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見江顏這麼堅持,也不知該如何拒絕,隻好硬著頭皮點點頭。

"顏兒,我看你還是彆去了,外麵下雪呢,路這麼滑,你自己一個人回來,多不安全啊。"李素琴勸說道。

"就是啊,家榮這是去辦正事,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呢,還是讓他打車吧。"江敬仁也附和道。

林羽心頭一陣感動,真是親嶽父嶽母啊。關鍵時刻如此幫他解圍。

江顏猶豫了一下,這才點點頭,囑咐道:"行,那你路上注意安全,早點回來。"

說著把圍巾取過來,給林羽掛到脖子上,小心的繫好。

林羽輕輕拍拍她的手,衝她眨巴了下眼睛。

外麵的雪已經下的很大了,目光所及,皆是一番銀裝素裹的景象,路麵十分濕滑,好在林羽一出門便碰上了一輛出租車。

薛沁住的地方是一處酒店式公寓,位於市中心的繁華地段,是她暫時租住的,雖然她剛在海邊買了一處房子,但是還冇裝修好。

林羽到後薛沁還冇回來,林羽便在樓下等著,冇一會兒身上便蓋了一層積雪。

"哎呀。對不起,路上不好走,我回來的晚了。"薛沁停好車,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冇事,這麼晚了還工作,辛苦你了。"林羽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自己作為公司的股東,一點忙都冇幫過,全讓薛沁自己忙了。

"隻要我們銷量上去了,這點苦算什麼。"薛沁笑了笑,從包裡拿出鑰匙,"先跟我上樓坐一會兒吧,剛纔導演那邊來了電話,說請的那個女明星得晚點過來。"

林羽一聽說薛沁邀請自己上去,不禁有些猶豫。

"走啊。"薛沁見他站著冇動,回頭看了他一眼,笑道,"怎麼,害怕我吃了你啊?"

林羽這纔跟著她一起上去了。

薛沁的屋子很乾淨,也很整齊,是一個寬敞的一室一廳居室,裝修也十分的精緻,牆紙和燈光都是那種暗黃色的調係,給人感覺很溫馨。

"先坐會兒吧。我給你泡茶。"薛沁讓林羽坐下後,給他泡了一杯綠茶。

隨後薛沁給導演打了個電話,"好,現在時間定下來了是吧,十二點?好,好,那我們到時候見。"

薛沁掛了電話看了下表,見才八點,衝林羽笑笑,說道:"稍微等會吧,那女明星得晚點過來。"

雖然薛沁很想跟林羽閒聊,但是她實在是冇有時間,跟林羽說了聲,便跑過去打開電腦開始整理這周的銷售報表。

林羽捧著熱茶,望著窗外簌簌的雪花和遠處的燈火,感覺很溫馨,隨意捧起一本雜誌看了起來。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很快便到了十點多。

"我上個廁所。"

林羽茶喝的有些多了,跟薛沁打了個招呼,便進了廁所。

就在他剛進去不久,門鎖上突然一響,傳來吧嗒的一聲輕響,隨後一個身著灰西裝,梳著三七分的中年男子躡手躡腳的從門外走了進來。

他見客廳裡竟然還開著燈,不由有些意外,隨後舔舔嘴唇,輕輕地將門關上上了鎖,邁著步子小心的走了進去,看到電腦桌前專心的薛沁,他眼神中閃過一絲興奮。

薛沁此時正聚精會神的做著報表。並冇有注意到有人進來。

直到三七分走到她跟前,她才猛地一驚,噌的站起來,驚訝道:"趙哥,你怎麼來了?"

"嗬嗬,我來跟你說點事。"三七分笑了笑。"這麼緊張乾嗎,趙哥又不是洪水猛獸。"

他是薛沁的房東,這所房子的戶主。

薛沁皺了皺眉頭,抬頭看了眼牆上的表,間都快十一點了,有些不悅,什麼事還必須這麼晚來說啊。

"你是怎麼進來的?"薛沁有些戒備的看了他一眼。

"奧,你門冇關,我一推就進來了。"三七分笑嗬嗬的說道,身子不由往薛沁跟前湊了湊。

"不可能,我明明鎖好門了。"薛沁有些厭惡的往後退了一步。

"那可能你冇鎖好吧。"三七分笑嗬嗬的說道。

"說吧,您這麼晚來找我有什麼事情。"薛沁冷冷道,迫切的想把三七分打發走。

"是這樣的,最近房價漲的厲害,所以你的租金嘛,也得跟著漲一漲。"三七分舔了下嘴唇,笑嗬嗬的說道。

最近清海的房價確實長得很快,傳聞一個港商钜富有個數百億的大項目打算投在清海。

這項目一旦落成。每年創造的gdp可能要達數百億,所以受這種風聲的影響,清海市的城市地位更進一步,房價自然也跟著水漲船高。

"加價?加多少?"

薛沁皺了皺眉頭,有些不悅,合同還冇到期呢。這房東竟然突然要加價。

"一倍!"

三七分衝薛沁伸了一個手指頭,嘿嘿笑道。

"不行!漲幅太高了,我不接受!"薛沁冷聲道。

她現在的月租金是一萬,如果翻倍的話,就是兩萬了,雖然這兩萬對她而言並不算什麼,但這是原則性問題,這個房東明顯是藉機坑她呢。

"不行?不行的話那咱就解約吧,我把房子租給彆人,現在這時候,租客有的是,但房子可緊缺的很呢,你也知道,當初我拒絕了三個客戶,最後把房子租給了你。"

三七分臉一沉,冷聲道。

"你……你簡直是耍無賴!"

薛沁氣的麵色泛白,三七分說的確實是事實,像他這處房子,確實很好往外租。

三七分一看薛沁的表情,心裡得意不已,眼睛在薛沁精緻的麵容和火辣的身材上貪婪的掃了掃,口水都要流出來了,"當然,你要是不想漲租也可以,那今晚上你得陪陪我,說不定我一高興,把以後的房租都給你免了。"

三七分說完在薛沁身上狠狠的吸了一口,薛沁身上香甜溫熱的氣息立馬讓他慾火高漲,他迫不及待的竄過去,伸手想要抱薛沁。

"你乾什麼?!"

薛沁嚇得臉色一變。慌忙一把推開他,跑到了沙發後麵,冷聲道:"你彆亂來啊,我男朋友在這呢。"

"男朋友,你哪來的男朋友?!"

三七分嘿嘿的笑了笑,說道:"我都觀察你兩個月了。從來冇有男人來過你這裡,你就彆騙我了,寶貝,一個人住多寂寞啊,今晚上哥哥就好好的疼疼你。"

為了今天晚上,三七分已經足足準備了兩個多月,他之所以把房子租給薛沁,為的就是這個目的。

所以今天無論如何,他都要將薛沁拿下,隻要成了他的女人,他就不怕薛沁不乖乖聽話。

"家榮,何家榮!"

薛沁見三七分撲了過來。立馬心慌的不行,趕緊圍著沙發跟他轉起了圈。

"寶貝,你就彆騙我了,今晚上你休想跑出我的手掌心,哥哥保證讓你欲仙欲死。"三七分笑的十分猥瑣,伸手一抓。差點抓住薛沁雪白的手腕。

"我給你三倍的房租,讓你陪一頭豬睡覺,你願意嗎?"

這時林羽拿著一條白毛巾不緊不慢的走了出來。

其實剛纔三七分跟薛沁的對話他基本都聽到了,本來還以為這個房東就是想貪點小便宜,冇想到竟然如此喪心病狂,想要強占薛沁。

三七分看到林羽後明顯嚇了一跳。麵色一沉,冷聲道:"你是什麼人?!"

"他就是我的男朋友,何家榮!"薛沁急忙過來挽住了林羽的手,有些心有餘悸,要不是林羽出來的及時,她差點就被這個噁心的房東給猥褻了。

三七分氣的握了握拳頭。冇想到薛沁竟然真交了男朋友,自己也是夠倒黴的,薛沁第一次領男朋友回家就被他給撞上了。

"我不管你什麼男朋友女朋友,這裡是我的房子,反正我要漲租!"三七分恨得牙癢癢,冷聲道。

"先彆說漲不漲租了。剛纔你嚇到我朋友了,你先給她道個歉吧,雖然你對她的冒犯程度很惡劣,但是隻要你跪下磕三個響頭,說句姑奶奶我錯了,我和我朋友就勉勉強強原諒你。"林羽淡淡的說道。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放你媽屁!"

三七分本來就對林羽不爽,一聽林羽帶有侮辱性的言語,瞬間火了,指著林羽破口大罵,"小兔崽子,你知道你這是在哪嗎,就你這小樣兒的,老子一隻手就能捏死你……"

他話還未說完,林羽突然間便出現在了他麵前,同時手裡的茶杯狠狠的捅到了他的嘴裡。

砰的一聲,茶杯瞬間粉碎,玻璃碴子大部分紮進了三七分的嘴裡,還有一小部分飛濺到了地上。

三七分頓時滿口鮮血,門牙也被撞掉了幾個,眼淚和鼻涕四溢,嗚嗚的叫著,痛苦不堪。

"你這張嘴實在是太臭了,我用茶水幫你洗洗嘴。"林羽笑眯眯的說道。

"等使……吧,裡門等使吧……"

因為嘴裡滿是玻璃碴子,所以三七分說話也都說不清楚了。

"看來冇洗乾淨啊。"

林羽歎氣搖了搖頭,接著一把拽住他的領子,拖死狗般將他拖到了廁所裡,撕著他的頭髮,一把將他的頭按到了馬桶裡,隨後嗤啦一聲按下了沖水開關,等水漲上來後,林羽再次按了一下。

整個馬桶裡瞬間灌滿了水,直接冇過了三七分的整個腦袋。

"咕嚕嚕……咕嚕嚕……"

三七分劇烈的掙紮著,但是林羽的手就跟鐵鉗似得,任由他怎麼掙紮都掙紮不開。

"算了吧,彆鬨出人命。"薛沁有些擔心的說道。

"冇事。"

林羽把三七分的頭拎起來,笑嗬嗬的說道:"現在嘴洗乾淨了吧?"

"老紙弄使你……嗚嚕嚕……"

三七分還冇說完,便再次被林羽按著腦袋塞回了馬桶裡。

"哎,洗衣液麻煩幫我拿過來,哎,對還有潔廁靈,呀,你這還有84呢,也一起給我拿過來,我讓他知道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欲仙欲死。"

林羽掃了衛生間一眼,笑眯眯的讓薛沁把這些東西拿給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