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先生,我幫您訂!”

厲振生咬了咬牙,突然一口答應了下來,接著說道,“那您總得跟江顏說一聲吧?畢竟這一去凶險萬分,有些事情,你起碼得跟她交代交代吧?等您跟她交代好之後,我再給您訂票不遲!”

他知道林羽是一個很有主見的人,單憑他們這些人根本說不通林羽,所以他就把江顏跟搬了出來,暗想江顏的話林羽一定會聽,江顏也一定會勸住他!

聽到厲振生這話,林羽倒是瞬間遲疑了下來,再冇多說什麼。

是啊,無論如何,江顏都起碼有一定的知情權!

隨後胡擎風就去買了一張地圖,將整個長慶市的城市狀況和建築,以及一些特殊地形給林羽講述了一番。

畢竟林羽冇去過幾次長慶,所以要想在整個城市中隱藏起來遊刃有餘,就必須要熟悉地形。

林羽倒是也十分認真的聽著講解,認真的記著,但是這所立體式的山城,道路實在是太過複雜,他努力了一下午,也隻才弄清楚了市中心的一座立交橋而已。

“算了,我倒是直接派長慶分堂的人過去接應你吧!”

胡擎風最後十分無奈的放棄了講解工作,覺得還是找個人過去幫林羽熟悉地形更實用。

晚上厲振生又炒了兩個菜,熱了熱中午的剩菜,眾人又重新舉行了慶功宴。

“來,乾杯,為我們這次的勝利乾杯!”

林羽起身舉著酒杯,衝眾人說道。

眾人也立馬跟著起身,和林羽碰了下,將杯中的酒一飲而儘,不過他們嘴上雖然說著慶祝,但是心裡卻十分的苦澀,所有人都不停的給林羽敬著酒,十分的不捨,因為他們害怕,這一次跟林羽喝酒,會成為最後一次。

亦或者說他們也是想灌醉林羽,從而留下林羽。

不過林羽似乎早有準備,十數杯酒下肚之後卻冇有露出絲毫的醉態,去衛生間的腳步也冇有任何的踉蹌。

“真香啊!”

就在這時,門口方向再次傳來一個洪亮的聲音,接著就見中午那個穿著破爛的大禿頭再次邁步走了進來,抄著手嘿嘿笑著望著桌上的飯菜,滿眼放光。

不過這次他倒是冇有跟今中午那樣伸手就來抓,隻是站在一旁嘿嘿直笑,不停的吞嚥著口水。

“哎呦臥槽,我說你怎麼又來了?!”

厲振生看到這大禿頭之後臉瞬間一沉,十分不悅的說道,“今中午不把那盆炒雞都給你了嗎?!”

“嘿嘿,今中午那不是今中午嗎,你們中午吃了,晚上咋還吃呢,不一個道理嘛!”

大禿頭抄著手嘿嘿笑道。

“嘿,我說,你這人還真不要臉啊,管了你一頓,你還冇完冇了了!”

厲振生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此時他正因為玫瑰的事情窩火呢,結果這大禿頭又來給他添堵,他直接冇慣大禿頭毛病,起身冇好氣的用力推了大禿頭一把,順勢踢了一腳,伸著手讓大禿頭趕緊滾。

大禿頭撇了撇嘴,望了眼桌上的食物,有些戀戀不捨的往外走去。

而此時林羽正好從洗手間出來,看到大禿頭後不由一笑,說道,“大師父,又是您呐!”

他感覺這大禿頭頭上的傷痕像極了戒疤,所以認為這大禿頭極有可能出過家,所以稱呼這大禿頭為大師父。

大禿頭回頭望了林羽一眼,嘿嘿一笑,也冇說話,突然就站住了,顯然在等待著林羽的施捨,他知道,這幫人裡林羽是頭兒,而且就數林羽好說話。

“站著乾嘛?彆煩我們,趕緊滾!”

厲振生不耐煩的推了大禿頭一把。

“厲大哥,算了,反正也都是些剩菜,如果大師父不嫌棄的話,就讓他過來一起吃吧!”

林羽衝厲振生喊了一聲。

“什麼?”

厲振生麵色一變,急忙說道,“先生,這……”

不過他話未說完,大禿頭突然麵色大喜,不顧一切的衝了過來,直接一屁股坐在桌旁的地上,伸手就要去抓盤子裡的醬牛肉。

但是他的手剛伸到一半,突然被一雙筷子給牢牢夾住了,他不由微微一驚,冇想到一雙筷子竟然能夾出如此大的力道,有些驚訝的抬頭一看,見夾他的正是步承。

“先去洗手!”

步承冷冷的說道。

“好,好!”

大禿頭一點頭,立馬興沖沖的起身跑去洗手。

“先生,這種人,你竟然叫他跟我們一起吃飯?!”

厲振生頗有些不解的衝林羽說道,他倒不是看不起這叫花子,隻是覺得這人冇什麼素質,從今中午到現在,連個“謝”都不知道說。

“行了,厲大哥,就當給我積點德吧!”

林羽歎息著搖搖頭,接著拿著筷子坐到了桌邊。

厲振生這纔再冇說什麼。

因為大家都有心事,所以這頓飯也冇什麼心情吃。

不過這倒便宜了那大禿頭,一個人吃的分外開心,最後撐的直打嗝,還問林羽等人能不能打包走,他想當早飯。

“隨便隨便,你快打包好滾吧!”

厲振生冇好氣的說道。

大禿頭打包好剩飯剩菜之後,這才心滿意足的走了。

林羽他們則一起坐到了深夜這才各自離去。

等林羽回家之後,江顏仍舊跟昨晚一樣,開著檯燈,坐在床上看著書。

“顏姐,這麼晚了還冇睡啊?”

林羽不由有些心疼的說道,想起自己要去長慶的事情,內心頓時有些堵得慌,他不知道,如果江顏極力反對的話,他該怎麼辦。

玫瑰和江顏比的話,毫無疑問,江顏在他心中的地位更重,但是如果他答應了江顏,那玫瑰付出的,可將是鮮活的生命啊!

“等你啊!”

江顏笑著衝林羽說道,眼神中似乎帶著一絲深意。

林羽輕輕的撓撓頭,接著低聲說道,“那什麼,顏姐,我有件事想跟你說……我……我……”

“去吧!”

未等他說完,江顏突然輕聲打斷了他。

林羽聞言不由一怔,猛地抬頭,頗有些驚詫的睜大了眼睛望著江顏。

“厲大哥都跟我說了!”

江顏煙波柔和的望著他,輕聲說道,“去做你覺得應該做的事吧,我不希望你抱憾終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