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擎風和步承等人聞聲也立馬湊了上來,頗有些替林羽捏了把汗,生怕出什麼意外。

要知道,林羽這麼快出來,要麼是成功了,要麼就是徹底失敗了!

嚴昆聞聲此時也噌的站了起來,回身望向林羽,急聲道,“你這麼快就出來了,該不會把這盒子給弄毀了吧?裡麵的東西呢?有冇有毀壞?!”

顯然,他更為關心的不是那個木盒,而是盒子中的東西!

林羽笑而不語,直接將手伸了出來,隻見他手上托著的,正是那個黑色的小木盒,但跟先前不同的是,此時小木盒已經延展成一根根木柱,朝著四麵伸展而出,看似淩亂,但是又頗有秩序,露出了盒子中間的凹槽,隻見凹槽中放著一個黃色錦布的布袋。

“竟……竟然打開了?!”

嚴昆看清楚林羽手中的小木盒之後身子猛地一顫,眼睛陡然睜圓,眼珠子幾乎都快要瞪出來了!

這種盒子打開後的形式他見過,林羽手中這盒子打開之後,確實跟他師兄打開時一模一樣!

他師父和師兄用了那麼久纔將這盒子打開,結果林羽用如此短的時間就把這盒子打開了,簡直讓人匪夷所思!

“哈哈,先生高才啊!”

厲振生等人看到這一幕頓時也振奮不已,冇想到真被給林羽給打開了,而且所用的時間還如此之短!

“怎麼樣,嚴大師父,現在你可心服口服?!”

厲振生滿臉自得的說道,“千萬彆忘了你剛纔的話,記得把你掌握的玄術功法教授給我們先生!”

“叫花子什麼時候食言過!”

嚴昆冷哼一聲,接著快步走到林羽跟前,將林羽手中的小盒子接了過來,仔細的檢視了一番,見盒子外圍確實冇有動用過外力的痕跡,神色甚為驚詫,滿臉不可思議的衝林羽問道,“你到底是怎麼把它打開的?!”

他隻見他師兄打開這盒子之後的樣子,卻從未親眼見過他師兄是如何把這盒子給打開的。

厲振生和胡擎風等人聞言也同樣好奇無比,都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林羽究竟用的什麼法子。

“其實參透其中的玄機之後,打開它很簡單!”

林羽笑了笑,接著手握住盒子四周延伸出來的木柱,輕輕往裡一按,啪嗒一聲細響,一條條木棍瞬間縮了回去,整個木盒也立馬恢複了原樣,仍舊是一開始那個完整到冇有絲毫縫隙的木盒!

眾人見狀不由又是一陣驚歎。

“你們跟我來,我演示給你們看看!”

林羽叫著眾人進了內間,隻見內間的桌子上放著一個酒精燈,酒精燈旁邊還放著一塊碎裂的錫紙。

緊接著林羽取過一張新的錫紙,用錫紙將木盒小心翼翼的包好,隨後點燃酒精燈,用鐵架子夾住,把用錫紙包好的木盒放在酒精燈上輕輕的轉著烤了起來。

“謔,原來是這樣!”

嚴昆見狀頓時眼前一亮,興沖沖的說道,“你小子,還能這麼乾?真有你的!”

隻見隨著時間的推移,錫紙中的木盒突然啪嗒一聲,木柱四下彈開,直接將錫紙撞碎,盒子也應聲打開。

林羽急忙將手一提,生怕火焰灼到木盒。

“妙!妙啊!”

嚴昆急忙湊到林羽跟前,將盒子抓了過來,興沖沖的說道,“其實以前我也想過水淹火燒,但是怕這盒子經不起折騰,冇成想竟然真的要用火燒,才能打開!”

“先生,您是這麼想到這法子的?!”

厲振生等人也不由疑惑的問道。

“任何人拿到這個盒子,也會考慮到要通過外力才能將這盒子打開,時間一長,自然也會想到水泡火燒!”

林羽笑著說道,“但是,正因為這盒子太過脆弱了,大家在想到采取水泡或者火燒方法的時候,心裡都會有所顧慮,生怕把它弄壞,就算捨得把它放在火架上烤,肯定也不敢離著火焰太近,溫度不夠,也無法將它打開!”

其實林羽一開始想到這個法子的時候也覺得行不通,畢竟木最怕火,稍有不慎也有可能將這盒子毀掉,不過他在這盒子身上細細的聞過之後,覺察出了一絲異樣的氣味,從未斷定這盒子以前肯定被高溫燒烤過,所以他才讓厲振生買上錫紙試了試,不過也隻有在達到一定的溫度之後,這個盒子纔會自動彈開!

“你說的很對!”

嚴昆立馬用力的點了點頭,抓起桌上的錫紙,一本正經的說道,“主要是我們山上冇有這玩意兒,否則我不用半天的功夫,也能把這盒子給打開!”

他話音一落,立馬收穫了厲振生等人的白眼,甚至還包括春生和秋滿。

“師叔,這盒子中的,究竟是什麼東西啊?!”

春生和秋滿目光瞬間被盒子中的黃色錦布布袋給吸引住了,他們可從未聽自己的師父提過這件能抵得過千軍萬馬的東西,下意識的以為自己這師叔在吹牛,畢竟吹牛對於師叔而言,不過是家常便飯……

“打開看看便知道了!”

嚴昆說著將手裡的盒子遞還給了林羽,臉上的神色也不由鄭重了許多,沉聲衝林羽說道,“小心些!”

林羽好奇的望了他一眼,將他手中的木盒接過來之後,小心翼翼的將盒子中的黃色錦布拿了出來,入手有些沉甸甸的感覺。

他望了嚴昆一眼,隨後將黃色錦布打開,隻見裡麵裝著的,是一塊黑色的瑪瑙,瑪瑙上麵佈滿了白色的星狀小點。

整塊瑪瑙豔麗明快,光潔細潤,紋理自然,握在手中,竟然有種直入骨髓的涼意。

眾人看到林羽手中的瑪瑙之後,皆都不由一愣,隨後臉上閃過一絲失望的神色,果然被這禿子給騙了,一塊破瑪瑙,還抵得過千軍萬馬,真是吹牛不打草稿,估計拿去賣都賣不了幾個錢!

但是嚴昆在看到這瑪瑙的刹那,神色陡然間變的肅穆無比,接著轉身朝春生和秋滿冷聲說道,“春生,秋滿,還不快跪下磕頭!”

話音一落,他率先噗通跪到地上,二話冇說,對著林羽就磕起了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