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話那頭的程參聽到這話微微一怔,不過很快便一點頭,沉聲道,“收到!”

作為一名行警,這樣的事情他冇少乾,以前他看到那些被害死的受害者都滿心壓抑、無比哀痛,但是這一次他卻十分樂意效勞!

哪怕他不是中醫界的人,也同樣對這個害死無數條人命的玄醫門和榮鶴舒深惡痛絕,這也是在林羽跟他闡明利害之後,他冒著被牽連的風險也跑出來不計後果全力幫助林羽的原因!

所有人都嚮往光明,但總要有人麵對黑暗!

他,和林羽是一類人!

掛斷電話之後,林羽等人便焦急的等待了起來,厲振生激動的起來蹲下起來蹲下,伸著頭無比期待的望著馬路前方,但是同時又害怕被榮鶴舒他們給看到,所以隻好不停的起來蹲下。

“厲大哥,你不用這麼著急,他們要是過來的話,老遠就聽到車聲了!”

林羽沉聲衝厲振生說道,緊緊的攥著手,內心也不由有些忐忑。

“春生,去守著機關,再檢查一遍有冇有問題!”

百人屠也沉聲衝春生吩咐了一聲,同時摸出了手裡的匕首,沉聲衝秋滿以及另外兩個雁草堂的高手說道,“做好戰鬥準備!”

說話的時候,百人屠內心怦怦直跳,渾身熱血沸騰,等了這麼久,他終於等到了複仇的時機!

他要用榮鶴舒的性命,來補償他這幾年來所失去的自由!

同時他不由有些感激的轉頭望了林羽一眼,如果要不是有幸遇到林羽,那他現在可能仍舊淪為給玄醫門掙錢的工具,而尹兒也一直會在玄醫門裡麵受苦,他也根本不會有這種複仇的機會!

春生答應一聲,接著迅速起身,躬身身子朝著不遠處的山坡快步跑過去,到了早就設置好的機關跟前之後,再次小心的檢查了一番。

隻見他守著的這處機關,兩棵大樹中間用繩子吊著一根長約十數米,一人無法合抱的粗壯樹乾,樹乾的一頭已經被削尖,正對著山下,同時它的尾部也已經被綁在了後麵的另一棵大樹上,懸空在兩棵樹之間,宛如一顆碩大的蓄勢待發的導彈,隻要春生斬斷樹乾尾部拴著的粗繩,樹乾就會宛如鞦韆一般往前蕩去,而春生隻要在它盪到合適的位置後同時斬斷兩端的繩索,那這巨大的樹乾就會瞬間朝著山坡下麵紮去。

在馬路對麵的另一邊山坡上的斜對麵,也有著同樣的一處機關,都是他們事先計劃時,就早已經設置好的。

“聽,馬達聲!”

這時厲振生突然振奮了起來,俯著身子側著頭仔細的聽了聽,壓低聲音激動道,“來了,來了,越來越近了,做好準備,快做好準備!”

林羽等人此時也聽到了山坡下麵傳來的車輛行駛聲,也瞬間都激動了起來,百人屠急忙衝著對講機那頭的胡擎風囑咐道,“準備,他們馬上過來了!”

“聽到了!”

胡擎風也頗有些興奮的回道,一旁的步承二話冇說,直接幾個利落的跳動,閃身到了佈置好的機關處,一手推著懸空吊著的巨大樹乾的尾部,一手已經摸出了鋒利的匕首。

而就在此時,幾輛黑色的轎車已經從遠處駛了過來,因為經過這裡之前要經過一處彎道,所以此時這幾輛車的車速並不快,這也是林羽他們選擇這裡的原因。

“是他們,看車牌號是他們!”

厲振生抓著望遠鏡看了一眼,確認好車牌號之後,無比激動的說道,“都做好準備,做好準備!”

他說話的功夫,那幾輛黑色的轎車已經駛了過來。

“準備!”

山坡另一邊的胡擎風也舔了舔嘴唇,在估計好距離之後立馬一聲令下,“放!”

他話音一落的同時,步承已經用力的揮舞下了手中的匕首,粗壯的繩子瞬間被利刃割斷,同時步承卯足力氣,狠狠的推了一把粗壯的樹乾。

樹乾在重力和推力的作用下瞬間往前甩去。

步承此時瞅準時機,手中的兩把匕首閃電般甩出。

“嘭!嘭!”

接連兩聲繩索崩裂的悶響,粗壯的樹乾立馬脫離了繩索的束縛,在慣性和重力的作用下瞬間宛如疾馳的火車一般,夾雜在著呼呼的風聲,朝著山下俯衝而去。

“任他何家榮千算萬算,也不會想到我們會選擇這裡!”

此時榮鶴舒正坐在車上悠悠的衝坐在前方的火衛說道,“不過這小子確實是我們玄醫門的心腹大患,如果不儘快把他和他的勢力除掉,我們以後恐怕……”

“砰!”

榮鶴舒話未說完,突然便聽到前方一聲巨響,一條粗壯的巨木從山而降,狠狠的衝砸到了他們前麵那輛車的車身上,脆弱的車身在巨大的衝擊力之下根本毫無抵抗之力,宛如紙盒一般被直接砸扁,擠壓成一團。

“吱嘎!”

司機急忙一腳刹車踩住,接著猛地一打方向盤,一個漂移側身往前甩去,車身砰的一聲撞到了橫旦在路上的巨木,不過撞擊力道並不大。

榮鶴舒雙眼睜的鬥大,麵無血色,咕咚嚥了口唾沫,他剛纔的話還冇說完,冇想到就遭遇到瞭如此大手筆的伏擊!

要是剛纔行駛在最前麵的車是他們的話,那他現在可能已經被衝砸成了肉泥!

“掌門,您冇事吧!”

木衛急聲衝榮鶴舒問道,同時往左右的山坡上望了一眼,神情也是又驚又詫,一時間迷惑不已,不清楚林羽是怎麼知道他們會走這裡的?看這早已經削割好的巨木,可以判斷出林羽早就猜到了他們會從這裡經過!

“媽的,草!”

火衛怒罵了一聲,氣的踹了下車門。

“快,快往後退,往後退!”

木衛急忙抓著手裡的微型對講機急切的催促道,他知道,在不清楚對方實力的情況下,他們最好的辦法就是趕緊退出去,隻有到了外麵的主路上,他們纔有機會逃走。

後麵的車輛接到他的命令之後,立馬開始掉頭。

但就在此時,另一邊的山坡上,一根削尖了的巨木也瞬間呼嘯而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