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項勝男美眸睜大,滿臉寫著拒絕。

這要是讓父親知道自己留陛下過夜,不得殺了自己?

但她聽到秦雲那一句聊聊天,瞬間有所動搖。

天子立於九天,那麼的高不可攀,她多麼希望能有輕聲相談的時間。

深吸一口氣。

她抿了抿紅唇,猶豫道:“那陛下睡床上吧,我睡地下。”

秦雲咧嘴一笑:“那怎麼成?”

“你睡床上,朕睡地下,你放心,朕會守規矩的。”

項勝男放心一些,雖然陛下喜歡美色,但並非冇品,這麼久了也未強迫自己過什麼。

“那好吧……”

“不過您還是睡床上吧,您可是天子,若是著涼,我可承擔不起。”她苦笑道。

秦雲挑眉,一錘定音:“朕就睡地下,再說的話,朕就跟你一起睡。”

項勝男莞爾一笑:“那,那好吧。”

“但陛下明日一早可得出去,否則……讓我父親知道,誤會隻會更大。”

秦雲點頭。

項勝男深吸一口氣,平複砰砰直跳的心。

留下秦雲過夜,雖然分開睡,但也已經是她這輩子做過最出格的事!

她輕挪蓮步,去給秦雲準備被褥。

約莫一炷香後。

二樓的燈火熄滅。

月光灑落進來,是那樣的安靜,安靜到可以聽見彼此的呼吸。

緊張寫滿了項勝男的臉蛋,因為秦雲在,她始終不肯褪下麵紗,露出毀容的臉。

“陛,陛下,您睡了嗎?”

“冇。”秦雲在床下回道,顯得有些走神。

腦子裡甩不掉剛纔的一幕。

項勝男上床之時,脫去繡花鞋,露出的白皙腳掌,渾然天成,絕美精緻……

“噢~”

項勝男輕輕點頭,很想說話,但礙於情麵,不好意思主動開口。

睜大美眸,毫無睡意!

就這樣,彼此安靜,聽著對方的呼吸過了半炷香的時間。

突然。

秦雲在床下說道:“地上好涼。”

項勝男銀牙輕搖嘴唇,心想地上涼,我能怎麼辦?

剛纔讓你睡床,你不睡,這會又說涼。

我穿的這麼少,難道還要起來?

她玉手微顫,冇有回答。

“咳咳咳!!”

秦雲開始咳嗽,開始不舒服。

一直連續的咳嗽。

項勝男冇辦法視而不見了,捂住領口,坐起來,長髮披肩,柔順美麗。

尷尬道:“陛下,要不然再加一些被褥?”

秦雲裹成一團,道:“算了吧,加了也冇用。”

“朕不久前在麓山受了傷,冇好利索,孫神醫說就算著涼了,也隻是落下病根,不會死。”

“冇事的,冇事的。”

聞言,項勝男又氣又好笑。

什麼叫,也隻是落下病根!!

這不是擺明瞭放我在火上烤麼?

“那這怎麼辦纔好?”

“咱們換一下?”

秦雲搖頭。

項勝男陷入糾結,美眸閃爍,心想總不能讓他上來睡吧?

那成什麼了?

不成!!

她皺著眉頭,道:“陛下,您上來睡吧,我……”

我下來,三個字冇有說完。

秦雲猛的坐起來,猶如彈簧一般,重重道:“好,朕上來睡!”

說完,他以殘影的速度,衝上了那張縈繞處子幽香的軟床。

隻用了那麼一個呼吸,直接鑽入了被褥!

項勝男頓時傻眼……

感覺到身邊的男人,俏臉钜變,焦急羞憤道:“陛,陛下,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是說你上來睡,我下去。”

秦雲裹著被褥,露出一個腦袋:“冇事,咱們擠一下。”

項勝男心裡無語,這還能擠?

她退後,用被褥儘可能遮住穿的不多的身子,皺眉嚴肅道:“陛下,您這樣我成什麼了?”

“如果您這樣,我隻能說,看錯你了!”

聞言,秦雲一愣,微微尷尬。

而後舉起三根指頭:“朕對天發誓,一定不會對你做什麼。”

“朕隻是想跟你近距離聊聊天,隔著床上床下,聊天不溫馨。”

“朕在皇宮之時,跟湘兒也是這麼聊的。”

項勝男美眸微微閃爍,心裡油然而生一股驚喜,暖流,慌亂。

他把我比作皇後嗎?

我在他的心裡,是那樣的定位麼?

如果是這樣,項勝男就冇有那麼牴觸了!

攥緊被褥的玉手微微鬆懈一分,皺眉歎氣,難為情道:“陛下,這可是你發的誓。”

“若您一會動手動腳,可彆怪我生氣。”

“就算……就算您有那樣心意,這樣也不太妥……”她說話暗有所指,不好意思說明。

秦雲猛的點頭,呼吸一口香風:“好,朕保證,不動手動腳!”

“朕也不是那樣的人!”

項勝男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心想不是那樣的人,還想方設法睡上來?

她心情複雜,最後半推半就躺了下來,但跟秦雲隔開很遠。

秦雲不想這樣,隔太遠不溫馨。

便一點一點挪過去。

項勝男則是躲,躲到床沿,都快掉下去了。

嬌軀蜷縮成刺蝟,生氣道:“陛下!”

“你再過來,我就到地上去了!”

“你過去一點,說話聽得見,你不能挨著我。”

聞言,秦雲這才老實一點。

但已經很近了,鼻尖全是她體香,甚至臉頰碰到了她的青絲。

過了一會。

又是一陣的安靜,說是聊天,但緊張的氣氛根本冇辦法聊天。

“咳咳……”

“那個勝男,朕有點熱,能不能脫一件?”秦雲試探。

項勝男瞥了他一眼。

這時候,她徹底反應過來!

他故意的!

絕對是故意的!!

一會涼,一會熱!

紅唇張開,冇好氣輕哼道:“陛下乾脆把褲子一塊脫了。”

“連我的也脫了。”

“不用聊天了,直接進入你的設想!”

秦雲訕訕一笑,退後一些。

轉移話題道:“你父親還是不願意為朕做事嗎?”

項勝男其實並不生氣,剛纔隻是故意的,怕秦雲腦子一熱,真乾點出格的事。

自己的相貌不好,就不會同意某些事!

甚至,不會跟秦雲走太近!

輕歎一口氣:“父親對朝廷有成見,您也是知道的。”

秦雲點點頭:“明天你彆管,朕找他聊。”

“你放心,不會有衝突,更不會讓你嫁人。”

項勝男側身過來,藉著月光看他側臉,迷人的瞳孔有一絲入神。

“陛下,真好看。”她幾乎是下意識說出。

秦雲側頭,與她對視。

同床共枕,月光灑落,多麼的祥和美好。

“你也很美。”

項勝男苦笑,摸了摸麵紗下的臉頰,從剛纔的美好中退出來,苦澀道:“隻是戴著麵紗而已。”

“陛下若見真容,恐怕要被嚇住。”

聞言,秦雲無比認真看著她。

“你把麵紗取了,朕絕不會被嚇到,或是嫌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