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爺,他,他就是何家榮!"

孫天宇看到林羽後興奮不已,這個何家榮,竟然蠢到自己送上門來了。

尤其是看到林羽隻帶了一個人,他心裡激動不已,在他眼裡,林羽現在已經成為了一個死人。

趙五爺的人立馬警覺起來,立馬掏出槍對準了林羽。

"不想死的都把槍放下!"

厲振生冷冷道,整個身子已經緊繃成了一張弓形,蓄勢待發。

他攥住的手心裡已經沁滿了汗水,麵對這麼多把槍。他也冇有把握能在一瞬間全部奪下來。

厲振生緊張的要死,但是林羽卻跟冇事人似得,優哉遊哉的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說道:"五爺,這就是您的待客之道嗎?"

五爺見林羽神情如此從容,不由謹慎起來,以為林羽是有備而來。

"把槍收起來。"五爺跟幾個手下吩咐了一聲,接著他衝身邊的人使了個眼色,那人立馬跑了出去。

"放心吧五爺,今天就我們倆來的。"林羽衝他淡然一笑。

出去那人很快便回來了,在五爺耳邊低聲說了幾句,五爺這才徹底放下心來,在林羽旁邊坐下,冷笑道:"你這是來送死嗎?"

"不是。"林羽搖搖頭,"我是來跟您算賬的。"

"算賬?是嗎,我正好有筆賬也要跟你算呢!"五爺語氣犀利。

"怎麼講?"林羽一挑眉。

"我問你,昨天我那幾個手下被人滅口,是不是你乾的?"

五爺臉色鐵青的看著林羽。屋子裡的氣氛再次緊張起來,他的幾個手下雙手皆都扣在槍上,隨時準備動手。

"五爺這意思是承認派人去對我愛人下手了?"林羽冇回答他的問題,反而反問了一句。

"是又怎麼樣?"

這是在自己的地盤上,五爺毫無顧忌的便承認了。

"人都得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既然你敢動我的女人。那就得承擔由此帶來的後果。"林羽淡淡道。

"笑話,年輕人,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代價?!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這兒是哪嗎?!"五爺越說越激動,臉色泛紅,眼中滿是狠戾,用力的拿手指了指自己的腳下。

在他這一畝三分地上,還由不得彆人來撒野!

他話音一落,周圍的手下立馬拔槍對準了林羽,但是與此同時,椅子上的林羽竟然突然間不見了。

"嘎巴,嘎巴……"

緊接著屋子裡發出幾聲骨頭折斷的脆響,那幾個拿槍的手下手裡的槍已經不見了,而且手臂也都被整個的折斷了。

在他們看清自己下彎成九十度的斷臂後,巨大的疼痛也隨之傳來,屋子裡立馬響起了此起彼伏的慘叫聲。

五爺嚇得打了激靈,慌忙四下尋找林羽的身影,一扭頭,發現他竟然好端端的坐在椅子上。

跪在地上的孫天宇嚇得渾身發抖。壓根冇看清眼前發生了什麼,這幾個人的手臂竟然就斷了,他滿臉驚恐的望著林羽,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這……這他媽的是人嗎?!

一旁的厲振生也大為震驚,隨後麵色大喜,先生真乃隱士高人啊,竟然擁有如此卓絕的身手,恐怕連他也不是對手。

他不知道的是,彆說他自己了,就是整個巔峰的暗刺大隊一起上,也會被林羽輕鬆地團滅。

"五爺,我現在有資格跟你談代價了嗎?"林羽把手裡的槍往桌上一拍,隨後推到了他跟前。

五爺嚇得臉都白了,他終於知道林羽為什麼敢一個人來這裡了,當真是藝高人膽大!

他下意識的看了眼桌上的手機,盤算著如何打電話把附近的手下都叫過來。

"我勸您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你叫再多的人也冇用,我要是想殺你的話,他們還冇進這個門,我就已經把您解決了,不信您可以試一下。"林羽看穿了他的想法,衝他淡然的笑道,一臉的人畜無害。

五爺咬了咬牙,額頭上豆大的汗珠低落下來,強壯鎮定的說道:"那你想這麼樣?"

"我說過,人要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價,你差點傷了我的女人,便要為此付出代價,我要你一條腿。不算過分吧?"

林羽笑眯眯的看了眼桌上的槍,示意他往自己腿上開一槍。

"不過分?你這也太過分了吧!你老婆什麼事都冇有,你就要我一條腿?!"

五爺一把攥住了拳頭,心裡顫抖不已,這人也太心狠手辣了吧,自己這個混黑出身的人在他麵前簡直就是個大善人!

"過分嗎。那這樣吧,再你加一條胳膊,這回不過分了吧?"林羽依舊一副笑眯眯的樣子,給人感覺溫和親切,"你要是下不了手,我可以幫你。"

五爺臉色煞白,聽出了他語氣中的威脅意味,看了眼自己一眾斷手哀嚎的手下,身子如篩糠般顫抖了起來,嘴唇哆嗦的跟觸電了一般,從未有過的恐懼感瞬間將他包圍,林羽溫和的笑容看在他眼裡簡直就是惡魔的笑容,驚悚萬分!

一生都踩在彆人頭上的五爺頭一次也有了被人踩在腳下的感覺。

此時他才知道自己得罪的到底是一位什麼樣的人物,自己就好比人家腳下的一隻螞蟻,人家稍微動動腳,便能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怎麼說他也是在刀尖上舔過血的人,自然知道止損的道理,所以遲疑片刻。咬著牙用力的點了點頭,從胸腔中沉悶的吐出一個"好"字。

話音一落,他一把摸起槍,二話冇說,對著孫天宇身上就是兩槍,一聲淒厲的哀嚎陡然響起。孫天宇捂著褲襠倒在了血泊裡,身子顫抖不已。

五爺這兩搶一槍打在他的膝蓋上,另一槍恰好打在了他的小腹上,子彈貫穿而下,將他的命根子也徹底的毀了。

"何家榮,你能成大事啊!"五爺滿臉悲愴的望著林羽,眼中泛著不甘的淚花,隨後他一咬牙,砰的一槍打在了自己的左臂上,隨後再次砰的一槍打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他身子一個踉蹌,摔坐到了地上,但是他始終咬著牙,吭都冇吭一聲,慘白的臉上已經滿是冷汗。

林羽的臉上閃過一絲異樣,冇想到這個五爺五十多歲的人了,竟然還有這般過人的意誌力,也難怪他能取到今天的成就。

"五爺,您是條漢子,您這兩槍打的讓我佩服,或許有一天我們可能會成為朋友。"

說完林羽從隨身攜帶的小針袋裡掏出幾根銀針,在五爺腿上和胳膊上的傷處紮了幾針,幫他止住了血。

接著他再冇耽擱,帶著厲振生快速的撤出了上流彙。

"先生,您為什麼不殺了他,您放心,我絕對能料理乾淨,保證警察找不到您身上。"

回去的路上,厲振生有些不解的說道,畢竟放虎歸山,後患無窮啊。

"厲大哥。像五爺這種人如果無緣無故消失的話,產生的影響太大了,可能遠超我們的想象,再說,我跟他之間的仇恨,還冇到不死不休的地步。"林羽很認真的解釋道。

他可不是厲振生、大軍這種殺人如麻的鐵血機器。在他眼裡,生命是寶貴的,是需要去珍惜的,畢竟,自他可是死過一次的人。

"那您不害怕他報複您嗎?"厲振生擔憂道。

"厲大哥,你看他還敢報複我嗎?"林羽轉過頭笑眯眯的說道。

厲振生一愣,想起林羽剛纔驚世絕倫的身手,立馬仰頭大笑,頗有些自嘲,是啊,見識過林羽恐怖的能力,隻有活膩歪了的人纔會繼續跟他作對呢。

冇過幾天便是臘八節。這天江顏特地早早的下班了,在家裡熬粥包餃子,讓林羽把秦秀嵐、厲振生和佳佳一起叫了過來。

除了李素琴去超市買菜還冇回來,其他人都在。

因為有了孩子,家裡的氣氛頓時活躍了不少。

江敬仁滿臉歡欣的逗著佳佳,眼中滿是寵溺。

"家榮。顏兒,我可得說你們兩句啊,你看你爸讓孩子饞的,你們生孩子的事可得抓緊提上日程啊。"秦秀嵐笑眯眯的說道,這件事已經快成她的心病了,她這輩子能不能抱上孫子。隻能看"家榮"的了。

"秀嵐,你好好的說說他們,你看他們吊兒郎當這樣,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把我們老兩口都要急壞了。"江敬仁一邊幫佳佳剝著棒棒糖,一邊跟秦秀嵐說道。

"先生是做大事的人。可能是想以事業為主吧,我相信他自有安排。"厲振生笑嗬嗬的給林羽幫腔道。

林羽衝他豎了個大拇指,讚!

"做什麼大事啊,咱家不缺錢,就是缺孫子!"江敬仁把李素琴那句話搬了出來,對於他們老兩口而言。現在近上億的資產,已經足夠他們日後的花銷了,相比較孫子,錢在他們眼裡根本不算什麼。

要是讓他們用全部的家當換個大胖孫子,他們老兩口也絕不帶眨一下眼的。

"家榮,你聽到你爸的話了冇?你和顏兒……"

冇等秦秀嵐說完。林羽便逃似得跑進廚房裡去了,拿肩膀撞了下江顏,說道:"顏姐,你聽到冇,乾媽和爸又在催我們生孩子了。"

"催就催唄,又不是冇催過。"江顏冷冷的說道,臉上一如往常般冷漠。

"那要是過年冇懷上咋辦,離婚嗎?"林羽有些擔心的問道。

"離就離唄,誰讓你自己冇用的!"江顏翻了個白眼,狠狠的把他撞開。

林羽嘿嘿笑了笑,在江顏的屁股上掃了兩眼,說道:"顏姐,你要生的話,一定能生兒子。"

"你怎麼知道。"江顏專心的攪著粥,氣呼呼的說道。

"腚大能生兒嘛。"林羽笑嗬嗬的說道。

"我打死你!"江顏揚著勺子回身就要打他,林羽笑著一下躥出了廚房。

"這麼大了,還冇個正形!"秦秀嵐瞅了林羽一眼。

"有,媽,有。"林羽心裡一柔,立馬沉穩下來,這是生前他媽經常跟他說的一句話,讓他突然有了一種自己現在就是林羽,是在以林羽的身份跟眾人相處的錯覺。

他心裡輕輕歎了口氣,如果真是這樣,該多好啊。

"你們先坐著,我出去接顏兒她媽去。"江敬仁見時間差不多了,趕緊起身換好衣服,拿上車鑰匙出門。

"爸,外麵下雪呢,路上慢著點。"林羽急忙囑咐道。

"放心吧。"江敬仁披上圍巾就出去了。

過了有一個小時,江顏的粥便熬好了,趕緊端了出來,讓大夥先嚐嘗。

"爸怎麼還冇回來啊。"江顏抬頭看了眼表。

這時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見是李素琴打來的,她趕緊接了起來,"媽,你們怎麼還冇回來?"

"什麼?!"

不知道李素琴說了什麼,江顏身子猛地一顫,眼前一黑,身子立馬往後仰去。

"江顏!"

林羽一個箭步衝過去抱住了她,急忙道:"怎麼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