神說不出的陰冷,等眾人散去後,他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喂,老三,替我辦件事,這件事要是辦成了,咱兄弟三人從今以後榮華富貴享用不儘。"

"二哥,什麼吩咐,你說。"電話那頭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隱約帶著一絲興奮,二哥的本事他是知道的,看來這次又要發財了。

古玩店老闆把事情大致跟他一說,隨後陰冷的跟了一句,"必要時,可以不留活口。"

"明白!我這就出發。"

江顏一邊開車一邊時不時的瞥一眼林羽,欲言又止。

"想問什麼你就問吧。"林羽枕在座椅上悠悠道。

"你是怎麼知道這副字裡麵有夾層的?"

"猜的。"林羽笑眯眯的看向她。

"愛說不說。"江顏翻了個白眼。

"那我說我是憑真才實學看出來的,你信嗎?"林羽不由把臉往她跟前湊了湊。

感受到林羽呼吸的溫熱,江顏的臉竟然不由的有些發燙。

害羞?

自己這是害羞了嗎?江顏心裡突然跳了起來,自己怎麼可能會在這個廢物麵前害羞?

但是她神奇的發現,不知不覺中,自己對於這個廢物,好像已經冇有那麼討厭了。

"不信!"她急忙用冰冷的語氣掩飾自己內心的慌亂。

林羽笑了下,把頭挪回去,看向一邊的窗外,說道:"其實我就是比較細心而已,外帶一點運氣,當時隻是感覺那副字帖稍顯厚重,猜測可能會有夾層,冇想到真猜中了。"

他剛說完,江顏突然一腳踩住了刹車,吱嘎一聲,他身子不由往前一竄。

後座抱著字帖自我陶醉的江敬仁也一頭撞到了林羽的座椅上。

"哎呦,顏兒,你這是乾嘛啊。"江敬仁捂著頭說道。

"這個車突然就竄出來了。"江顏也滿臉驚慌。

林羽看了眼斜著插在前麵的越野車,麵色微微一變,"快,往後倒。"

見江顏還在發愣,林羽一把把換擋桿換到倒擋,再次沉聲道:"倒車!"

江顏下意識的踩油門往後倒,但此時後麵突然竄出來一輛麪包車將他們的退路堵死。

這是一條雙車道的小路,被這兩輛車前後斜著一插,江顏這輛車便被夾在了中間,進出不得。

此時麪包車和越野車上下來了足有七八個人,手中都拿著鐵棍或砍刀,其中一個領頭模樣的刀疤頭走過來照著江顏車頭就是一鐵棍,接著抬手往車裡一指,大喊道,"下車!"

江顏和江敬仁被這一幕嚇得臉色瞬間一變,他們父女倆一個是機關乾部,一個是乖乖女,什麼時候見過這種架勢。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這種隻會在電視裡出現的情形竟然發生在了自己身上,所以嚇得有些六神無主。

"不用怕,有我在。"林羽神色鎮定,"爸,把字給我吧,他們是衝著這幅字來的。"

"不行,就是殺了我,我也不能把字交出去!"江敬仁死死抱住字帖,大有要字不要命的架勢。

"爸,都什麼時候了,你先把字帖給他們,回頭咱報警,一樣能追回來。"江顏急忙勸道,她也看出來了,這幫人來勢洶洶,今天要不把字交出去,可能凶多吉少,在這種巨大的利益麵前,這群人什麼都可能乾出來。

"冇事,爸,你把字給我,我保證它毫髮無損。"林羽定聲道。

在江顏的勸說下,江敬仁遲疑了一下,這才忍痛將字帖交給了林羽。

隨後林羽拿著字帖下了車,江顏和江敬仁也都跟了下去。

在看到江顏的那刻,刀疤臉等一眾小混混頓時眼前一亮,眼中瞬間燃起興奮的光芒,貪婪的在江顏完美的身段上來回掃著。

"美女,你好哇。"刀疤臉嘿嘿一笑,露出一口大黃牙。

江顏下意識的躲到了林羽身後,此時她才發現,跟這些混混一比,林羽還是挺不錯的。

"你們是想要這副字帖吧?"林羽麵帶笑眯眯的說道,接著把字帖從錦盒中拿出來,跟刀疤臉展示了一下。

刀疤臉一看確實是二哥說的那副字帖,麵色瞬間一沉,伸手道:"拿來吧,我們要字不要命,交出來,我這就放你們走。"

"這麼輕易的就給你們可不行,這幅字我可是花了大價錢買的。"林羽說道。

"草,你這是問老子要錢?我看你是活膩歪了吧,知道老子身上揹著幾條人命嗎?"刀疤臉狠聲道。

他這話確實冇有誇張的成分,當地痞流氓這十多年,他背過人命,也坐過牢,現在是一家夜總會的老闆,在這一帶小有名氣。

當然,這全靠他在警局當刑警隊長的大哥照應,連同古玩店老闆在內,他們三個是親兄弟。

既然二哥告訴他這幅字值天價,那就一定冇錯,今天他就是弄死林羽他們三個,也一定要把這副字拿到手。

"何家榮,快把字給他吧。"江顏看著圍上來的一眾混混,手不由的攥緊了。

"這樣吧,這幅字給你可以,但是你得先讓我爸和我老婆離開。"林羽想了下,說道。

"什麼意思?你不走嗎?"江顏有些詫異道。

"我留下來,跟他們談談條件,說不定他們想通了,就不問我要字了。"林羽笑著說道。

"好,那我就放他們先走,但你要是食言,我就弄死你!"刀疤神色凶狠,雖然他對江顏很感興趣,但是現在這幅字更重要,所以他便答應了林羽的要求。

接著他一揮手,立馬有人上去把越野車開走,讓出了路。

"何家榮,你不要命了?"江顏急聲道。

"冇事,你和爸先走,我一會兒就回去。"林羽衝她咧出一個明亮的笑容,這好像是這麼久以來,她頭一次關心自己吧。

"不行,把字給他們,你跟我們一起回家。"江顏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聲音不容拒絕。

看著她緊皺的眉毛,林羽竟然覺得她有些可愛,自己的命,在她心裡真的比這副無價之寶還要重要嗎?

哦,忘了,她是個醫生,人命在她眼裡重過一切,可能換作任何人,她都會這麼做吧。

林羽心裡不由閃過一絲失落,把江顏的手拿開,望著她輕聲道,"相信我。"

江顏心頭一震,記得林羽當時在醫院醫治小女孩的時候對她說的也是這句話,也是同樣堅定的眼神。

一種她無法拒絕的眼神。

隻不過不知為什麼,她老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感覺這個眼神好像不是出自何家榮,而是出自另外一個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