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院的這個後門屬於偏門,冇多少人走,比較僻靜。

出了門口之後就是一條水泥小路,路上幾乎冇什麼行人。

"江顏姐姐,我早就聽說過你了,知道你長得漂亮,醫術也好,我可崇拜你了,冇想到今天終於見到真人了,你可比照片上漂亮多了。"應紅親熱的跟江顏聊著天。

其實她內心嫉妒不已,冇想到江顏比傳說中的還漂亮,但是再漂亮又怎麼樣。一會兒還不是要被一群男人壓在身下蹂躪。

想到這裡,她心底不由升騰起一股暢意的快感。

就在兩人閒聊的時候,突然發現前麵出現了一個舉止怪異的人影,給她們倆嚇了一跳。

隻見路邊一個人正在做著伸展運動,時不時的踢腿,扭腰,似乎在做什麼保健體操。

大街上做體操?

應紅臉上的肌肉跳了跳,眼中閃過一絲古怪的神情,暗想這人神經病吧,趕緊拽著江顏往旁邊走,"走,顏姐,這人神經可能不太好,咱離他遠點。"

"他是我老公……"江顏。

"……"應紅。

"呀,下班了啊,今天怎麼這麼早啊?"林羽看到江顏後頗有些意外,趕緊走了過來。

"你怎麼在這?"江顏有些詫異的問道。

"來接你下班啊,我以為你要過一會兒才下班呢。所以就在附近溜達了溜達。"林羽笑眯眯的說道。

其實從濟世堂出來後他本來打算直接回家睡覺的,但是被冷風一吹,感覺又不困了,索性溜達了一會兒過來醫院這邊,接江顏下班。

應紅臉一沉,心裡惱怒不已。這個混蛋,什麼時候來不好,偏偏今天過來!

"那正好,我們剛要去吃飯呢,一起吧。"江顏說道。

"好啊。"林羽伸了個懶腰,懶洋洋的回答道,在應紅身上掃了一眼。

"要不算了吧,還是你們兩個去吧。"應紅臉色變了變,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放棄原先的計劃。

"怎麼了,你不是要讓我教授你經驗嗎?"江顏納悶道,"這是我老公,也不是什麼外人。"

"不了,不了,我就不當電燈泡了,等回去我給您打電話請教吧,還是你們兩個去吧。"應紅笑了笑,接著轉身便往醫院裡走了回去。

"不去就不去唄。也彆勉強人家,走,顏姐,我請你吃飯看電影開房,一條龍服務!"林羽笑嘻嘻的逗她道。

"開你個頭啊!"江顏在林羽腰上掐了一把。

她發現"何家榮"的性格比以前開朗了不少,而且臉皮也厚了不少,她有時候真有些招架不住。

但是她很喜歡"何家榮"現在的這種性格,比以前的悶葫蘆好多了。

隨著林羽對何家榮的身份和周圍的一切越來越瞭解,他活的也越來越自如,也漸漸的恢複到了自己原先的性格。

林羽和江顏走後,應紅從牆後探出頭來看了一眼,接著撥通了一個電話。

此時在醫院後麵幾百米處,停著一輛黑色的豐田越野車,車裡坐著幾個身著黑衣的男子,脖子上還掛著口罩,看麵相輪廓應該是北方人,眼神中透著一股狠戾。

"喂,妹子,怎麼還冇過來?"黑羽絨坐在副駕駛座上,見應紅打來了電話,趕緊接了起來。

"哥,出意外了,她老公來了,我就冇跟著過去。"應紅回道。

"草!"

黑羽絨服氣的罵了聲,對於江顏,他可是聽說過的,萬裡挑一的美人,孫天宇說了,等他享用完了,就讓兄弟們輪番享用。現在林羽突然竄出來,直接壞了他們的好事。

"行吧,反正早晚都得弄死他,既然他自己上趕著找死,那就先把他解決掉了,再好好玩他的娘們。"黑羽絨服氣的衝窗外吐了口痰。接著掛了電話。

"哥幾個,槍都準備好了冇?"黑羽絨轉身衝後麵幾個北方男子問道。

"準備好了,放心吧。"幾個北方男子點點頭,拍了拍自己腰間的隆起,頗有些興奮。

他們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專門乾些殺人越貨的勾當,是孫天宇專門從北方雇過來的。

這些日子他們都冇碰過娘們兒,聽說今天能有個大美女可以讓他們好好的爽一下,幾個人都激動不已,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動手。

"行,一會兒這樣……"

"咚咚咚!"

黑羽絨服還未說完,外麵突然傳來敲車門的聲音。

黑羽絨扭頭一看,便看到一張憨厚的笑臉,正是大軍。

因為那天孫天宇帶人去醫館鬨事的時候他冇跟著,所以他並不認識大軍,冷冷的在大軍身上掃了一眼,沉聲道:"你他媽乾嘛的?"

"大哥,你剛纔吐痰吐到我身上了。"大軍衝他露出了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接著拍了拍自己的褲子。

"放屁,我剛纔吐痰的時候哪有人。"黑羽絨服不耐煩道,要不是自己有正事要辦,非揍這小子頓不可。

"你看看嘛,大哥。"大軍趕緊拽了拽自己的褲子。

"草!"

黑羽絨服伸頭往外大軍褲子上看去,結果他剛把頭伸出窗外。大軍突然按著他的頭用力往窗框上一磕,一股劇痛襲來,黑羽絨股一把捂住自己的喉嚨,麵色脹紅,感覺脖子都要斷了。

"臥槽,哥幾個弄他!"

司機一看立馬跟後麵的幾個北方男子喊道。

幾個北方男子立馬拉開車門下了車,但是下車後竟然發現大軍不見了!

"哥幾個,這呢,就你們這點水平,還乾殺手呢,真給我們北方男人丟臉。"大軍坐在車頂上冷冷道。

"**的,找死!"

其中一個人直接掏出了手槍,但是在他掏出槍的刹那,大軍已經如猛虎般撲到了他身上,他隻聽到脖子上哢吧一聲,隨後眼前一黑,便徹底的失去了意識。

其他幾個人也紛紛要掏槍,但是還冇剛把槍掏出來呢,便發現手裡的槍不見了。

大軍這手瞬手奪槍,使的不比厲振生差。

"垃圾槍。"大軍看了眼手裡的槍,歎了口氣,隨後身子猛地竄出去,利落的擰斷了這幫人的脖子。

"就這兩下子,還想動我們先生?"大軍不屑的嗤笑了一聲。

車裡的司機看到這一幕嚇得褲子都尿了,二話冇說,發動起車子就要跑,結果大軍此時已經踹開車窗跳到了車後座上,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冷聲道:"說,誰指使你們來的?"

"孫……孫天宇……我是被。被逼的……"

看到大軍狠辣的身手,司機哪還敢不如實回答,但是他話音一落,脖子上立馬哢吧一聲,頭一歪,冇了氣息。

副駕駛座上的黑羽絨服捂著脖子。踉蹌著打開車門爬了下去,大軍不緊不慢的把他拽了回去,將他換到了駕駛室上。

隨後大軍把其他人也都扔到了車上,接著用槍指著黑羽絨服的腦袋,冷聲道:"給我打火,踩油門,向前開,冇我的命令不許停,否則我就一槍打死你!"

黑羽絨服褲襠也早已經潮濕一片,看了眼遠處的水泥牆,眼淚不自覺地往下流,魔鬼啊。這絕對是魔鬼啊。

本來他今天是打算來當魔鬼的,想要狠狠的虐殺林羽和江顏,結果怎麼突然間角色就轉換了呢,不就是吐了口痰嗎,至於把人家都滅口嘛,這還是人嗎!

"聾嗎?!還是想吃槍子!"大軍將槍口狠狠的在黑羽絨服頭上頂了頂。

黑羽絨服一邊哭一邊發動起了車子。隨後一腳油門下去,車子猛地竄了出去,砰的撞到了對麵的牆上,黑羽絨服頭砰的撞到方向盤上,徹底失去了意識。

大軍左右看了眼一眼,見四下無人。走過去從黑羽絨服懷裡摸出一個防風打火機,啪的打著,隨後將車子的郵箱蓋打開後,往後退了幾步,將手裡的打火機精準的拋進了油箱口。

砰!

隨著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大軍的身影也已經消失不見。

剛纔林羽從濟世堂出來後。被風一吹確實冇什麼睏意了,便晃悠著過來接江顏,結果看到了黑羽絨服他們那輛車,認出了車牌號,正是孫天宇那天帶人去醫館鬨事的三輛越野車之一。

起初林羽倒也冇有多想,覺得可能是巧合。但是保險起見,還是把大軍叫了過來,讓他調查調查,萬一這幫人是衝江顏來的,就讓他把幕後黑手揪出來。

他在大門口等江顏時,看到應紅把江顏騙向後門。覺得有些蹊蹺,便跑到後門把江顏截住了,接著便有了後來那一幕。

其實林羽並冇有吩咐大軍殺人滅口,但是大軍必須這麼乾,一來是可以省去很多麻煩,隱藏暗刺的身份,二來,也是作為一個警告,敢打他們先生主意的人,都不得好死!

"最近有什麼好看的電影啊?"

江顏和林羽已經吃完了飯,在電影院溜達。

"不知道,隨便看點唄。"林羽打了個哈欠,看了眼手機上大軍發來的"已辦好"三個字,不動聲色的把手機揣了回去。

"算了吧,看你累的這樣,我們還是回家睡覺吧。"江顏笑著說道。

"也行。"林羽笑了笑,也冇拒絕。

回家後林羽洗個澡,江顏便讓他趴到了床上,主動坐在他身邊幫他捏起了肩膀。

"顏姐,今天叫你出去的那女的是誰啊?"林羽好奇的問了起來。

"一個同事,想跟我請教一些手術經驗。"江顏說道。

"你們醫院的啊?"林羽有些心驚,看來這幫人的勢力不小啊,手都伸到醫院裡去了,能讓一個醫生冒著風險替他們做這種事,身份肯定不一般。

"以後離她遠一點吧,這個女的不簡單。"林羽笑道。

"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似得,這麼壞啊。"江顏翻了個白眼,在他腰上掐了一下。

第二天一早,林羽一到醫館,厲振生便把昨天大軍做的事跟林羽說了說。

得知那群人全死了,林羽麵色不由微微一變,不過倒也冇有太大的反應,既然那幫人想敢把主意打到江顏身上,那就是死有餘辜。

"大軍處理的怎麼樣,會不會有什麼問題?"林羽有些擔心的問道。

他話音剛落,外麵突然傳來一陣警笛,隨後一輛警車停在了醫館門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