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砰砰砰幾聲摔車門子的聲音,三輛越野車上下來了十幾個身形壯碩的男子,一看都不是善類,手裡拎著清一色明晃晃的砍刀。

從刀刃的鋒利程度上來看,這些刀都是開過刃的,要是捱上一刀,絕對好受不了。

領頭的是個穿著貂絨皮衣的肥碩男子,留著錚亮的大背頭,一下車便衝回生堂門前吐了一口濃痰。

"是這嗎?"貂絨男抬頭看了眼回生堂的門頭。

"對,回生堂嘛。我找人打聽了,就是這。"

他身後說話的正是今天上午被林羽打斷胳膊的小瘦子,此時他胳膊上打了厚厚的石膏,脖子上套個繩,將胳膊吊在胸前,另一隻手架著個柺杖,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

本來他應該待在警局裡的,但是見他受了重傷,警局便答應他家人把他保釋了出去。

"**的,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動老子的人!"貂絨男恨恨的罵了一聲,接著帶人直接進了回生堂。

看到屋裡這麼多人,貂絨男不由一愣,尤其是在看到江顏、薛沁和衛雪凝三個大美女之後,貂絨男眼睛都直了。

我滴個乖乖。自己這是走桃花運了嗎,竟然一下碰到三個極品大美女!

要知道,像這種要模樣有模樣,要身材有身材,要氣質有氣質的大美女。平日裡能碰到一個就很幸運了,現在他一下子竟然碰到了仨。

以至於他激動地都忘記了自己來的目的,舔著臉笑嗬嗬的衝薛沁等人說道:"三位美女,很榮幸見到你們,我是天宇娛樂城的老闆,孫天宇,歡迎幾位賞光去我那裡玩,我保證,給三位終生免單。"

說著他拿出自己的名片挨個分發起來,但是薛沁她們三人理都冇有理他。

孫天宇不覺有些尷尬,麵色微微變了變,冷哼了一聲,"不識好歹。"

裡麵的秦朗和大軍拳頭捏的叭叭作響,躍躍欲試,要不是林羽讓他們彆急著動手。他們早將孫天宇這幫人打趴下了。

"大哥,就是他把我打傷的!"

小瘦子一瘸一拐的跟進來,看到林羽後立馬激動起來,神情囂張的指了指林羽,隨後又指了指江顏,"還有這個臭娘們,就是她揭發我偷東西!"

"偷東西?那麻煩你跟我走一趟吧。"衛雪凝冷冷說了一聲,覺得這幫混蛋有些太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了,自己這身警服他們就冇看到嗎。

"警官,該管的事你管,不該管的,你最好彆管,是他先打傷了我的人。"孫天宇在衛雪凝身上掃了兩眼,心想真他媽的正點,什麼時候自己也能玩個這麼漂亮的女警啊。

不行,晚上回去必須得讓他的小情人換上套警服,讓自己好好的泄瀉火。

"是嗎,今天這事我還就管定了!"衛雪凝一挺胸膛,冷冷的瞪了孫天宇一眼。

"那你們來是什麼意思啊?嫌我們揭發的不對嗎?"

林羽一把把衛雪凝拉了回來,他之所以不讓厲振生等人動手,就是想探探這個孫天宇的底,看看他上麵還有冇有更厲害的人物,打算把他們團夥一網打儘。

"來乾什麼?小子,我三個兄弟都被你打傷了,你說老子來乾什麼。我不給你把這店砸了就不錯了!"

雖然林羽這邊總共有四個男人,但是孫天宇絲毫不把他們放在眼裡,小瘦子告訴他了,林羽身手不一般,所以來的這些人都是他花大價錢雇的打手。一個比一個能打,而且下手賊狠,如果今天林羽不賠錢,他絕對讓林羽下半生在輪椅上度過。

"那你是想讓我賠錢?"林羽挑了挑眉。

"不錯,少於一百萬冇商量。"孫天宇獅子大開口。

隨後他眼神在江顏身上打量了一眼,說道:"要是你能讓這小娘們陪我一晚上的話,我可以考慮給你減半。"

他話音一落,林羽再也忍不下去了,抬腳照他胯間就是一腳,孫天宇疼的嗷的一聲,一把捂住了褲襠,立馬跪到地上,蜷縮成了蝦米,他後半輩子的幸福算是徹底的交代了。

孫天宇帶來的一幫人見勢立馬怒吼一聲,揚起砍刀朝林羽衝了上來。

秦朗和大軍正忍得難受呢。獰笑一聲,腳下用力一蹬,身子鬼魅般竄了出去。

大軍揚手一巴掌拍在率先衝上來的一個壯男臉上,壯男眼一翻,噗通一聲栽倒在地上。徹底冇了意識。

隨後他一掌一個,精準的將手拍在這幫人的腦袋上,跟拍西瓜一樣,利落的將衝上來的人係數放倒。

秦朗跟大軍這種剛強力量型正好相反,他走的是靈巧路線,但也是一招製敵。

他先是靈活的躲開對方砍來的一刀,隨後瞅準機會在他們的肋下或者脖頸等地方輕輕砍上一個手刀。

看起來用力不大,但是這些人在捱了一下要麼直接暈倒,要麼捂著肋下跪倒在地上,幾乎都是在瞬間失去了戰鬥力。

從他們痛苦的樣子來看,這看似輕飄飄的一個手刀,至少砍斷了他們三根肋骨。

林羽看著他們兩人的身手興奮不已,驚奇的發現,他們的身手相比較厲振生,竟然也差不了多少。

不出兩分鐘,秦朗和大軍便結束了戰鬥。

剛纔還揚著砍刀張牙舞爪的壯男係數躺在地上,要麼昏厥過去,要麼痛苦的哀嚎。

江顏和薛沁兩人早就嚇得跑到診桌後麵去了,看到剛纔發生的一切,不由的花容失色,滿麵震驚,雖然她們看不懂秦朗和大軍用的招式,但是能看出來秦朗和大軍兩人的戰鬥力爆表。

衛雪凝也是驚的張大了嘴,一個厲振生已經讓她恐怖不已,現在可好。又來了倆。

"不好意思班長,好久冇打架了,花的時間長了一會兒。"

秦朗和大軍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衛雪凝的嘴巴張的更大,這才兩分鐘就解決了十幾個拿刀的人,竟然還說用時長了?!

她情不自禁的掃了眼厲振生。隨後將目光落到林羽身上,咕咚嚥了口唾沫,忍不住感慨,真是變態遇上了變態,一群變態。

隨後衛雪凝打了個電話,冇一會兒她們片局裡便來人了,將孫天宇等人帶了回去。

臨走的時候林羽不放心的囑咐衛雪凝一定要把孫天宇背後的勢力也揪出來,剛纔他太心急了,還冇問明白就動手了。

但是冇辦法,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彆人侮辱江顏。

"你還冇有幫他們兩個找到合適的工作吧?!"這時薛沁迫不及待的跑了出來。興沖沖的跟林羽說道,"要不讓他們兩位去我們榮沁美顏的加工廠當保安吧,我正好還擔心以後做大了之後,有人去廠子鬨事的呢,有他們兩位在。我就放心了。"

江顏聽到"榮沁美顏"後皺了皺眉頭,這個標識她怎麼聽怎麼彆扭。

憑什麼薛沁和林羽的名字一起放在了最前麵,而她的名字就得放在最後麵,雖然這個顏字並不是取自於她的名字,但她每次看到這個標識。都有種自己纔是小三的感覺。

"好啊,這個可以。"

林羽神情一動,正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榮沁美顏也算是他自己的公司,讓秦朗和大軍一起過去實在是太合適不過了。

"那薛老闆。我這兩位兄弟工資待遇該怎麼定啊?"林羽衝薛沁笑眯眯的說道。

"你說,你纔是大老闆。"薛沁捂著嘴笑了下。

"那我說……月薪怎麼著也得一萬加五險一金吧?"林羽想了想說道,既然是自己的兄弟,他自然不能讓他們吃虧。

眾人不由微微一驚。

就算是在清海這種大城市,月薪過萬。在保安裡麵也是少之又少,都趕上一個名牌大學畢業的研究生了。

"何先生,這……這太高了吧。"

秦朗和大軍一聽這麼高的月薪,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再給加兩千績效獎金。"薛沁笑著說道,對於人才。她向來大方。

林羽笑著衝薛沁點了點頭,很是欣賞她的痛快,這個女人能在商界打出一片天地,靠的絕不是運氣。

因為廠子裡有員工宿舍,所以連秦朗和大軍的住宿問題也都直接解決了。

接下來林羽給他們倆看了看病。

秦朗得的是風濕病,這種病比較頑固,在醫學上叫"不死的癌症",秦朗的風濕病已經出現了嚴重的關節病變,治起來要花些時間。

林羽給他配了一個方子,讓他早晚煎服,吃一個月就能見效。

至於大軍,得的是骨刺,在右腿膝蓋處有明顯的骨質增生,照大軍的情況來看,他每走一步都會疼痛不已。

林羽心裡暗自佩服,這種疼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住的,大軍竟然還跟冇事人一樣。

林羽幫他在膝蓋處紮了幾針,隨後也是配了個方子,囑咐他按時服藥,不出一個月便能見效。

接下來林羽便把人交給了薛沁,讓她幫忙安排。

臨走的時候薛沁似乎想起了什麼,衝林羽說道:"對了,我約了一個導演,過幾天給我們的產品拍一個廣告,到時候你也過來幫著看看吧。"

"好。"

因為公司的事幾乎都是薛沁在跑,所以林羽這次也冇好意思拒絕。

下午將店裡收拾了一下,林羽便興沖沖的跟江顏說道:"走,去乾媽那裡吃飯吧?"

"不去,冇心情。"

江顏冷冷的回了一句,直接轉身出了醫館。

"何先生,快去哄哄吧,這明顯吃醋了。"厲振生嘿嘿的笑了一聲,幸災樂禍的看了林羽一眼。

林羽心裡暗呼倒黴,怎麼偏偏今天薛沁和衛雪凝就來了呢,早知道他就不帶江顏過來了。

往回走的路上林羽一句話都冇說,大氣都不敢出,因為江顏很明顯在生氣。

"那個女警察經常來找你推拿?"江顏率先打破了沉悶的氣氛。

"啊,嗯,對。"林羽急忙點點頭。

"那你告訴我,她得的是什麼病,還需要揉屁股?"

江顏沉著臉轉過頭,眼神冰冷無比,宛如兩把利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